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故事节|这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文/不言悲喜

图片发自简书App

原创声明:本文参加423故事节,本人承诺所有内容皆为原创。

青澜一直觉得自己就是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除了爹娘有点太个性之外,一切都很正常。

后来,发现事情哪里不对头,爹娘一夕之间就告诉他,孩子,隐瞒了你这么久,其实你是这个国家的主人!!!

我可能活在梦里,这个梦还很荒诞无稽,事情怎么可能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他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要爆炸的情绪了。

青澜今年八岁了,目前厨龄三年。没错,为了把儿子培养起来,好给自己陪老婆的时间,易云起成功坑了儿子当了厨娘。偏偏青澜很有厨艺天赋,加上三岁起就跟老爸练拳身体强壮的加成,五岁就跟七八岁小孩的个头差不多,顺顺当当地养活了一家三口。在青澜的记忆里,他一出生就待在这个小竹林里头的两层小别墅,除了周一到周五的上课(老爹负责教授经书诗赋坑蒙拐骗技巧,老妈负责经济法律厚黑学),就是天天在林子里跟着不着调的爹娘跑来跑去,去找药材辨别植物,去荡树藤追松鼠,活的热热闹闹舒舒服服。

他一直以为普通小孩就是这样生活的,有时候也跟着爹娘去赶集,采办些日常用品,看着别家小孩骑在爹爹的脖子上,手里举个糖葫芦小风车之类的玩意吃食,边上还有个清秀可亲的妈妈,轻言细语地问孩子玩的开不开心还想去玩什么,有时候也有点羡慕。青澜因为身体发育的好,五岁就跟八岁小孩差不多,每一年都要比同龄人看着大两三岁,也不好意思说要骑大马。他可以肯定,老爹绝对会更狠地操练他的。没错,负重十公斤跑个十公里,或者让老妈把他打扮成女孩子去学堂游乐园转一圈,吸引一群怪阿姨来掐脸,呃~,想着想着情不自禁打个寒战,太可怕了。

小时候不懂事,还被老妈哄骗过几次,穿上了洛丽塔风格的洋装,因为爹妈基因不差,而青澜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长得那叫一个唇红齿白面若桃花,是不分男女的精致,哪怕长大了几岁,也只是更妖孽了。景随常常想,都是老娘眼光好,找了个俊美逼人的老公,才有了这个小子的妖孽相,以后还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小姑娘,一见误终生呀。啧啧啧,揉搓下儿子的小脸蛋,嫩滑水润。

有时候景舒也会想,她是怎么从御景国的皇太女走到现在的呢,可能生活太无聊,她这么浪荡的人是忍不了天天在皇宫处理政务的。要知道,她十八岁以后就开始去各个国家飞,有留学有工作还有旅游,各大名校都去听过课,甚至还取得了门萨俱乐部的会员资格,当然不是靠身份,景舒从来不屑这种小手段。她从小智商奇高,忽悠管家和女仆掩护她出去玩什么的,那张小嘴黑的能说成白的,白的能说成黑的,是非曲直全靠一张利嘴。现在的生活倒也不是不好,安逸无忧。只是老这么躲一个小竹林好像也不太符合她惹事精的形象,正好乖儿子也长大了,不如来一段轰轰烈烈的旅程。老爸应该也不耐烦天天在皇位上待着,都这么大了,我这个皇帝也该归位了,不然老爸为了陪老妈一定会把自己揪回去的。想好了,就准备行动了。好久没这么兴奋了,景舒可以说是整个人的热血都被点燃了。

此刻彼时我爱你此为本篇小说前言

御景国向来实行一夫一妻制,上上任的皇帝,也就是景舒的爷爷景曜娶了平民女孩宋词,打破了当时皇室只与世家通婚的规矩,在当时掀起一番波澜。偏偏宋词还是网络大神,民意的考虑加上景曜本身的雷霆手段,竟然叫他如愿的和真爱在一起。只是宫墙深幽,宋词到底郁郁寡欢,哪怕她后面有了一双儿女,哪怕她还可以通过网络码字,和读者交流,这样的日子出门都不方便,前呼后拥的,费事费神。还有妹妹宋粹的婚事,宋粹后面也考上了御景书院,这年已经22岁,正是少女怀春心思敏感的时候,偏偏姐夫太优秀,日月之辉闪花了她的眼。后来就不择手段的妄想去争夺姐姐的丈夫,宋粹黑化了。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呢,想着想着,景舒不由恍惚了。陈年旧事,伤痕弥新。宋词被妹妹几次三番的说辞迷惑了,偷偷溜出去,却被绑架了。

宋词从来不曾提防过妹妹的算计,偏偏爱使人疯魔。宋粹早就因为爱而不得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哪怕姐姐周围一直有皇宫暗卫保护,那有怎样,这个王朝看着平静,底下藏着的暗潮足以让她达成目的。

没错,当初差点让景曜丧命的家族势力虽然已被清洗过一次,还是有漏网之鱼。这些世家无不拥有雄厚的资本,本应该肆无忌惮,只要不作死又是几百年的富贵,传承下去祖宗的荣光。只是一时得意忘形掺和到皇族的婚嫁大事,还把皇帝逼到差点残废,让皇帝狠狠收拾了一把,转眼间就沦为一般富豪,而那些暗地里的网收缩起来,等待时间,发誓要给皇帝一个教训。这时候撞上来的宋粹可不刚好,双方很快达成共识,趁着皇后宋词在宋粹的怂恿下偷溜出宫,身边守卫力量薄弱,这些暗处的人以雷霆之势将宋词擒获,准备与皇帝陛下好好算个总账。

后来宋词虽然救回来了,宋粹却在这些势力的安排下去了云襄,这是一个藏于深山云烟处常人难以找寻的地方。自古就有云襄一族世代居于此地 。云襄一族以神秘的巫蛊之术闻名,也不知道这些势力怎么跟云襄那边建立的联系,最终宋粹逃脱,宋词也被下了蛊,锦断,此蛊无毒无痛,人的生命会在某刻终结安然死去,也不过只有五年的潜伏期。

此时皇储还不过七岁稚龄,皇后却遭遇不幸,哪怕景曜向来不动声色看不出什么情绪,此刻也有点慌乱了。这是他最心爱的人,当初好不容易用雷霆手段压下了老旧世家的微词,娶了自己喜欢的姑娘。美好的光景才不过几年,居然就要生死离别了吗?景曜迅速地把皇位传给了皇储,也是他和宋词唯一的儿子,景非夜。他出生于一个有着绯红月色的晚上,虽然红月一向被视为不详,景曜和宋词却是嗤之以鼻。哪怕科学再怎么发达,总有些迷信思想扎根在国民心中,一旦出了什么事故,但归咎于犯了忌讳的缘故,求神拜佛占卦问卜。

大抵没了后路的人皆是如此,因为已经陷入绝望,偏偏心中存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便把自己的苦厄牵系在冥冥不可知的力量之上。

将一切事务安排妥当,景曜就带着宋词去遍寻名山大川,游山玩水。这也是宋词希望的,她心态一直很好,哪怕从小养到大的妹妹对自己下手,哪怕寿命无多,但她信奉及时行乐的思想。宋词一直被锁在厚重的宫墙里边,出门边上前呼后拥,一点都不得趣。现在这情况倒是合意了。除了对不起儿子,小小年纪哪怕智商不低也太辛劳了。一个国家,就在他的掌控下,一个决定就影响了千万家。慢慢走,慢慢看,慢慢享受美食。宋词一边还继续更新新的文,关于洪荒之际人们在各种势力下挣扎求生的故事。

不过未来如何,至少我们还有希望。永远要保持对生活炙热的爱恋,取悦自己,享受生命里一切的美好。

现在也不错,老公就在身边。自从穿越过来都快三十年了。这短暂的一生也算是跌宕起伏,该满足了。宋词不惧怕死亡,就怕自己苟活于世什么都没得到没看到就离开了这个美丽的世界。新旧交织,传承与潮流,巧妙地结合起来,才有了庞大的御景王朝。

景非夜长到了二十五,虽然从很久以前就失去了父母的踪迹,他也没有去找过,既然父母希望过平静而幸福的日子,做儿女的干脆随了他们,何必打扰。他七岁就登基,虽有那些老资历欺他年幼,总想行驶自己大人的权威来教小皇帝,都被景非夜收拾了。他可是从小就在皇帝老爹手下看他处理政务的人,刚认字就被抱到御书房由老爹传授为君之道。然后是去上书房由博闻强识的太傅教导经文,练武场被将军操练身子骨,练武学兵法。阴谋阳谋使得可说是得心应手,本身实力高底气足,很快就掌控了朝堂,树立了权威。到了年纪,便娶了青梅安衍,生下了唯一的女儿景舒。

不知何故,皇室一直人丁单薄。帝后大婚很多年了,也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立为皇太女。夫妻俩也很溺爱这个孩子,等她有足够的实力便把这个不甘寂寞的姑娘放飞了。结果一放飞,姑娘就真的一点不带犹豫地满世界飞。还在游历世界的过程中把自己嫁出去了!!!

景非夜调查过这个把女儿拐走的男人,著名雇佣兵团冒险者的首领,从小长在美利坚,奔走于各地险地战场,倒也没什么大问题,有钱有势有貌还单身 ,极好极好。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被女恶霸看上,两个人就开始了满世界追求你追我逃的小清新之旅。乖外孙出生的时候,景舒就登基了,把乖儿子确立为皇储。只是待了两年,景舒又厌烦了,携家带口的,一家三口就跑了。气的太上皇那叫一个吹胡子瞪眼。他也才五十多岁,哪怕老了也是俊美风流,平生最大的事故就是生了这个女儿,从此平静的生活就离他远去。

好不容易卸任了,想带着老妻去转转走走。父亲母亲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消息,也不知道蛊的问题解决了没有,不过游历山水还真的挺值得期待的。结果刚闲了两年,女儿待着老公孩子跑了,临走还把老爹骗回来继续上任。

已经六年了,景舒又坑儿子。轻描淡写地说了声青澜要回去接任皇位后,景舒就不管儿子心里掀起的惊涛骇浪了。这小子,被我教导这么多年居然还料想不到自己爹娘的厉害吗 ,哼!景舒傲娇了。跟老公商量好,给老爸去了一封信就开始打包行李准备回皇宫了。好久没见老爸老妈,还真的有点想念,这么多年偶尔写封信就没联系了,毕竟怕被老爸找到回去被打。景舒还一直在思考,爷爷奶奶不知道怎么样了,虽然她从小就没见过堪称御景王朝一代传奇的帝后,但不妨碍她对爷爷奶奶的盲目崇拜,实打实的迷妹。

于是乎,一家三口朝着皇宫的方向前进了。一边走,景舒一边调戏儿子,“儿砸,叶山当初可以你老妈我挑了黑风寨抢回来的地盘。儿砸,白旗亭本来是一伙强盗的窝,偏偏不长眼,想抢我,立马收拾了……以后呀,老妈这些辉煌成果就靠你继承了,这可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呀,好好珍惜,这个国家以后就归你负责了。该教的我们两个都教了,你自己要争气,不然小心我把你扔到史妲山峰,让你感受一下世界最高峰的凉爽。”可以说是很丧心病狂的威胁了,青澜面无表情。从小到大,老妈虽然不着调,一旦不按照她的要求做,戏言就不是戏言了。

到现在,他还觉得事情的发展很神奇。偏偏看爸妈这架势,好像是真的,他要当皇帝了,这个世界真疯狂。回宫后,景舒果然直面了老爹的臭脸。“死丫头,这么多年把事情丢给我就算了,居然还不来看我,我外孙都这么大了。”好不容易等老爹发泄完了怨气,景舒也回归到了皇帝的位置,太上皇就马不停蹄地带着妻子去看世界了。这节奏,可以说是极为快了,感情是等着女儿过来自投罗网自己就闪了。等青澜一适应好皇宫生活,也对政务差不多可以得心应手了很不厚道的景舒就跟老公跑了。

景舒一直都对云襄很感兴趣,不知道奶奶的蛊好了没,说不定就碰上了呢。这时候,老公易云起突然抛出一个爆炸性消息,“阿舒,如果我告诉你,我有一件事瞒了你很久,你会不会嫌弃我不要我了。”易云起一张俊脸都纠结在一块,很是滑稽。没错,易云起明明是个大佬,偏偏性格羞涩,当初被景舒死缠烂打才发现自己的心思,两个人在一起也都是易云起无条件宠老婆,景舒有时候就喜欢逗逗老公,这么久了,还是这么可爱。“云起,你居然有事瞒我~”景舒阴恻恻的声音一出现,易云起就知道要遭,不敢卖关子,一股脑就说出来了。“我,本名云起,是云襄族的少族长,不过我亲娘早没了,老爹还被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女人迷惑了,娶了她,把我赶出去了。那个女人好像就是叫宋粹,突然出现在云襄族地,成了我继母。”

“宋粹,不就是害得她姐姐也就是我奶奶中蛊的那个女人,你居然到现在才告诉我。”景舒平常很不着调,偏偏一碰到奶奶中蛊这个话题她就炸了。从小景舒就特别喜欢奶奶的小说,那是她童年最大的乐趣,偏偏写完了洪荒文奶奶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哪怕后面网文事业崛起,无数人模仿奶奶的笔风题材,也不是那个味了。景舒话一出口,还在懊恼,就被易云起抱在了怀里。“阿舒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一直觉得宋粹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听过,不过当初我才十几岁,就被赶出去了,然后机缘巧合被我的恩师带到了美利坚,后面也遇到了了阿舒。”易云起从来不觉得景舒有任何不对的地方,他愿意宠着自己的小妻子,哪怕结婚都有十年了,两个人还是黏黏糊糊跟新婚夫妻一样,散发着蜜糖般的狗粮味。加上颜值的加持,可以说是很耀眼的一对了。

于是景舒又心疼了,自家这个大宝贝自家心疼。那个女人,她会让她付出代价的。两个人说了会话,就开始计划去云襄的事情,准备充分,不然数不尽的蛇虫毒气都够吃一壶了。云襄族人之所以这么多年都能保持超然地位,和他们神鬼莫测的手段不无关联。

没想到一到那里,就发现自己准备的装备都没派上用场。云襄简直像被拔去牙齿的病虎,毫无反抗之力。轻轻松松进去,两人虽然存有很多疑惑,比如这会不会是陷阱什么的,一路戒备,结果真的就是这么简单地进来了。这里看着并没有很大杀伤力,平平常常普普通通。这里跟易云起印象里的完全不一样,边疑惑着走向族长居住的散未居,也就是他以前长大的地方。

里面有人,是一对看起来很和蔼的老人家,景舒一眼就看出来这是爷爷奶奶,因为景家人的眉心会有红痣,爷爷就有,而奶奶就是景舒老了的样子,她们很像。他们也很快发现进来的这一对壁人中的女孩子看着很熟悉。双方认亲之后,便交谈起来。

原来宋粹来了这边当了族长夫人后,逐渐从那种疯狂中醒悟过来。当初她最喜欢无所不能的姐姐,还曾怪过姐姐居然被野男人(景曜)拐走了,后面不知道怎么迷了心神,喜欢上了姐夫还对姐姐下手。直到来了云襄族地,才惊觉自己当初那些疯狂之举是被下了迷心蛊,迷心迷心迷了她的心智。这种蛊是送她过来的那个势力下的手,原来我们的一切不幸都是遭了算计。宋粹不服,凭着自己的手段掌控了族长,找到了解药,本想着拿给姐姐,偏偏没机会送出去。就假借嫉妒陷害,把族长的儿子送出去,让自己收拢的亲信把解药送过去。宋粹很了解姐姐,一定会去游山玩水,尤其是她从小就喜欢的思情崖,去那里一定能找到人。知道姐姐已经恢复了,宋粹就策划着将所有利用蛊毒害人的罚之一族一举覆灭。她也成功了,罚之一族一直掌控大权,提倡用蛊毒谋财夺权,尽干些不法之事,而提倡用蛊治病救人的宜之一族终于可以摆脱罚的阴影,把云襄重新整改成一个医药研究基地。

知道了事情真相,也明了两个老人家不喜外界纷扰的心情,景舒和易云起很快离开了,告知亲朋好友爷爷奶奶的消息,两人继续游世界,留下了很多传说。

还有 1% 的精彩内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