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爱有你,无问西东

字数 2053阅读 88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个冬天尤其的寒冷,雪在漫天飞舞,飘落在湖中化为水,飘落在地上沉覆羽,飘落在我心上,化为茫茫的一片空白。

我不知道我在思考什么,大约每年的冬天,我都会有这样的状态,起初想逃脱,拼命融入人的世界,后来想索取,紧紧地依偎着温暖。

今年,因为空调的缘故,我变得没那么怕冷了。

看到了很多雪,因为大雪封路,我很少回家,渐渐这里就成了我的家,父母在的地方成了我遥远的故乡。

从夏日的酷热,到冬天的寒冷,几十个纬度的变化,我像候鸟一样翘首。风尘仆仆里,我来不及看对面的容颜,过往车道,车水马龙,有那么一瞬间,我患了人群恐惧症,拥挤里,我不敢前行。

很多的记忆该被尘封,如鸟儿迁徙,如蝼蚁逃亡。

性子越来越淡,对于四季开始没了期盼。就像我再也很少期盼你的到来一样。

小时候喜欢的花棉袄,现在全换成了清一色的黑白灰。雪水化成冰柱的屋檐,我透着它瞧着远方的模样。没有远方。

许伯昌问的感情为什么不能变,我想了好久,为什么。因为她陪你度过了你物质最为匮乏的时候,因为她爱你,因为她曾经那么相信你。

很久很久以前,我就知道,尽量嫁给喜欢自己的人,至少在结婚的那一刻心里有欢喜。

这一年,我在这里停留停留,没有去过多的地方,没有再交多少好友。吃肉喝酒逛街流连,我的世界与很多人无缘,如此浑浑噩噩地忙碌了一整年,到了冬季,我突然想起了冬眠。

那我在梦里梦到的混沌的模样,你在树下停留,那漫天飞舞的银杏叶片,金色的地毯,并没有什么声音,有那么一刻,梦温柔的不像话,我愿在梦里沉睡,但是时光不允许,醒来,我记不得那温暖的情节。

混沌,正如杯中浑浊的酒。我以为会有一个人来把我救赎,可后来发觉生活并不是可悲的,便也谈不上解救。我爱的山谷与村庄不会变,烟火还在,池水仍清,翻山越岭里,我也不知道自己向往着何方。

很久以前,我问自己,一个人住在一个屋子里久了会有什么变化吗。那时候的我其实已经一个人很长时间了,坦白的说,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觉得孤独,在无事可做的时候觉得空虚,在生病的时候觉得寂寞。

现在的我依然一个人,黑夜里能听到车辆的嘶鸣,城市巨兽每日苏醒的声音,很久,我感觉到了外面忙碌的慌忙,所有的忙碌都在反着我梦里的乌托邦。

我是一枚螺丝,在最基础的地方固定,城市轰鸣,你看不到我的身影。

我大概知道陈鹏是以什么样的心情选择去了九所,我也大致知道王敏佳在被批斗时,那抹微笑的感情。很长一段时间,我在那里默默的流泪,所有的一切就像是我经历。星盘里,关于感情的点落在了双鱼,我像一只海绵,源源不断地吸附着别人的感情。

20岁后,我的心理每年都会发生点变化,每年都会有一个固定的着落点,然后东西南北飘向各个我所不知道的方向。

我努力控制着它流动的方向,所幸,它一直朝着好的地方流转。

一次生病里,我几天未打扫的房间被搅得污秽不堪,逗留的垃圾,淤积着的沉泥夹杂着浑浊的气流涌入我的眼睛与鼻腔,那时候的我吐的一塌糊涂。浑浑噩噩我感觉不到生命的气息,我以为我会死,尽管我一直强调着要好好活。

面部被污泥和血水糊掉的王敏佳,你在那么一刻也曾想过,你也死掉了吧。

我羡慕着有那么一个叫做陈鹏的托盘,我看着你的空墓,看着李想在目前后悔痛哭,我突然觉得也挺好,毕竟你可以重新开始你的人生。

沈光耀是个耀眼的大男孩,一如他的名字。

双胞胎说,因为你什么都会。我羡慕的是你怎样都温暖。

夏天的傍晚,我会坐着四五路公交车,时代广场坐一会,周末的时候听课,各种课与讲座,我们小区里从来不差演出,我要的热闹就在周边。

一个人独自生活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我想那大概是要一种温暖,自己能够温暖自己。

一直害怕着丧尸的生活,每天浑浑噩噩,梦想也好,执行也好,甚至不想生活。

我喜欢的故事里有那么些温暖的人。

你说这世界上不缺完美的人,缺的是一如既往的正直善良温暖,我的世界里也不缺别人,我缺的是一如既往温暖自己的自己。

有人靠烟排解烦恼,有人靠酒化却哀伤,你问我靠什么,我大概靠的是脂肪。

我笑着跟人说我又胖了,人家不置可否,我心底更加荒凉。大约我看到你的那一刻,心里是惊艳的,我从没想到陈楚生饰演的吴岭斓是那么美好。

他成熟,睿智,稳重,知自己所要,言自己所想,那在防空洞里教学的谨好,我想黄土坡映不出你眼底的光。

我见过太多的老师,却再也见不到那风雨里蓝色大褂的坚定与脊梁。

珍贵如你,无问西东。

我笑着打下这一句话,这清华的百年校训她或许说的意思也是不以物喜 不以己悲,或许也是好好保重,坚持本心。或许也是我爱你,不问东西。

岁月的痕迹悄悄渗透在我生活的各个角落,发际线越来越高,眼角有了细纹,身体禁不住过去随便滚打的造作。

曾经的我怀着憧憬睡眠,现在的我记得梦里的荒唐,沉思,现实的真实。

发黄的老照片里,颜色糟糕,曾经我看不懂你,现在我想爱你。

我在熟悉的世界匆匆赶路,我的父母在田地里日夜耕耘。很多时候,我对着乡村觉得陌生,后来我再看炊烟觉得温暖。

那来赴匆匆的岁月里,因为年轻才惧怕衰老,因为尚好才畏惧死亡。我看着镜子里的眉眼,陌生的微笑,弯弯的眼睛,她跟我说,就这样朝前走吧,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你要做的,不过是一无问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