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曙光1-6

前言

在这个浩瀚无垠的空间之内,不是只有凡人所认知,只存在着当下的世界而已,而是有十二个时空跟一个诡异邪恶的魔界共生着,这个故事就由其中之一的幻时空开始展开。

幻时空由于不敌黑暗力量,被黑暗所控制,不过那些异能行者仍然尽自己所能的保护着幻时空,而这其中有一种鲜为人知的分支被称为除魔师,专门负责消除那些一般异能行者看不到的魔(孤魂)。

1·命运的相遇·

一栋二十多层的高楼大厦前,一个女生驻足在大楼的阴影里,抬着头凝视着某个地方。

钟离寒身穿白色短袖和黑色七分裤,俏丽的齐肩发衬出一副高中生的模样,只是她脸上轻蔑的表情却和她的年龄有些不相符。

寒凝视了片刻后,低下头提起脚步,向大楼敞开的大门走去。

进了大楼的寒边走边环顾着四周,像是在找寻着什么,直到她看到僻静的角落里那放着‘电梯维修中,请改走楼梯’的警示牌后,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按下了电梯的按键。

寒看着楼层显示器上的数字从‘20’慢慢变小,默默抬起双手,然后左手将右手上的白色手套脱了下来,食指上一枚刻着彼岸花样式的戒指闪着寒光。

当显示器的数字变成‘1’,电梯门渐渐打开的时候,寒已经抬起的右手却在看清电梯里的人数时顿了顿,她挑了挑眉,有些意外的看着多出来的一个——小男孩。

寒淡淡扫了一眼蹲在角落里一副快要哭出来却使劲憋着的小男孩,默不作声的踏进了电梯中。

小男孩的对面站着的是一个和寒年龄相仿的女生,寒站在女生的面前,顺便挡住了小男孩的视线。

寒看着女生弥漫着黑气的面孔,皱着眉露出了厌恶的神情。

而女生原本盯着小男孩的目光也随即转移到寒的脸上,凶恶的神色渐渐填满她的瞳孔,下一秒,便朝着寒扑了上来。

寒只是嫌恶的撇撇嘴,淡定的抬起右手,主动迎上前,然后将手稳稳的扣在了女生的脖颈处。

女生被扣住脖颈,下意识的张开口想呼吸新鲜空气,双手拼命往寒的方向抓着却始终碰不到寒分毫。

此时只见一团黑气从女生的口腔里蔓延开来,然后似是有什么引导着,飘向寒闪着寒光的戒指,最终消失不见。

寒看着女生口里不再溢出黑气,扣着的手指稍微松了松。

与此同时,电梯的门再次打开,而电梯外的两个人看到的便是一副宛如犯罪的现场。

陈德修皱着眉上前一步质问道“你在干什么!”

而寒只是淡淡扫了一眼两人,视线又落回到女生的脸上冷笑一声“这么明显,看不出来吗?”

确认自己手上的女生脸上不再有黑气后,寒将女生往电梯外的另一个女生身上推去,寒看着慌忙上前搀扶的两人,脸上满是不屑,随即闪身打算离开这里。

陈德修伸出手臂,挡住了寒的去路“你是什么人?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寒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修“让开,我不想说第二遍。”

“除非你回答我的问题。”修也毫不示弱的看着寒。

此时的寒也不再废话,抓住修的胳膊就是一个过肩摔,而猝不及防的修瞬间摔在了地上。

寒俯视着地上的修冷笑了一下“你还没有那个资格知道。”随即寒转过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电梯前,边走边将之前戴着的白色手套擦了擦自己的右手,随手丢进了一边的垃圾桶。

朝着原路返回的寒走出了大厦,当她站在明媚阳光里的同时,手机传来信息的提示音,寒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邮件,上面只有一个学校的名字『无忧高校』。

而另一边。

“老大你没事吧?”搂着昏倒女孩的裴慈一脸担心的问道。

陈德修从地上站了起来,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胸口应声“我没事,她怎么样了?”

“一切正常,不过…”小慈的一副欲言又止的望向陈德修。

修微微皱眉“不过什么?”

小慈没有回答,而是头歪向电梯内,示意修去看。

修疑惑的往前走了两步,然后便看见了之前没有注意到的小男孩。

“怎么还有个小孩子。”修说着,尝试往小男孩的方向靠近。

而此时的小男孩也已经没有了害怕的神色,在修柔声的安慰和询问下将自己无意间进了这部电梯的过程和那个大姐姐的出现大概讲述了一遍。

修沉默了片刻,对那个给他下狠手的女生的看法也稍稍改观了一些,不过让他在意的是他们这次来是为了消除魔化异能行者的,而那个魔化异能行者很有可能是昏睡的那个女孩,但是现在看来女孩完全没有一丝魔化的样子,不知是不是跟那个女生有关联。

而修也没想到的是他会那么快的再次遇到她。

裴慈替女孩叫了救护车后,便跟着修一起将小男孩送回了家。

2·厄运少女·

敞开的办公室门上传来‘叩叩’的两声敲门声,办公室里坐着的人头也不抬的应声道“请进。”

钟离寒一脸冷漠的走近办公桌冷声道“你是陈德修吗?”

“找我有什么事?”陈德修说着抬起了头,却在看见女生的模样时皱起了眉头“是你?”

钟离寒也只是微微挑了挑眉显示自己也很是吃惊,没想到挨了自己揍的人在今天却成了自己的老师,不过她也不甚在意,如果敢给她穿小鞋,那么他怕是会有更惨的结局。

“我是今天转来的新生——钟离寒。”

陈德修看着眼前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寒反而笑了,拿着寒的档案看着上面的资料“你倒是很淡定啊,你不觉得还欠我一句道歉吗。”

“如果不是你拦着我,你也不会挨那一下不是嘛。”寒淡淡道,言外之意就是你会那样完全是你自找的。

修抬头看向寒,而寒也毫不示弱的看着修,两人仿佛即刻要大干一场似得。

最终,修只是说了一句“叫我陈老师。”然后合上档案。

寒翻了翻白眼,不过对于这个要求她也只能妥协,于是寒心不甘情不愿的开口“是,陈老师。”

修还算满意的点了点,站起了身拿过自己的讲义“跟我去教室吧。”

钟离寒没有应声,只是在陈德修走开的同时跟了上去。

八喜班

教室里依旧一副热闹的景象。

陈德修走到讲台上,看着下面的小鬼没有安静下来的趋势,拿着讲义往讲台上拍了拍“安静。”

话刚说完,原本吵闹的教室立时安静了下来,众人各归各位的坐好,看向了讲台上的陈德修,以及他身边一副生人勿进模样的钟离寒。

“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位新同学,”陈德修开口然后看了看一边的钟离寒“你自我介绍一下吧。”

班上传来窃窃私语的声音,陈德修也没在意。

钟离寒没有开口,而是直接转身打算在黑板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就算是自我介绍了,她不喜欢多说没用的话。

不过就在‘寒’字快要写完的时候,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动作。

“诶!老大!她不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厄运少女’钟离寒吗?”

瞬间,安静的教室里像炸开了锅一样,黑板前的钟离寒嘴角浮现一丝冷笑,打算等他说完了再继续写。

陈德修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钟离寒,以为她是因为窘迫而停住了动作,随即目光看向讲台下“安静。”

陈德修满意的看了看再次安静下来的班级,又将目光转向说话的人“包大廷,有的时候闭嘴比较适合你。”

“不是啊老大,你难道没听说过吗?钟离寒诶!这个名字可是在各大高校都出了名的诶!”包大廷却跟没听出陈德修的警告之意一样,继续显摆着自己灵通的消息“听说她去哪个学校,哪个学校就会出现魔的事件诶!堪比某个名侦探啦!她来我们学校,我们学校会不会…”

还没等包大廷的话说完,陈德修连忙出声道“尚不去,夏不来,把他的嘴给我用胶带堵起来!”

“YES SIR!”只见包大廷身边的两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人迅速捂住了他的嘴巴,一人拿出胶带,贴在了他的嘴上,做完这一系列还不忘连声道歉“对不起啊老大!老大的老大吩咐我们的事情我们没办法不做啊!”

一直在挣扎的包大廷伸手想去撕开嘴上的胶带,尚不去夏不来连忙一左一右的抓住他的手并且控制住,然后冲着陈德修点头示意他们完美的完成了这次的任务。

陈德修看着讲台下,扫了一圈后这才慢悠悠的开口道“我不管以前有着什么样的传言,什么样的外号,我只知道,只要进了‘八喜班’就是班上的一份子,如果以后还有谁乱说话,那就要给我小心一点了。”说完还不忘给了包大廷一记‘修式死光’,吓得他一哆嗦,整个人都缩下去了半分。

“听到了没有?”陈德修的目光继续扫视了一圈,直到教室里传来起起落落的回应后,修收回视线看向钟离寒轻声道“你继续写吧。”

钟离寒将名字写完,然后转过身,将手里的粉笔准确无误的砸在了包大廷的眉心,然后开口道“没错,我就是‘厄运少女’,所以…”寒用冷冰冰的视线扫视了一圈被震慑住的同学后继续道“你们最好不要惹我。”

“还有…”钟离寒再次停顿了一下,转头看向身边的陈德修“我不需要成为你们的一份子。”说完这句的钟离寒再次看向讲台下,在找到了角落里的空位后,留下一脸尴尬的陈德修,潇洒的往角落走去。

而这节课估计是陈德修上的最尴尬最安静的一节课了。

3·八喜之班·

“咳咳…”修握着拳放在嘴前干咳了两声以掩饰尴尬“好了, 现在我们开始上课吧…”修说完,便开始教起课来。

而坐在窗边的寒看着窗外发呆,是一句都没听进去更不知道他教的科目是什么。

最后随着陈德修一句“下课。”然后离开教室后,教室里瞬间又热闹了起来。

“嗨,新同学~”突兀的打招呼声打断了寒的思考,寒皱了皱眉,没想到还真有不怕死的来烦她。

当寒转过头去便看到笑的一脸单纯的陈城,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在寒这并不起作用。

“要么有重要的事情,要么马上从我眼前消失。”寒冷冷的说道。

陈城一脸无辜的眨了眨眼“我只是想问问刚刚包大廷说的那个是真的吗……”

寒将视线往包大廷的方向看了看,而原本正在撕扯胶带的包大廷似乎感受到一股冷空气,连手上的动作都顿了顿。

寒收回目光看向陈城说道“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我…我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陈城支支吾吾的说道。

寒低下头不再看他“我不需要,如果只是这个,那你可以消失在我面前了。”

而陈城一脸尴尬的站在课桌边,最终只能无奈的离开回了自己的座位。

而教室里默默看着这一幕的同学们也都看出了钟离寒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所以更别提交上朋友了。

很快上课的铃声再次响起,同时教室外走进了一位老师,帅气的脸上戴着一副眼镜,显得书卷气息浓郁。

寒只是撇了一眼,边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后趴在了桌子上补觉。

虞哲伸手推了推眼镜,也没去管她,毕竟刚才已经从修那边了解到了一些情况了,这个女生,他们还需要好好调查一下。

当虞哲的这节课快要接近尾声的时候,教室门口突然传来几声“报告。”

教室里同学的目光纷纷落在门口四个显得有些疲惫的人身上,唯有虞哲头也不抬的说了句“进来吧。”

而此时的寒也略微抬眼看了一下,然后便看到他们之中那有过一面之缘的女生。

那四个人前前后后的往教室里走来然后落座,此时的裴慈并没有发现坐在窗边的寒。

当下课铃声响起,虞哲说了一句“下课”后,有人一脸担忧的跑向他们四个人的座位。

陆陆续续有关心的话语传进寒的耳朵里,扰的她睡不安生,索性起身决定去洗把脸。

当寒路过那一堆人的时候,裴慈显然也发现了她。

“是你!”裴慈皱着眉看着她一脸的狐疑,寒并没有理她的打算,所以脚步并没有停下。

“喂!你站住!”裴慈说着也站起了身。

寒这才停住了脚步,转身一脸不耐烦的看向裴慈“干什么。”

“我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但是也绝对不会允许你伤害我的同学的!”裴慈显然对那件事还有着疑虑。

寒失笑,双手环胸回道“那你也得有那个能力才行。”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教室,留下一脸紧张的裴慈以及关心发生了什么事的同学。

在裴慈大概讲了一下发生的事情后,大家对钟离寒‘厄运少女’的人设更多了份恐惧。

4·赤世代社团·

这天的下午有两节课时间是社团活动的时间,而寒一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手拿着双肩包甩在自己的肩上,在学校里寻找着目的地。

当她看到写着『赤世代社团』的标签后,脚步一顿,然后毫不犹豫的往那个门走去。

寒象征性的敲了敲门,推开门的瞬间便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之中拿着吉他并和自己四目相接的陈德修。

寒也快无语了,不明白怎么到哪里都会遇到这个人,而陈德修却扯了扯嘴角笑道“没想到你又再次‘找上门’了。”

钟离寒翻了翻白眼没有搭腔,直接问道“谁是社团的社长?”

陈德修耸了耸肩“就在你面前啊。”

“你不是老师吗?也能担任社团的团长!”寒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修。

陈德修一脸的无辜“兼任,不行吗?”

寒深吸一口气“我要加入社团!”

陈德修挑眉“原因。”

“没有。”寒说的干脆。

“那你擅长什么?”修问道。

“爵士鼓。”

陈德修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下“行,如果你能通过我的考验,我就考虑考虑让你加入。”

“说。”寒是真的一个字都不愿意多说。

陈德修从一边随便拿出一首曲子的曲谱递到寒的面前“十分钟的时间,如果你能跟上我的节奏弹完这曲,我就考虑让你加入。”

“修,这不好吧?我们社团也不缺人啊。”一边的介皱眉问道,没想到修会这么轻易答应社团加新人。

修安慰的拍了拍介的肩膀,他不相信寒能这么快就记住曲谱,就算记住,他也不相信她能跟上自己的节奏,弹完这首改编版的《土耳其进行曲》。

接过曲谱的寒认真的翻看了几遍,完全没有将他们的窃窃私语听进去。

就在时间过去了6分钟的时候,寒抬头将曲谱合起递回修的面前“可以了。”

修惊讶的挑了挑眉,有些讶异她记谱子的速度,但是他也没出声质疑,只是抬了抬下巴,示意一边的爵士鼓可以让她使用。

寒走到爵士鼓的座位边,将包放在一边,然后稍微活动了一下手腕,拿起了一边的鼓棒后,抬眼示意她随时可以开始。

陈德修饶有兴致的看了一眼寒,然后伸手开始拨动自己手里的吉他。

吉他声起,鼓声也随之跟上,修完全没有放水的意思,而寒的鼓声也丝毫没有跟不上的意思,于是两人就这样完美契合的飙完这首曲子。

修放下手中的吉他赞赏道“没想到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

寒的嘴角难得出现一丝弧度“你在那天就应该知道我的厉害。”

修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好,我同意让你进社团,不过,试用期3个月。”

寒皱着眉质疑道“进个社团还需要试用期?”

“我说需要就需要咯。”陈德修一脸不要大惊小怪的表情让寒很是无语。

“那我现在需要做什么?”寒问道。

“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因为一会还有别人要来,你在一边先看着就行。”陈德修说着,门外便是一阵喧嚣声,随后就是一波学生走进了房间。

5·SpeXial音乐社团·

此起彼伏的“老大…”声响起,寒坐在爵士鼓后注视着陆续进入的人,而这些人也正是八喜班的成员。

最后走进来的是裴慈,她一眼就看到了端坐在鼓后的寒,皱着眉望向修“老大,她怎么也在这?”

这一问,其他人的目光也落在了寒的身上,探寻的打量着她。

“她在试用社团的鼓手。”修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这个回答让小慈的眉头皱的更紧“老大你为什么要她试用鼓手?她的来历…”

“小慈,我的决定什么时候需要你同意了?”修抬眼看了下小慈,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

小慈憋了憋嘴,不再说话。

修看向其他成员吩咐道“你们也别干站着了,下周就要表演了,抓紧时间练习吧。”

老大发话,其他男生便找了空处开始排练。

在班里的时候寒不知道他们跟『赤世代社团』有关系就没有多加留意,而现在她认真的打量起这群同学。

站在一边的陈德修看寒看的认真,于是上前解释了一番“他们是『SpeXial音乐社团』,唱跳都不在话下。”

寒把玩着手里的鼓棒点了点头,略带深意道“能力不错。”随即想到了什么问道“管理他们的也是你吧。”

“对,下周我们有活动要表演,所以现在要抓紧时间练习。”陈德修也看着认真练习的大家,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

寒的嘴角狗屁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如果不出意外。”

陈德修敏锐的察觉到寒的语气变化,皱着眉看向她“你这是什么意思?”

“还没开始的事情,说出来就不好玩了。”寒说着抬起头看向修,眼神不带任何感情“所以,你不用费尽心思的想从我身上了解到什么。”

修暗自皱眉,他的确是想从她身上了解一些关于那天的情况,以及她身上隐藏着的谜团,但被她如此直白的一语道破企图也让他了解到寒的防备。

寒看着修没有表态,站起身看向小育“鼓棒是你的吧。”

小育微微诧异了一下点了点头,然后将寒抛过来的鼓棒接到了手中。

寒看了看身边的修“你们不是还要练习。”

修点了点头,也不再管她向团员走去,然后招呼着SX的成员准备一起练习一遍。

而寒依靠在墙上,双手环着胸认真的看着他们练习。

时间很快过去,当大家练习完毕解散时,寒已经不知去向,修抿了抿唇,往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里,虞哲正对着电脑键盘敲击着,修径直朝着他走去“怎么样,查到什么吗?”

虞哲失望的摇了摇头,指着电脑屏幕上的内容说道“查不到更多的资料了。”

修凑上去,上面正是钟离寒的一些资料,而且少的可怜,只有入高中以后发生的事情,还都是和‘厄运少女’有关的。

虞哲皱眉道“没想到在我面前,居然还能有人能将自己的身份藏得如此深。”

修沉吟片刻“看来我们要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了。”


6·除魔师·

解决过晚饭的寒感应到有需要她处理的“人”后,整理了一下就出了门。

寒环顾着眼前这条偏僻的街道,在转角的地方发现了这次的目标。

而这个目标还好死不死的主动上前想要调戏一下寒。

只见那个衣着邋遢的大叔正一脸坏笑的看着她“哟,小美女,要不要陪叔叔喝一杯啊?”

寒一动不动的等着他自己送上门,那个大叔却以为她是害怕的走不动路了,一边宽慰一边跌跌撞撞的走近“诶哟小美女,你别害怕,叔叔不会伤害你的,叔叔只是想让你陪我喝一杯而已啦~”

寒的嘴脸露出一丝冷笑“喝酒是吗?好啊。”

大叔见寒不反抗还赞成他的提议,脸上顿时乐开了花,脚步也加快了许多。

就在离寒只有2步之遥时,寒已经问道他周身散发出来的酒气,寒厌恶的皱了皱眉,一个弯腰躲过了他扑过来时张着的双臂。

大叔看了看自己空空的怀抱,疑惑的转身看去,发现寒正施施然的望着自己,以为在跟他玩呢,随即调笑道“小妹妹,还跟我玩躲猫猫…嗝…”

寒看着快步扑过来的人也不再躲避,抬脚就将冲过来的人踹翻在地。

那人躺倒在地上一阵痛苦的呻吟。

寒的嘴角露出讥讽的笑容“就你这种等级的魔,也想让我陪你玩?”

原本还一脸痛苦的大叔,脸上突然出现狰狞的表情,隐约还有黑气在脸上浮现。

寒看着眼前想站起来的人,“把你收进‘锁魂戒’我都嫌脏了我的手。”寒冷冷的说完,手向背后一伸,再次出现的时候,手上已然多了一把鞭子。

大叔看到对面女生拿出武器时,明显退缩了一下,却又立刻朝着离寒扑了过去。

“不自量力。”寒说着,抬手就是一鞭抽在了大叔的身上,只见大叔在趔趄往后退的同时有个黑影脱离大叔的身形5厘米,随即再次依附上了大叔的身体。

寒挑了挑眉“没想到你还挺顽固的嘛,可惜了…你今天的命途只能是——灰飞烟灭。”说完,寒手上的鞭身突然紫光弥漫,反手一鞭狠狠地抽在了大叔的身上,鞭子未收住去势,将边上的垃圾桶掀翻在地,只是寒并没有在意。

这次脱离出来的黑影并没有再次附身,寒立刻又是一鞭抽在黑影之上,随即便看着那黑影化成了粉末,消散于无形。

而大叔踉跄的退后,最后一屁股坐在角落的地上,昏睡了过去。

寒看都没看,将手里的鞭子收回后便打算回去,但是寒突然听到急匆匆的脚步声,思忖了一下转身躲进暗处,打算等来人走了再离开。

而来人正是陈德修和虞哲。

两人看到躺倒在角落里的邋遢大叔,对视了一眼后一前一后的往角落走去。

还未近身,两人就闻到了浓重的酒气,虞哲皱着眉抬手挥了挥手面前的空气道“什么情况?看他这样子也不像魔化异能行者啊。”

修屏住呼吸上前看了看睡得正香的大叔,然后退回到虞哲身边。

“应该是有人先我们一步处理了。”修淡淡的解释道。

虞哲挑了挑眉“还有人动作这么快?应该也不会是弘正他们吧,如果是,他们肯定会通知我们的。”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看样子像是个会使用鞭子的人。”修耸了耸肩,扫了一眼边上散落着的垃圾桶。

虞哲也跟着看了一眼,随即无所谓道“既然没我们的事情了,那我们回去吧。”

“等下。”修说着,走到了那个大叔身边,抬起脚碰了碰那人的膝盖下方“醒醒。”

修见那人皱了皱眉,脚上的力道加重了几分“醒醒。”

终于,那人睁开了迷茫的双眼,有些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我这是…在哪?呕…”刚说完,那人就一个扭身,转向另一边吐了起来。

修皱了皱眉,看人已经醒了也不再逗留,转身便向虞哲走去“我们回去吧。”

虞哲点点头,跟着修离开。

离寒看着两人离开,自己也从暗处走出,看了一眼还半趴着的大叔,一脸嫌弃的转身,离开了这条街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滴答滴答”在一个阴暗的地下室里,出现滴水的声音,“咔嚓”地下室的门被打开了,一束微弱的光射了进来,勉强能看清地下...
    血瞳_1db2阅读 1,262评论 1 5
  • 他发出一声低沉、欣赏的笑声,站起来。他的靠近立刻让她感到有压迫感。她想退后一步,但床就在她后面。他注意到这个动作,...
    紫姊媚妹阅读 1,427评论 2 41
  • “拜我为师?”那男子笑了笑,随后扭过身来说“可以,不过你先告诉我,你是哪里人氏?为何会出现在天地山下的森林里?”东...
    父神nb阅读 429评论 0 5
  • 叠风元神伤得厉害,却终是没晕,只觉得昏昏沉沉的。滚滚已经撤下他施在璇珺身上的结界,抱起她,帝君给她把了脉,他起身,...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_f3d1阅读 1,238评论 7 26
  • 死亡森林,危机四伏。 红豆腿上裹着丝袜,上身穿着浅绿的风衣,蹲坐在树上,风华绝代…… “嘛…那个小鬼就是宇智...
    凉薄967阅读 388评论 0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