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子衿,忧忧我心】

她看着眼前一脸心疼的帝王,脸上满是癫狂的笑意。端起眼前的清茶,一饮而尽。


那是一次偶然,皇帝出宫微服私访,行踪被敌国知晓了去。数百名顶级杀手蜂拥而来,为了这个皇帝的项上人头,也为了敌国许诺的那万两黄金,九卿高位。

第一次见到他,那时他满面尘土,一脸落魄的样子。那天她深夜出恭,因茅厕有些远了,便寻了个僻静的草丛。刚一蹲下,一个人影从天而降。

那时可真不是什么开心的初遇。她蹲在地上,而他也刚跳下来,单膝跪在她面前。四目相对之间,一声尖叫划破了整个寂静的夜晚。

叫声自然惊动了府里的人,不过最先到达的是那个送他进来的人。要不是他及时制止,她可能当时就香消玉殆了。

经过这有些离奇而又有些尴尬的相遇,她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个淫贼不简单!只是跟她父亲私下说了什么,她父亲便对这个人变得恭敬无比,甚至还暗示她去侍寝。至此她对他变得越发好奇,是什么让这个唯利是图的父亲变得这么大方。鲍鱼燕窝,什么好吃,什么贵就上什么。这可是她家从未有过的景象,哪怕连县太爷过来可都没这待遇。


她意识到这个淫贼来头应该很不简单,为了套出他的身份,她多方打听。甚至于借着父亲的期待用上了色诱术,可他还是不为所动。

于是她想,他可能是喜欢有才华的女子。在她觉得自己猜透了他的那天,她抱着自己的古琴,坐在湖心亭中,焚上了一炷香熏,桌前沏上一壶清茶。

纤手落下,整个院落里琴声不绝如缕。只是不知不绝,她似乎忘记了自己的目的,全神贯注的投入了进去。他站在岸边,静静的看着湖心的这个女子。

对于她,他还是有些好感的。

一曲罢,他悄然离开。而她看着面前燃尽的那一炷香,终于缓过神来,想起了自己初始的目的。环顾四周,除了丫鬟侍卫再空无一人。莫名的,有些失落。

第二天,她父亲告诉她,那个贵人走了。她依稀记得,那天她父亲有些失落。

半月后,一封据说是京城带来的信,送到了她家府上。她父亲惊喜万分,次日一早就将她行李打包好,让她出发去往京城,说是富贵来了。

那一年,她十七岁。


进京的路上,她意识到,这件事可能会与他有关。回想起刚相见的那晚,他蹲在地上,一脸愕然的看着她。她既觉羞愧,又觉几分好笑。

果然,虽然早有准备,但结果还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他竟然是皇上!

她变得有些忐忑,也有些窃喜。褪去了一身桀骜,整个人也在皇家的威严下面变得异常乖巧。

就如同最开始的恋人一样,他们变得火热,她对他的感觉也日渐深刻。在御花园的石椅上,她靠在他的怀里,看着四周纷纷扬扬的花瓣,抬头看了看他的侧脸,他嘴角挂着一丝微笑。这一刻,她醉了,此生有他,足矣。


凭着皇上对她的宠爱,她的父亲也越发显得福贵。她正在小憩,父亲托人来信,近日皇上出宫微服,又带了一名民间女子回宫。闻言,她满脸不可思议。

再次来到御花园,她的身边已经少了个他,那个日理万机的皇上。眼前燃着香茗,清茶的热气在微微上扬,她心不在焉的拨动着琴弦,满是心事。

身旁的侍女轻声唤了她好几声都没听到,直到一个人影出现在她面前。在他怀里,还有一个不断在挣扎的女子。那女子看他的表情,满是嫌弃。

琴弦应声而断,她知道自己失态了,皇后都没有管,她一个贵妃,又哪有资格呢。

兴许是看出了她心里的失落,他拉过怀里的女子,给她引荐。

苏玉,玉贵人。

虽然在父亲的来信中知道了她,但真真出现在她的眼前,她才发现,那桀骜的神态,跟她的当初是那般的相似。一行三人,她魂不守舍,直到他离去之后她才发现茶已经凉了。侍女上前准备把茶温一下,她抬了抬手,挥退了她们。

没过多久,玉贵人声名鹊起,她的桀骜传遍了整个朝野。地位,也如他的桀骜一般变得贵故不可言。贵妃之位于她而言,就差时间了。


入宫五年,她的心变得越发孤单。他的心越走越远,她看得也越来越淡,一切,只愿他平安就好。

只是,世事哪能总这般如愿。一场掀然大波从后宫之中掀起,向来无争的皇后突然跟已经位列贵妃的玉贵妃斗了起来,甚至与朝堂之上公然挑衅。他大怒,对皇后变得越发冷落。

随后,一场皇后与贵妃的战争从此开始。只是皇恩不再,哪怕身为皇后,终究还是无力。最终,皇后被赐一杯毒酒,终是败了。

在皇后被赐酒的前一天,一封书信送到了她的手上,字迹是皇后的。

信很短,就一句话:玉贵妃是前朝楚门余孽,皇上危矣。

看完信的那一刻,她的心狠狠的颤抖了一下。她终于知道,为何皇后在大殿之上会公然挑衅,为何之后还会跟已身为贵妃的苏玉死斗,甚至不惜搭上自己的性命。她也终于想明白为何苏玉如此桀骜,那非是桀骜,而是满腹的杀意!


宫里刚走了个皇后,又出来个贵妃。她知道,这样做会让他头痛不已,但却别无选择。

虽然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而且这一切并不足以打败玉贵妃,但却让她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玉贵妃真的如皇后心中所说,是为楚门余孽。找到这些消息的那一天,她开心极了。她以为这已经可以让他警觉,让他知道这个贵妃就是前朝余孽。只是,她终究低估了她。

那天在他的寝宫,她带着一群侍女推门而入,待看完所有证据,他只是淡然一笑。

“爱妃多虑了,朕早已知晓。”

他知道!他竟然早就知道了!她震惊的看着他们,她与她四目相对,她嘴角的那一抹嘲讽竟是那么的明显。

她败了,但她不服!

从那以后,原本偶尔还会来看望她的皇上,如今,已经彻底不见了踪影。她不甘,发动了自己所有的力量来对付玉贵妃,一如之前的皇后。

本以为就这样一直斗下去,但一个消息传来,皇上准备立玉贵妃为后,时间就在后天祭祖之后。她知道,自己需要赶快了。

诏书传遍天下,她知道,她已经彻底失去了皇帝的宠爱,只能孤注一掷。


在她的寝宫里,她看着的玉贵妃,又看了看她身后的他。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就那么落在玉贵妃脸上,她却只是淡淡的一笑,依旧高傲,纤细的手指不在意的拂过脸颊。身旁的婢子递过一方手帕,她伸手接过,随即又丢在了一旁。

看着眼前那个自己的爱人,那个高高在上的帝王,又看向他怀中的那个脸色苍白的玉贵妃,勾唇自嘲的笑了一声。

“满意了吗?这次你满意了吗?她不曾招惹过你,你为什么一定要逼她?朕给了你想要的荣华富贵,可为什么你还是不满足?”

他怒,心疼的看着怀中的女子,那是他爱的人。

她笑,笑的讽刺,勾起自己的一缕发丝,高贵端庄。

“是,臣妾就是要她死,她活着臣妾就不能心安,她活着臣妾就得不到臣妾最想要的,这样的答案皇上可还满意?”冷笑一声,见他握紧的双拳,继续道。“臣妾十七岁入宫,如今在宫里待了十年了,这十年臣妾可曾做过对不起皇上的事情?这么多年了,臣妾问心无愧。”

眼神直直的看着他怀里的人,见她慌乱的眼神,随即浅浅的一笑,收回自己的视线。手指拂过一旁的花草,不语。

“问心无愧?你真当朕是傻子不成!你父亲如今在外不断奔走,与各方联系慎密,你以为朕不知道你究竟要干嘛吗!爱妃,收手吧!纵然你是前朝余孽又如何,你终究还是朕的爱妃!朕又岂会为难于你。”

“前朝余孽?我?”

她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这两人,四目相对,玉贵妃的眼中显出一抹讽刺,跟那日一模一样。

“玉贵妃早已与我说了你的身份,知道你会诬陷于她,还在我面前特意为你求情。朕念在你我多年情分,也未与你计较,只是望你能够明白朕的苦心。”

“苦心?哈哈,”

她无力的转过身,在桌前坐下。在她面前,一缕茶香飘起。这原本是她为玉贵妃准备的茶,如今,看来玉贵妃是没有这份福气了。

举起茶杯,她仔细端详着,仿佛看到了当年跳下墙的他。那时候,她风华正茂。

“啪~”

茶杯摔倒在地,她也随着茶杯无力的倒下。在她的视野之中,他始终站在原地,就像当年在湖心亭那时一样,悄无声息,无悲无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凤九险些喝了打胎药的事情被折颜捂得严实,凤九更是不愿提起,九重天除了滚滚,并无人知晓,几天了,青丘也是平静。这几天...
    微笑天使999阅读 3,025评论 13 61
  • 1. 嘉明年间,上京城中有一暗杀营迅速崛起。 此营拿钱办事,从未失手。 暗杀营中,李慕初坐于大殿的主座之上,一袭玄...
    夏至已至_15ff阅读 61评论 0 3
  • 缘定三世,这一世,帝君想娶,凤九不想嫁 —— —— 做帝君的贴身宫娥,并不是一件叫人欢喜的事,至少对凤九来...
    CH南苼阅读 386评论 1 18
  • 婢女提醒:“淑嫔娘娘,该去给皇后请安了” 高辰蔚拿开摇篮“别动!别动我皇儿的东西!” “娘娘,恕奴婢直言,小皇子已...
    容子音阅读 44评论 0 3
  • 此文承接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一直圆到《三生三世枕上书》,再作续。相当于枕上书的前传和续写。有大量上古洪荒时...
    CH南苼阅读 336评论 0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