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君归

  在秋天这个多思的季节,忧愁甚多,剪不断理还乱。盘扎在心头,难解忧。

  旧时楼阁里的姑娘坐在窗边,看着窗外潇潇细雨,楼旁淡紫的娇花被雨淋出一番风情,别有风味。淡淡的愁绪,丝丝缕缕,融进这幽幽细雨中,不觉极缓极慢地叹口气。

  “顾郎,什么时候你才能归来呢?”女子把玩着胸前垂落的几缕青丝,低头看着妆台上的一支金钗,好似陷入了沉思。人言:钗为一对,一旦分离,将其一分为二,其一以寄思念之情赠离人,其二女子自留待人归。那个拿着她从发鬓中拔下的金钗的顾郎,何时才能归来呢?

  抬眸远眺,看着窗前娇花在雨中抖立不停,好似看到人一身白衣,撑着一把泛黄纸伞,在雨中悠悠慢行。“顾郎啊,我只愿你……平安归来。”女子双手合十,虔诚的祈祷着。只要你平安归来,功名又算什么呢?

  忍不住泪湿妆台,离人啊,你何时才能归来?

  在秋天这个萧索的季节里,落叶纷纷,花朵凋残,青草枯黄。离人远去,思人待其归。秋天,一个思念的季节,花谢草枯的季节里,总是忍不住想起在远方的人,然后疯狂的思念着,就如《凤求凰》中写的那样“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每天都在数你离去的日子,也曾猜想过你的归来之日,终是……太难熬。女子轻轻叹了口气,无奈地看着窗外,期待着在某个楼台转角处,一个白色的身影慢慢从花下出现,他踩着一地枯黄的落叶,仰头看坐在窗前的她,温柔一笑。“阿洛,这些日子过得可好?”

  初见在繁花似锦的春天,他一袭白衣,桃花在三月春风中散落一地艳红,她匆忙用团扇遮住羞红了的脸颊,却仍是忍不住斜眼偷看着。本在欣赏三月春色的他,转头发现了她,鞠身作了个揖,温和的声音传入耳中,“不知小姐也在此处,是在下唐突了。”她转身匆匆离去,不顾身后人的懊恼的神色。

  那次春天的相识,夏天的相知,直到秋天的相离。

  “阿洛,你且待我归来。”他站在楼下,依旧是一身白衣,眼神清亮,只是眉间多了丝离愁。

  她敛了眸中悲切的神色,轻笑起来,“顾郎,你不要担忧我,你该去了。”如花般灿烂的笑容只为抚平他皱起的眉头。在他转身离去时,眸子突然失去了光芒,黯淡了下来。顾郎啊顾郎,此去经年,不知你何时才能归来。

  还记得他在花下给她念《凤求凰》,“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她怔怔的听着,却不太懂其中的意思。如今好像懂得“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的含义了,在萧索的秋日里,她临窗看雨,眸中有落寞的光。

  殊不知在微凉的雨中,他回头远望层层叠叠的山,一层一层红色或者黄色渐渐染上整条山脉,不可言说的美,也带着不可言说的寂寥。

  “阿洛,待我归来。”他启唇,一如往常般温柔,就像她还在他面前一样。

  信誓旦旦,一字一句。“阿洛,你待我归来。”

  离人去,何时归?落叶满肩头,落花散一地,大雁人字过,细雨微凉,何时思人归?一日不见,思之如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