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的乌鸦

      狂妄的乌鸦

        文/黄影


黄昏时刻的那只乌鸦

在屋檐蹦下蹦上

流露一脸的得意和张狂

伸头迎接黑色的远方

准备开始空守

唯我独尊的战场

岂知瞬间它落入夜的深渊

顿刻失去所有,以及方向

黑夜中它只能攻击自己

它把自己想像成树上的花朵

想像成花叶间的阳光

它以为那些花朵真的萎败

它以为那些阳光

胆怯害怕中都在隐忍退让

就这样,它一直不停猛啄

自己的双腿和胸膛

直到笼罩它的夜色被啄醒

直到自己退让到一棵矮树上

它又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那样

在树与地之间跳下跳上

与其说它跳下跳上

不如说它瞎冲乱撞

因为,它不过是一直重演着

昨天的故事

冲进黑夜,失去自己的模样

一个个白天被它撞得更明更亮

而那些花朵,那些阳光

无论白天晩上

该盛放的继续盛花

该收藏的继续收藏

只有那只不死的乌鸦

在阳光下自己的狂妄中

继续涂黑白天

在黑夜中自己的迷茫中

继续寻找死亡

  (2021年7月3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