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记》侦探小说式结构

为了安排那场拼搏,普罗斯小姐要在巴黎马纳特大富家的一家临时寓所,暂作留守,而且在启程前先将客人,扯打发走,经过多种布置,终于是普罗斯与德法日太太单独相遇,从而演出了那场爱与恨,善与恶的决战,其最后胜负,由法德日太太自己那只,早已通体发热,失去判断是非和方向的枪筒所决定的,为了使西德尼卡囤入监狱,救出迖奈,早早交代了卡屯与达奈外表都酷似,老贝雷密探的假出殡,克软彻先生的盗空墓,巴赛德的反复变节和投靠,还有化学药物的利用。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年代,这是愚蠢的年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绝望之冬;我们的前途拥有一切,我们的前途一无所有;我们正走向天堂,我们也正直下地狱。

时之圣者也,时之凶者也。此亦蒙昧世,此亦智慧世。此亦光明时节,此亦黯淡时节。此亦笃信之年,此亦大惑之年。此亦多丽之阳春,此亦绝念之穷冬。人或万物具备,人或一事无成。我辈其青云直上,我辈其黄泉永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