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乡半月(七)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天又下雨,无下雨不长假的惯例应该全国通用。外出旅行的人会更加珍惜晴朗的日子,让原地不动的人心中多了一丝平衡感。

昨天难得好天气,整个洛阳人民似乎都用晒衣服来庆祝,我听二姑说,她家就是洗了一盆又一盆的衣服,见到太阳出来了比见到人民币还高兴。还有娜姐家也手忙脚乱的不知道先刷鞋好还是先晒被子好。仿佛一下子捡了大便宜,来的太突然难以消受。

群里小伙伴们也没浪费这好天气,以大航、周楠、电威为首的奶爸团们,骑着电驴带着各自孩子,穿山越岭还走了几段高速去了宜宾区的倒盏村玩,小叶子趁机带着公公婆婆一家人进山里玩,小马同学要值班,大潘可能又去建业代言了,雅楠大概又在家和马老师理论,李玮跑最远,去首都天安门升国旗,反正都没辜负大好艳阳天。

今早上冒雨去了东花坛喝羊汤,那个叫东花坛的地方,已经没了花坛,改成了与时俱进的红绿灯。就像威海的老车站,这么多年骗了多少人,很多外地人都在老车站下车,以为可以去坐长途汽车,结果下车才知道,只是这个地方叫老车站,和坐车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以前只喝一大碗汤一份饼就够了,今天我居然添汤了,说明羊汤的确好喝到必须贪喝才行。这家羊汤很正宗,不白并且带着膻味儿,不像我在齐鲁大地的某些地方喝的羊汤总是白的夸张,汤的味道也淡如白水,现在除了在洛阳,其他地方我很少喝汤。

今天雨下的不小,连家门也出不去,女儿看巧虎,妈妈做韭菜盒子,爸爸修水管,我练习魔方。爸教给我了一个方法,我先学着对角块,思路清晰,练习起来却像智障附身,脑子和手指算不过来账。爸能一边在我的打扰下一边拧魔方,五分钟之内拧好六个面,我把他这项技能连同滑漂移板、下象棋、炒股票列为他的四项特长。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不幸的是,这四项技能我一点不具备,连皮毛都没学会,老爸说学魔方要记住动作、掌握动作、忘记动作也如同武侠小说里的无招胜有招一样神奇,总之今天的下雨天,我光荣的学会了对六面角块,加油,老顽童的笨女儿,我相信,你一定会在自己女儿学会玩魔方前学会的。

再说炒股这件事,从小到大就看老爸这么多年的听广播、看股票报纸、买书学习等等,做着跟炒股有关的各种事情,我一直很好奇到底赚钱了没有。小时候对钱没有概念没问过,长大了觉得问了怕这老头多心好像我还惦记着他的钱似得,虽然我知道他和我妈本来就一穷二白没家底,根本不需要惦记。

爸拐弯抹角地说着他炒股票的理论,炒长线不炒断线,入行二十多年直到近几年才终于领悟到了炒股的真谛,还有他现在只跟着巴菲特学习炒股票,括弧,是跟着巴菲特的书学炒股票,还给我讲了一个奶奶的故事。

大约是十七八年前,中国股市正像2014年那会儿异常火爆的时候,爸那时候是一个连股票是啥玩意都没搞明白的股票小白却也想炒,我妈无论如何也不会给他钱,就算有钱也不会给,就算思想在开明也不会给。

还有那会儿好像很流行买国务券,家家户户都买了些,到最后也是不了了之,我记得我妈就买过。

爸的第一桶金眼看就泡汤了,于是万般无奈下找到奶奶,大讲特讲一番中国股市的宏图大略,并承诺,赚了钱连本带息还给奶奶,不赚钱明明没钱还还嘴硬说也要还。奶奶二话没说就借给了爸,20年前的5000块钱可是比现在的5万值钱的多,儿子干这事儿一定要支持。

直到后来爸真的赚了钱也还了钱,奶奶没收利息。于是爸有了炒股票的第一桶金,这么多年,就靠着这点儿小本钱滚雪球一样的在股市里摸爬滚打二十几年,我们都认为奶奶是我们家的女中豪杰,在很多大事的决断上都没出过错,这点真的让人佩服。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最后我也忘了追问老爸股票赚钱、赔钱的事儿,这事就让他这么蒙混过关的答非所问了。总之炒股票是他的追求,他的爱好,是他毕生不会放弃的理想,即使这几年股市惨淡的根本无人问津,他也没受多大影响,只是现在爸还鼓励奶奶把养老的钱放在股市里一定会比银行赚的多,奶奶再也没听过他的。

看来奶奶的高瞻远瞩是经得起时间和金钱的考验的。

晚上表哥一家请吃饭,前几天哥哥问我想吃水席?还是火锅?还是炒菜?我一口答应水席,却没考虑到他们这些道地洛阳人的心声,真不同的水席客多服务差价格贵,其他小水席园的水席每年节日、婚宴都要来来回回吃上几十次,不吃吐了也快吃够了。

其实我觉得在老洛阳面馆点上一碗糊涂面,一碗浆面条,再叫几个炸咸食,就再好不过。哥哥最后折中一下,在中州国际吃点菜,中间专门给我多点几道水席。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一次来中州国际酒店,姐说现在瀍河区附近请客都爱在这里,因为环境好离得近,我想不起来没有中州国际的时候,这片地方是干什么的?

侄子说是一片废墟。

噢,曾经是一片污秽横流的垃圾场也好,一片无人问津的荒地也罢,在你终于成为了一座令人仰慕的高楼大厦后,每天都高朋满座熙熙攘攘后,再没人会嫌弃你的前身是一副什么样子。

晚饭全是“小孩”,因为都是我姥姥家的哥哥姐姐和我们这些同辈人,妈妈、大舅他们不参与。主角就是大哥、嫂子、侄子,姐姐、姐夫、外甥女,二哥也从北京回来了,只差小舅家的弟弟弟妹没回来。

二哥比以前胖些了,也健谈多了。可能是二舅妈走后,他稍微能松口气。这几年他被生活压的很苦,母亲癌症,父亲偏瘫不能自理,一个在医院,一个在敬老院,他要在北京工作赚钱养家,回来的次数很少,我误解他很多年,总认为他太冷漠和无情,他却什么都没说过,直到现在我们才慢慢理解他。

看着二哥的脸和他说话,总能从他的面部轮廓和神态看到二舅年轻时的样子,以前我从来不具备这种看人的能力。不知道是因为现在自己年纪大了会看了些,还是二哥年纪大了,长得越发像二舅,还是他遗传了二舅的某些基因,自然而然地在谈吐间流露了出来。

总之这几年,尤其是回到家乡,总能在平辈人的脸上,找到上一辈人的样子,或是英气或是傲气或是无奈,和二哥交谈,仿佛就看到了二舅的才华和高冷,看到了爸爸的眉目,仿佛就看到了爷爷的诚实和友善,看到了大哥,仿佛就看到了年轻时大舅的风采和干练。

给侄子买的衣服已经穿上,很喜欢的说。他15岁不到已经长到177,面临中考,目标洛一高,志向坚定,学习稳定,一直年级前十,他们年级11个班,每个班50多个孩子。去年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加拿大交换生冬令营,全校只有十几个名额,不是单纯因为有钱就能去,必须品学兼优才有资格。

本来已经很瘦的他,每天都打篮球跑步平板支撑,放假回来坚持游泳,居然能练出8块腹肌,嫂子让他展示一下,他还有些羞涩,最后还是让我们开了眼,女儿凑上去狠戳一通,是真的很硬。

自己家也出现了令人嫉妒羡慕的“别人家的孩子”,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替侄子捏把汗。

姐姐家的外甥女13岁也长到166,遗传了姐姐,天生丽质,长得天仙一样,脸白的像一个大粉扑子。她性格没有侄子那么外向,比较内敛,不爱运动,现在就苦恼中考时的体育考试,姐夫考虑要给她请体能教练。

现在中学生很流行中考前找体能教练临时突击一下,现在的孩子条件真是好到没的说,我们那时候中考800米,别说家长没管过,就连班主任也没操什么心,只是靠自己每天多练习跑步,围着操场一圈一圈洒下汗水和泪水,直到把自己跑吐跑哭跑趴下,也就练出了能及格的成绩,仅此而已。

女儿一晚忙着兴奋,可能是见到了比自己大十多岁的哥哥、姐姐非常亲切,整场饭局没住脚地围着桌子跑,跑累了像小狗一样吃一口饭接着跑,一边吃一边消化。最后上来一盘鹅卵石腾鸡蛋,我第一次吃。话说,这个假期我在吃这方面的见识是一直没有停止的在增长。

晚上回去路上才听外甥女说,他们中午刚来中州国际吃过饭,中午两点钟吃过饭回家睡了一觉,起来收拾收拾,晚上就又和我们一起来这里吃饭。看来这里的确生意不错。

有趣的是,姐夫家的假期聚餐,人多热闹,三桌客人居然两桌都是女人,小辈孩子里七个小孩全是女孩,被称为他们家族的“七仙女”。二胎政策放开了,不知道他们家会不会继续高产仙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抗战胜利了,新中国诞生了 铛铛铛……县城槐树口千年老槐树上的铜钟又拉起紧急防空警报,日寇飞机又来轰炸我...
    老王家的故事阅读 173评论 2 1
  • 你身边有没有熟悉的一个人突然有一天没有任何征兆地消失了?确切地说是失踪了,然后杳无音讯,像一个谜,也像一个死结,想...
    千岁荷阅读 81评论 2 3
  • 序言 父亲出生在60年代初,他的一生很平凡,甚至是渺小。但是于我而言,他曾经是我的世界,他像一把大大的伞庇护着我。...
    或前或后的摇摆阅读 197评论 0 8
  • 今天看到一段文字,特别喜欢:当我们连自己真正想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能做的事,就是在不断的尝试中,把自己还能坚持做...
    掌心的手纹阅读 13评论 0 0
  • 你问我,内心平静时是怎么样的? 行走在都市里,每天奔波不停,机遇挑战并存。相对论成立的开始就告诉我们,凡事都有双面...
    夏筠若阅读 650评论 4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