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言情:无常

图片来源于网络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这可真是最好的爱情祝福,我向往这样的爱情,也希望和心爱的人白头到老。齐北,你怎么不吭声?你是怎么想的?”

这是我经常挂在嘴边的话题,也是我经常问齐北的问题。好在每一次,他都是一样的回答。

 “我怎么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么想我就怎么想,保证和你答案一致。”

齐北说的都是真心话,因为他对我的爱从未变过,而我对他亦是无比眷恋。为了他,我什么事都敢做,也什么事都愿意做。

我们深爱着对方,爱的浓情蜜意,爱的难舍难分。为此,我还郑重其事的许诺:“秦小洛一定会和齐北相伴终生”,我相信自己的诺言一定会实现。

我承认我很自信,我也承认计划不如变化快。不然的话,我怎么会和齐北分手呢?这可真是太搞笑了,完全意想不到。

对我的诺言来说,它更是一个巨大的讽刺。

其实这挺正常,毕竟命里注定的事谁也无法改变。饶是如此,我依然痛苦万分,哪怕此刻想起来,还是泪流满面。

 “秦小洛,你有点出息行吗?过去多久的事了你还想着,记忆力也太好了吧!”

 说话的功夫,小白走了过来,脸上全都是大写的不可思议。

  “谁说我哭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还有,我的记忆力的确实不错。”

 对于小白的不满,我向来针锋相对,有时候更是言辞激烈,好在他从来都不计较。没办法,谁让我们是好朋友呢?再说我就要走了。

 说来也怪,我明明很讨厌这里,巴不得立刻消失,可真要离开了却又舍不得。确切的说,是舍不得小白,因为他对我实在太好了,就像一个疼爱小妹妹的大哥哥。

 “大哥哥”,好亲切的称呼,我曾经也这么叫过他。不知不觉间,我又想到了齐北。

 说来也怪,也不知道我今天怎么了,总是时不时就想起齐北,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天意吧。

只有将尘封已久的往事最后回忆一遍,才是真正的重新开始……

  “小洛!”

 正在凝神思考,猛不防小白突然开口,我的思绪随之中断。

  “怎,怎么了?”

 许是刚才那一声太过突兀,所以我的反应都吓迟钝了,说话也变得不利索。

   “我没什么事,就是希望你以后能好好的,别再像这次一样犯傻。”

  话刚说完,小白转身欲走,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我突然叫住了他。

   “怎么了?”

 对于我猝不及防的喊声,小白明显不知所以然,说话的语气都夹杂着错愕。这一刻,我看着他颇具喜感的表情,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既然要重新开始,就和过去彻底了解。

 想到这,我毫不犹豫的说道:“小白,请收听秦小洛的故事。”

小白向来聪明,自然知道“秦小洛的故事”是什么意思,他冲我笑了笑说道:“我早就想听你的故事了,请吧。”

 话音刚落,小白便摆好洗耳恭听的姿势,我亦是对他会心一笑,缓缓开口。

论的话,我和齐北是青梅竹马。

我们一起长大,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玩闹。他在哪我在哪,我在哪他在哪,总之没有分开过。

齐北长得好看,肤色白皙,眉眼俊秀,不像别的男孩那样粗狂。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暖阳在身,以致每次看到他,我都笑若春花。

从小学到高中,齐北一直是全校女生思慕的对象。为了能和齐大校草说句话,更为了引起他的注意,她们总是变着法的送礼物。

不管是价值不菲的手表,还是时尚个性的钱包,又或者五颜六色的折纸幸运星,齐北都收到过。如果是别的男生收到女生送的礼物,不但心里甜如蜜,脸上更是乐开花。

可惜,齐北不是别的男生,面对堆积如山的礼物,他除了瞠目结舌就是无可奈何,最后都转送他人了。

和齐大男神比起来,我简直微不足道。长相既不出众,成绩也不优秀,关键身体还不好,普通的连陪衬都算不上。

不过有一点,我性格挺好,齐北总被我幽默的言语逗得捧腹大笑。

  “我,我没事,就是肚子疼。小洛,你,你太严肃了,哈哈……”

“你能不能坐正?东倒西歪的像什么样子?你是校草,不是笑草!”

在欢声笑语中,我俩的感情越来越深。

他喜欢我的性格,更欣赏我的为人,他告诉我:“小洛,你是个很特别的女孩,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

能得到齐北的赞誉我喜不自禁,饶是如此,我依旧装模做样的说:“谢谢帅哥夸奖,话说我什么时候虚伪过?”

  “没没没,你一直都很真实,行了吧?”

  “哈哈……”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听到这句话我就笑个不停,或许齐北太萌了吧。

  “秦小洛,你能不能淑女点?当心笑的气喘。”

“不……能……”

你说我笑,我笑你闹,我俩终于走到了一起。

恋爱中的情侣少不了出去玩,我和齐北也不例外,为了照顾彼此的兴趣和爱好,我们完全遵守公平原则。

如果这周我陪他去电玩城,那么下周他就陪我去游乐场,谁都不失望,谁都不生气,谁都很开心。每次出去,齐北都会紧紧牵着我的手,生怕我走丢似的。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俩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我们也准备步入婚姻的殿堂。婚姻不是儿戏,我们必须要告诉双方父母。

对于我和齐北的婚事,我爸妈并没意见,毕竟他们是看着他长大的,再说我俩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没什么可挑剔的。

得到我父母的肯定,齐北乐不可支,他向我保证:“小洛,我爸妈一定也没意见,你就要成为我的妻子了……”话音未落,我的脸上已经落下一个滚烫的吻。

可惜我俩高兴的太早,以致于忘了世上从不缺少“事与愿违”。齐北的父母不同意我俩的婚事。与其说是他父母反对,倒不如说是他母亲不接纳我。

齐北的母亲是一个舞蹈老师,人虽然长得漂亮,气质也很出众,但性子太过孤傲,总是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我也想过她会反对,还把自己的担忧告诉了齐北,可他并不以为然。

他拉着我的手轻声安慰:“小洛,你不用担心,我爸妈就我一个孩子,他们肯定没意见,放心吧!”

  “齐北,我……”

我本想让他先给父母说一声,试探一下他们的意见,免得谈及此事不欢而散。只是齐北的自信,让我终究没有说出心里的话。

那天晚上,也就是齐北带我去他家,以准儿媳的身份见他父母的时候,他母亲大发雷霆。她喊来吼去都是一个意思,无非嫌弃我条件不够出众,非富即贵的家庭怎么配得上她儿子?!

人们常说“生死难料”,此话一点不假。比如有的人早上去上班,晚上却没回来,因为一场车祸让他魂飞魄散;比如有的人因为一口气没上来,被活活气死在世态炎凉的人间,就像我。

那天晚上,我无法承受齐北母亲的肆意辱骂,以致心脏病突然发作,匆匆离开了人世。我和小白也因此认识了,是他叹息着将我领到这里的,也是他帮我抹除了之前的记忆。

这次要不是我开始新的人生,他才不会将之前的记忆还给我。差点忘了,小白不叫小白,他叫白无常……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