天黑请闭眼,医生请杀人(3)

0.828字数 2263阅读 85

巫师技能:在夜间杀人结束后可以选择感受被害人死前一分钟的五感


我居然没有死!死的是姜潮老师!


“小美,游戏结束了么?”我坐在机械座椅上,左手努力敲敲脑袋,让自己仍有点发昏的脑子清醒一点。我的右手还是牢牢地被固定在前面的酒红色圆桌上,手指分开,上面有着吓人的闸刀。


已经有两根手指被剁掉了,剩下的三根手指看起来像一只鸡爪子。小拇指和无名指被剁掉之后的断面非常光滑,血似乎也止住了。


“游戏没有结束,开始本轮票选,由死者顺位下方的杨冰首先发言。”机械姬的声音听起来和人声没有任何区别,它回荡在整个空间当中。这个白色的超大房间,未来科技感十分浓,里面正中心只有一个白色的圆桌。


我们几个就围绕着圆桌坐着,而现在,只有我们三个人,我,杨冰和成仔。


杨冰再也没有了之前那个紧张的劲头,把领带紧了紧,专注地分别看了下我和成仔,开始发言:“所以现在局势明朗了,刚才杀手没有选择杀之前已经比较确定巫师身份的成仔,而是杀了姜潮老师,也就是说,杀手希望赌一把,想杀民游戏结束,没想到又杀了一个巫师,导致现在的局面,一民一巫一杀。”


我看了下杨冰,他虽然有些瘦弱,但确实不是个没脑子的人。之前的胆怯和恐惧,也许是装的,毕竟我知道自己是民,如果成仔真的就是巫师的话,那么杨冰一定就是杀手无疑了。关键要看他是选择跳巫师,还是跳民的问题了。


“我跳巫师。”


我和成仔都立刻竖起了耳朵,成仔更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我是巫师,之前成仔只是通过猜中了一轮杀人手法,帮我们去了一个杀手而已,但那并不是巫师的金水,毕竟杀手也没有选择自爆。毕竟这个游戏巫师之间是不认识的,所以我也不知道姜潮老师就是巫师或者平民身份,毕竟她也没跳过。所以我第一点要说,成仔并不算是巫师金水。”


成仔好像很想说话,但是他又克制了一下自己,毕竟下一个就是他发言。


“所以我认为成仔假跳巫师,杀手无疑。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在场景里假装和成仔挨得很亲密,我是怕他有小动作。然后说杀人方法,我们当时去吊桥的时候,大表哥和我在一起跑,成仔是在最后面的,成仔刚过来,姜潮老师就跳江了。这之间发生了什么呢,我下面要说我刚才巫师视角看到了什么。”


我咽了口口水,每次听杀人手法的时候都觉得这些同学一个个真是厉害的要命。


“刚才我看到,在姜老师死前的一分钟,她的头很疼,眼睛看东西非常模糊,感觉是后脑受到了非常严重的创伤。然后她就,哎这个过程太惨了,也给我疼得够呛,觉得自己像个台球一样被撞来撞去,然后就结束了。”


我看了下成仔,成仔一直摇着头,冷笑着。


“下面由成功进行发言。”


成仔拍了下桌子就站了起来。


“你杀了人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啊杨冰!要是我,我肯定不会选择杀老师的!我肯定杀你啊,你说对不对!”


还别说,这个理由我内心真的信服。毕竟是个游戏,和老师也没有深仇大恨,而且死亡还确实是一个有些疼痛的过程,当然要让老师休息,我们自己同门间“互相残杀”不是更好么。


“我是巫师,我说下刚才的巫师视角,他是杀手,他当然知道姜老师是怎么死的,的确,姜老师头痛得非常明显,但是我觉得她的眼睛几乎什么也看不见,而且眼眶也疼痛地像要炸裂一样,就我所知,我所掌握的外科技术还不能让我这么精确地让一个人短暂失明。”


我看杨冰做了一个动作,就是用一个拳头,直接敲击自己的后脑。的确,短暂的外伤打击有可能会造成失明,就算没有造成失明,造成姜潮老师活动不便,在能见度那么低的地方,他也可能会有更多选择把姜老师推下去。


“我开始怀疑的还不是你杨冰,我怀疑的是大表哥,因为大表哥提议我们吃的口香糖,口香糖里面放一点致幻剂是很简单的,而且我们应该都不同程度出现了头痛的症状,只能说姜老师对于致幻剂更明显,也许失明是因为短暂的精神失常造成的。我确实猜不出杀手的手法,但是大表哥你必须要说一下你的口香糖可能是什么,毕竟是你当时让大家一起吃的。”


我突然感觉,这个口香糖,似乎的确有问题。


“所以现在对于我来说,杨冰和成仔同跳巫师,两人必有一杀,我是民。那么现在应该是我来选择你俩的问题,没毛病吧?”


两人无奈地点点头。


“那么我说些我看到的线索,你俩pk一轮发言。当时我觉得吃了口香糖之后,我确定没有致幻剂的效果,当时夜神,能见度低,而且在杀人的恐惧之下,人产生一些幻视和幻听都是能够解释的,但是失明不能解释。目前咱们的致幻剂和精神类药物,能够短时间造成失明的还不存在。你们都同时提到,姜老师头痛、失明,那最有可能的就是我们同时吃了某种药物,也许是口香糖,也许是杨冰建议我们喝的水,都不是没可能的。”


“所以关键的问题就是,为什么我们都喝了水没事,但是姜老师会失明。所以现在你们的发言有两个线索,一个是成仔袭击姜老师后脑造成短暂失明,或者叫做短暂脑缺血发作,另一个就是杨冰你现在跳预言家,能否在PK发言当中给出更多的信息,谁给的信息更可靠,我信谁,过。”


我突然想到有一种可能性,但是我要看,他们谁能说出这个信息。就好像你拿到了某个钥匙,你希望听到钥匙在锁眼里面,顺滑拨开栓子的那种清脆的响声。


我笑了笑,看他们聊。


杨冰看了看天花板,想了几秒钟:“我觉得当时姜老师的头疼是一侧的,失明也是另一侧重,所以走路有重影,这才走歪了,我当时感受到她走歪的瞬间,就替她着急。还是那句话,我真的不会杀老师,我没有成仔那么冷血。”


成仔发言:“狗屁,姜老师头痛主要是眼眶疼,而且两只眼睛都看不见,非常怕光。当时……”


“好吧,我可以做出选择了……”


我对cortana说:“我们可以投票了吧,他俩肯定会互指,没问题的话,那我就直接选择了。”


两个人摇摇头表示没有异议,成仔有些疑惑,为什么没有让他说完。


“我选择,杨冰是杀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