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记忆里的六月,满满的阳光,蓝蓝的天空,轻轻的脆草,烂漫的鲜花。

然而,六月的方城小域,阴雨绵绵,泥淋不堪。也许是上天乘积了太多的眼泪,一泄千里。

三十号,这是我第一次盼望这个时间。以前的我是不喜欢三十号的,因为我觉得上班还是有很多乐趣的,然而这次我受够了,受够了没日没夜的加班……

儿童节活动中午过后就结束了,身边的小伙伴们一个个如离弦之箭拔腿就往家的方向跑。因为还有丁点资料尚未完成,所以我“掉队了”。

五点半的时候弟弟突然主动说来接我,我就欣然应了。在街上逛了一圈,到家已是九点多钟,妈妈还特意等我回家吃饭,所以那天的晚饭变成了一大家子的夜宵。家里的饭很好吃,所以忍不住我吃到有些撑。

洗漱完毕后潜意识的要拿书出来看,这时才发现走得有些急了,书给忘了带了,赶紧群里申请(毕竟是放假七天,读书笔记无法写啊!)读书笔记换成“杂、记”。(说实话,这件事让最近常在请假状态的我着实的尴尬。)
既然没书看,那就索性好好睡他个天昏地暗,日月倒终。

关了闹钟后我就睡了,等我醒来已是第二天早上十点过了,一看――两个未接电话。

死了!肯定会被骂死的,放假前领导已经安排过假期必须二十四小时开机的。

嘟……嘟……嘟……嘟

“喂……xx你好!”,“你们干什么呢?你们xxx还打哪个电话都打不通哈?你的电话没放身边?……”一顿突如其来的训斥

“你赶紧……”

又是我(心想),“我在老家,这里没网,也没电脑……”,“待会儿领导就要来检查了,你赶紧弄好!”“马……上……我马上打电话请人做”(其实我知道,这个怎么请人嘛!鬼才知道~)

这时,一个我心生厌恶的家伙打来电话“美美,xxx打电话给你没有?你们科室……”

我正准备去叔叔家电话又响了“美美,我们……”

此时,我都差点想哭出来了。(真是委屈到不知道怎么开口,此处省略三万字的脏话已嫌太少……)

呕气终归是不理智的做法,该做的还得做,去叔叔家之后才发现还真是无从下手,弄了一点发到群里,问了一个同事是否可行,善良的他说“你最后撤回,从新做!”

我陷入困局……

不管了,先打电话问问领导吧!这次还好没被骂,领导说五号就要来检查了,让我赶紧把资料赶出来。无奈之下我只得应了回学校加班。

心里那叫一万个不爽!!!

赌气的我勉强在家呆了两天,又是那声音“美美,xxx说你要来学校加班?”“嗯!我有点事,估计中午才能到。”(出于对领导的尊重,我勉强应了。)

中午,我终究还是赶到学校了,但当我打开电脑的那一分钟,我真心崩溃了。没网,网被人断了,失落之余又有些庆幸,毕竟又得休息了。躺了一下午,晚上起来吃了点饭,赶紧完成我本周的任务。

满腹牢骚,大家运气不好,最近这个加班让我有些走火入魔,又开始胡言乱语了,望大家一笑置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9,329评论 124 226
  • 文/初明 在南浔,我成为一支湖笔,和人群一同走着,走出流韵缤纷的艺术步伐。温婉的脸,勾勒白描的鼻翼,健秀的腿,荡漾...
    吉林省初明阅读 283评论 7 10
  • 当还在地上时, 首先要看脚下的路。 看了一整夜的星星和月亮落山了, 一低头路还在脚下, 才发现一直陪伴和支撑自己的...
    林德木阅读 110评论 2 6
  • 你不知道 我怀着怎样一种悲哀 当我看到朦朦烟雨 你不懂得 我藏着怎样一样伤感 当我看到餐馆里阿姨忙碌的身影 你不明...
    大妖阿音阅读 1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