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烟与生活

  烟这种东西,我说接触的早,应该不为过,某种意义上,我大概从以前就开始吸烟了(二手烟),父亲烟瘾很大,小时候的事情记不太清楚了,印象中,他手里总是夹着一支黄色头的香烟,时不时伸进嘴里,顷刻,一股青灰色的浓烟随着呼吸一起从嘴里冒出,那股烟像是能跟踪一般,无论我躲在房间的哪个角落,它总会准确地找到我的鼻子,一股刺鼻的味道直冲脑门,那时候的我很讨厌这个味道,我窜到母亲身边,我总感觉,以前母亲衣服上有一种能冲淡烟味的温暖的味道(不知怎么,现在好似闻不着了)。

      还记得,爸爸桌上的那包烟盒是红颜色的,有时是黑颜色的(后来我才知道,红色的叫做硬遵,黑色的叫做福贵,是我们这边特产的烟)。父亲总是在抽烟,香烟对于他来说就像一日三餐一般不可缺少。当然,母亲自然不喜欢父亲抽烟,每当父亲抽烟,母亲会皱起眉头,“出去阳台抽”,“弄得家里乌烟瘴气的”,诸如此类的话不占少数。但父亲哪里买账,嘴上答应,母亲不在家的时候偷偷的又在屋里抽烟。

      父亲也是戒过烟的,然而总是不能完全戒掉,他大概也知道吸烟对身体不好,又还影响我的健康!大大小小戒过那么几次,现在也不能戒断。我小时候就不能明白,烟草有这么大的魔力,能让人离不开它。

      说到烟草,就不能不提外公,我自记事起,都是在外婆外公家里住,我对他们两位老人家感情还是十分深的,那时候的房子有院坝,一到傍晚,晚饭后的外公总会从抽屉里拿出烟斗,口袋里又变出一擢干草(烟草),搁置在烟斗处塞紧,用火柴点燃,外公一吸,发出咕噜咕噜的水声,外公就坐在院子的台阶上,我总觉得那种声音还挺悦耳的,外公告诉我,这叫水烟。后来,外公就没抽过那种烟了,现在也很少有人抽那种水烟。对于盒装烟,外公常抽的是银色盒子的“磨砂”,十一块钱一包,劲大较呛人,算是比较便宜的一种烟,外公很是节俭,抽的都是不贵的香烟。除了抽烟,外公他老人家的生活方式还算比较养生的,所以身体还算硬朗,最近从电话里听外婆说,外公也开始戒烟了。

      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地接触香烟,是在高一的时候,那时候离家开始住校生活,也有过一段迷茫的时期,也许是压力太大,那天晚上,我抢走阳台室友正在吸的那支烟,猛地放进嘴里大口一抽,只觉得晕乎乎的,感觉没有那么难受了,之后冷静了下来,那以后也没有抽过烟,高中三年,我郁闷的时候就会抽上那么一支,香烟能让我冷静下来,算下来,可能一个月也就那么一支吧。我倒觉得,高中的压力对我没有那么大,可能是因为我自身性格使然,在生活中,我自己情绪不会有太大起伏。而使我犯上烟瘾的是大一的一年,上大学之前满是期待,期待自己会变成更加优秀的人,现实与梦想总是不一致,难受的时候去没有人的地方抽上那么一支烟,心情会平静一些。也许是自己没有能成为心中希望的那个完美形象吧,有时候多愁善感起来,太过于烦躁。

    我们都是人,会有缺陷,会有遗憾,更多是一种无能为力,很多吸烟的人想用香烟填补这种无能,包括我,但于事无补。

    有那么一天,我也会戒烟吧,像父亲和外公一样,但至少不是现在,我也想体验一下被妻子教唆不准抽烟的感觉,哈哈。

      我告诉自己,不要想太多,不要知道太多,很多事会变化,自己开心,身边的人还在就好。难受就要学会释放,抽烟也是一种方式吧。(运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