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要的物质里,藏了爱情

你说你想要物质的婚姻,可你后来还是嫁给了爱情。

好的婚姻,不怕柴米油盐酱醋茶
 2017.8.21      周一       晴

520那天,我坐在地上给土豆和排骨弄狗粮。

卧槽,两只小公狗特么的居然还吃的那么恩爱。我一边弄狗粮一边念叨,情人节七夕就算了,居然连5月20号这么正常的日子都不放过。

然后土豆和排骨俩狗一直对我狂吠。

我转身回房间,躺在床上,正感叹着一个人的日子好难熬时,接到了麦子的电话。

你到我表姐这儿来玩,快点。麦子说。

不去,今天520,我忙的很。我说。

怎么?520你跟狗过去啊?人家狗还是成双成对的,你就别瞎凑热闹。麦子说。

……反正我就是不去,打死我也不去,你那表姐看着就烦。我都……

有虾有鱼有肉。麦子说。

好的,我马上就到。

半个小时后,我到了麦子表姐家。一进门,就听见……

哎呀王姐,你看你围裙都脏了,赶快换一个,家里又不是没有。

哎呀王姐,那个花瓶小心点,很贵的哦。

哎呀王姐,收拾我房间的时候桌上的化妆品别动哦,很贵的。

哎呀王姐,我的包你别乱碰,很贵的哦我跟你讲。

我站在门口一直不敢进去,就怕她说,哎呀小弋,你小心点走路,这地很贵的。

麦子表姐简直就是个极品。

她比我们大好几岁,但长得确实很好看。听说大林还曾对麦子表姐起过贼心,后来被麦子一句话伤的连连说再也不相信长的漂亮的女孩了。

你有房吗?你有车吗?你有够她随便花的存款吗?你能让她刷刷刷吗?麦子指着大林的鼻子说。

麦子表姐早就到了要嫁人的年纪,父母天天给她安排相亲。麦子表姐欣然同意,但对男方提出了三个要求。

老两口那叫一个高兴啊,行行,多少要求都行,只要你能相个女婿回来。

有车有房有够我随便刷刷刷的存款。麦子表姐说。

这话愣是把老两口给吓了一跳,说,闺女,要不咱对第三个要求的标准稍微降一降?

麦子表姐坚决不同意。

老两口没办法,只好按照闺女的要求找,把之前的对她好,孝顺,人好的标语全改成两个大字,有钱!

相亲的过程中,也有满足要求的,可麦子表姐不是嫌弃这人长的太老,就是嫌弃这人个子太矮。没有一个能入她的法眼。

有次麦子表姐生日,我们都去了。她当众许愿。

找个有钱人,然后嫁给他。住进超大豪宅,天天买名牌包包,数不尽的化妆品。哦对了,还得有个保姆伺候我。

后来,麦子表姐在跑业务的时候,真的认识了一个特有钱的男人。人长得也是蛮帅。于是表姐一顿勾搭。

就这样,天雷勾动地火,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两人就在一起了。

据麦子表姐说,那男人对她相当的好,卡随便给她刷,当然,麦子表姐将钱全花在了名牌包上。每到纪念日或节日,男人又送包送昂贵的化妆品。这让麦子表姐乐的合不拢嘴。声称自己走了大运,钓到了有钱人。

于是,两人真的结婚了。还办了一个挺豪华的婚礼。

我也乐了,因为那豪华婚礼不收我,麦子和大林的份子钱。妈的,高兴的我好几个晚上睡不着觉。

大林却不乐意了,天天在我和麦子面前晃来晃去,苦口婆心的给我们说教,你看这女生,简直是虚荣!张口避口就是钱的,幸亏当初我没答应和她在一起。

……你想太多了,是人家根本没看不上你。麦子说。

我们都一致说,麦子表姐是赤果果,啊呸,赤裸裸的嫁给了物质。

当然,麦子表姐的名声在我们这也是烂透了。她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印象里就是一个很虚荣的女人。我也不是很喜欢她,每次和她的见面如下。

哟小弋,你轻点碰,这包可贵了,弄坏了可不好。

小弋你看,我又买了个新包。钱多的都有点心疼了。

……妈的,包能吃?钱花不掉给我花啊?

俩人的婚后生活也挺恩爱。虽然男人总是出差,甚至俩人十天半个月都见不到一面,但是麦子表姐却也没太失落,声称自己刚好有时间逛街买包。

可好景不长,我听麦子说,男人被狗屁朋友骗了,现在的公司资金周转困难,男人甚至拿上了自己的全部存款,可还是无济于事。男人急得昏倒住院了。

大林听完这事在群里说,这下好了,钱没了,人也要离开他了。

我疑惑,问,为什么?

大林说,当初麦子表姐就是看人有钱才来的,现在人没钱了,她肯定去找下家啊。

我想了想,有点道理。群里人也一致赞同。

大林又补了一句,终于轮到我在她面前展示男人的一面了。还配上一张自拍图。

我果断关掉手机,草,还好我关的早,不然我得瞎。

几天后,我在朋友圈看到麦子表姐上传了很多名牌包的照片,还特虚荣的说了包的价钱,还有一张……自拍。

卧槽,人还在医院躺着,你他妈还在这儿虚荣?

我和大林被麦子拉去医院探望男人。我和大林死不情愿。

我又不是他老婆。大林说。

他老婆都没来看他。我说。

买水果鲜花的钱算在我头上。麦子拍着胸脯保证。

我刚想说这怎么好意思呢,大林抢先说好。然后甩下我和麦子大步迈向超市,边走边说,我先帮你们买着,你们跟上来付钱。

我和麦子对视了一眼,径直跑进医院。

到了门口时,我们看见了男人身旁背对着我们坐着的麦子表姐。

我冷笑,她还来做什么。

你放心,你好好在这休养,钱的事我来想办法。我已经把我的那些包包全都卖掉啦,换回不少钱呐,我有经商头脑吧,你以后别老说我不懂。你放心,那些包我早就厌啦,正好都处理掉。还有啊,那些化妆品一点都不好,还花了我那么多钱,我一并卖掉啦。

她停顿了一会,继续哽咽着说,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可以换掉那个大房子,那房子实在太大啦,你可不知道,王姐总是会走错房间,一点都不好。换个小点的房子,多舒坦。她抹了抹眼睛,又说,哦,对啦,我辞掉王姐啦,她做事一点都不认真,居然还收那么多钱,多没天理啊!

我看见男人笑着流着泪。

我还记得,麦子表姐生日那晚,许的愿望。

找个有钱人,然后嫁给他。住进超大豪宅,天天买名牌包包,数不尽的化妆品。哦对了,还得有个保姆伺候我。

原来,在你要的物质里,你还是要了爱情。

  北有你,南有夏书弋.

  晚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