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与酒

        大道存于万物之中。譬如,因果这回事儿。但凡宇宙中某个元素入了因,不论这个因是出于好意还是无心,但只要中途退出了,就必然不会有结果。如同玩游戏,开局不小心设了组队模式,决战搞成单兵对团战,这局不输等什么呢。

      输了这事,也常见。比如李白这家伙,好容易以才名混到了玄宗跟前,以为从此能大展宏图,结果落了个陪玩的差,冲天才气就用来夸杨贵妃的美貌,治国平天下这事就甭想了。再说陶渊明,家贫娃多,自己啥也不会只能做官。可这厮纯真透明如水,搞不了官场这一套。于是从了自己的本心,干脆回去当农民快活种地再不出门。

      这些小伙儿们心情郁结没处抒,就好喝喝小酒。就算都是帅哥,可咋想咋有点醉生梦死,缩头小乌龟的做派。醉酒的时候,你说你是重情重义的江湖侠客;你是一头绝世仅有花枝招展的小骆驼,一只高贵无比花团锦簇的小白羊……,你就是满天的星星好吧,归根结底还是一只认命的小乌龟。

      酒这玩意儿,淡饮清欢,贪恋伤身。

      PS:猫是黑猫,但不黑暗,夜里穿行惯了。如果说想要光,是因为有人想看见它罢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