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读《人间词话》译注笔记九十

卷二 人间词话删稿

一八 蒋、项不足与容若比

谭复堂《箧中词选》谓:“蒋鹿潭《水云楼词》与成容若、项莲生,二(原作“三”,依《箧中词》卷五改)百年间,分鼎三足。”然《水云楼词》小令颇有境界,长调惟存气格。《忆云词》精实有馀,超逸不足,皆不足与容若比。然视皋文、止庵辈,则倜乎远矣。

译文

谭献(复堂)《箧中词选》说:“蒋春霖(鹿潭)著《水云楼词》,他和纳兰性德(成容若)、项鸿祚(莲生)三人,在清代词坛上,形成三足鼎立之势,管领风骚二百年。”然而,蒋春霖《水云楼词》小令还有点境界,长调就只是空有气格而已。项鸿祚《忆云词》虽然显得精致、充实,却缺乏超脱旷逸风度。二人都不能和容若相比。但是,如果看一看张惠言(皋文)、周济(止庵)之流,就觉得比他们洒脱多了。

笔记

王国维先生在这里,对清朝的词人进行了评说,极力推荐纳兰性德的词。

水云楼词 清·蒋春霖

[八声甘州六首]

怪西风、偏聚断肠人,相逢又天涯。似晴空堕叶,偶随寒雁,吹集平沙。尘世几番蕉鹿,春梦冷窗纱。一夜巴山雨,双鬓都花。笑指江边黄鹤,问楼头明月,今为谁斜。共飘零千里,燕子尚无家。且休赏、珊瑚宝玦,看青衫、写恨入琵琶。同怀感,把悲秋泪,弹上芦花。

记疏林、霜堕蕲门秋,高谈四筵惊。击珊瑚欲碎,长歌裂石,分取狂名。短梦依依同话,风雨客窗灯。一醉江湖老,人似春星。蓦上长安旧路,怅春来王粲,还赋离亭。唤天涯绿遍,今夜子规声。待攀取、垂杨寄远,怕杨花、比客更飘零。凄凉调,向琵琶里,唱彻幽并。

又东风、唤醒一分春,吹愁上眉山。趁晴梢胜雪,斜阳小立,人影珊珊。避地依然沧海,险梦逐潮远。一样貂裘冷,不似长安。多少悲笳声里,认忽忽过客,草草辛盘。引吴驹不语,酒罢玉犀寒。总休问、杜鹃桥上,有梅花、且向醉中看。南云暗,任征鸿去,莫倚栏干。

悔年时、刻意学伤春,东风柳花颠。绕红阑是水,清波照影,镜拥双鸾。击楫桃根何处,团扇误婵娟。梦醒还疑梦,此恨绵绵。休记银屏朱阁,便江山如画,今落谁边。倚斜阳弹泪,一例吊秋烟。待低拜、青溪夜月,问何时、重为玉人圆。长怀感,有相思血,都化啼鹃。

甚天涯、芳草引游鞯,春归旧奚囊。似登楼王粲,斜阳瘦马,饱看山光。飘泊可怜淮海,风雨醉殊乡。长铗归来未,燕子空梁。谁识幽情苦调,借一枝斑管,散遍瑶芳。更烟萝池馆,弹泪说沧桑。莫偷和、玉台新句,怕春风、又妒画眉长。如虹气,不消磨处,夜识干将。

恨西风、吹澹白鸥心,吟诗鬓毛斑。任霜枝啼碧,舍南有竹,蠹粉空干。猛折芙蓉江上,老去觉春宽。百尺珊瑚冷,烟雾渔竿。长记五陵豪事,唤银筝催客,玉铗光寒。泻龙头春酒,咳唾乱珠盘。又万感、沧溟变石,问桃华、流水几人闲。还搔首,向松门外,愁看秋山。

附注

(1)谭复堂:谭献(1833—1901),初名廷献,字仲修,号复堂,浙江仁和(今杭州市)人。近代词人、词论家。词集《复堂词》,录词一〇四首。其词论散见于文集、日记。《箧中词》及所评周济《词辨》语,由门人徐珂辑为《复堂词话》,有《词话丛编》本及人民文学出版社本。谭献《箧中词》(卷五)云:“文字无大小,必有正变,必有家数。《水云楼词》固清商变徵之声,而流别甚正,家数颇大,与成容若、项莲生二百年中,分鼎三足。咸丰兵事,天挺此才,为倚声家杜老。而晚唐两宋一唱三叹之意,则已微矣。”(《复堂词话》同此)对于谭氏所论,吴梅也有异议。吴氏《词学通论》驳之曰:“余谓复堂以鹿潭得流别之正,此言极是。惟以成、项二君并论,则鄙意殊不谓然。成、项皆以聪明胜人,乌能与水云比拟?且复堂既以杜老比水云,试问成、项可当青莲、东川欤?此盖偏宕之论也。”

(2)蒋鹿潭:蒋春霖(1818—1868),字鹿潭,江苏江阴人。清代词人。一生落拓,中年后专致于词。作品抑郁悲凉,多抒写身世之感,于诸家中尤近乎乐笑翁(参见《白雨斋词话》卷五)。有《水云楼词》。

(3)项莲生:项鸿祚(1798—1835),字莲生,后改名廷纪,钱塘(今属浙江)人。清代词人。著《水仙亭词》二卷,《忆云词》甲乙丙丁稿,补遗一卷。

(4)皋文:张惠言(1761—1802),原名一鸣,字皋文,武进(今江苏常州)人。清代词人。有《茗柯词》。弟琦,字翰风,有《立山词》。

(5)止庵:周济(1781—1839),字保绪,一字介存,号未斋,晚号止庵,荆溪(今属江苏宜兴)人。有《止庵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