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我要你,现在我要脸

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白雾漫漫。

我伸出手极力地想要抛开这雾,可是无论我如何挥动双臂,雾依旧弥漫四周。

雾遮住了眼睛。

忽然,“林蕊!”

是谁,是谁在叫我的名字,为什么我看不到。

突然,狂风袭来。呼呼~

飞沙走砾。

我用双手抱住自己的眼睛,大声疾呼救命,可却无人回应。狂风咆哮,旋涡回旋而起,我被强大的吸引力拉进了那巨旋中。

“救命!”

我猛地醒来,原来是梦。原来只是梦。

梦中那个呼喊我的名字的男子是谁。是你吗,段晨。

我愿意在你身后看着你


记忆以碎片的形式向我飞来。

那是多少年前了。学校组织的晚会上,我们并肩而坐。台上精彩的表演吸引住了你的眼球,可是你才是最吸引我的眼球的。

“哦哦!好!”你大呼。

看着你阳光可爱的的样子,对你的欢喜又加深。

如果让我选择一个时光倒流回的时间,那么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这一刻。

别人都说,真正喜欢你的人是一定会来找你的。

可是,我那么喜欢你,我却不愿意找你。因为以前我要你,而现在我要脸。

我多么羡慕以前的自己,可以和你毫无顾忌地谈心谈理想谈未来。我记得有一次放假,室友们都回家了,只有我还在留校。那晚也是真可怕,窗外狂风呼啸,风刷刷地打着树叶儿,像有孩子在呼喊,在挣扎。我窝在被子里不敢出来。也不记得是怎么的,就和你发起了短信。

你幽默风趣,每一句话都好似一盏明灯为我驱走对黑暗的恐惧。窗外的怒风好似也因为你字里行间的问候而变得温柔了。

这是我和你分开的第一年,也就是我去外地读书的第一年。

我想我对你的喜欢早就藏不住了吧。第二年,你有了一个女朋友。她不优秀,不漂亮。搞不懂,为什么你就是喜欢她呢。你们空间的互相留言显示出你们多么地心心相惜。你和我聊天时也是不是提起她,你总是给我讲她给你讲的故事。你的每一句话总是不离她。

“方舟生病了呢。”

“林蕊,我问你,女生生理期肚子痛怎么办。”

“方舟非要我早起。”

“方舟那边下雨了呢,好想给她送伞。”

“你说你们女生是不是都觉得打篮球的男生特别帅呢,我去学好了,真想看方舟一脸羡慕的样”

“给我一张你的照片”“干嘛”“你嫂子想看~”

没办法,谁叫我对你的喜欢早就无可救药了呢。你愿意和我分享你和她之间的故事我当然高兴了。

第三年.我们的关系也不如从前好了。可是我对你的喜欢却好像越来越深。记忆的版图不断的美化更新,我和你曾经的欢声笑语就成了我记忆中最美好的东西。

我们越来越多地谈及理想,你说你想去上海读大学,你说数学真的是个美妙的东西,你说容笔真的很有趣。你也谈及你们的学月考,谈及你们的成绩排名。可你却再也没有和我谈及你的生活。我真的很羡慕可以和你一起吃饭的,上课的同学,要是我能参与该多好。

这一年的寒假,如愿我终于可以和你见一面。你说我的变化真大,可是你变化也很大。以前的刘海变成了平头,牛仔裤变成了运动裤,腹肌变成了肥肉。可是啊,你桀骜的气息真是一点都没变呢。

我们一起散步跑步聊天吃饭。我每年给你准备生日礼物,当然这次也有。你也送给了我一张名片,动漫的,背面写着你想对我说的。你说那张名片是你最喜欢的。我很高兴,也很喜欢。

可是总感觉我们之间的默契没有了,心与心之间也随着我和你的实际距离的拉长变得更远了。

在毕业前两个月左右,我给你写了一封长长的信,嘘寒问暖。

后来的某一天我问你“我要是喜欢你你相信吗?”

“当然相信了,要不然谁一天无聊写那么长的信”

“哈哈,对啊。要是我死追你不放,你会答应吗?”

你沉默了很久。

“深情不及久伴,厚爱无需多言,我们两不适合做男女朋友。”

“可是喜欢就不行啊”我感觉自己的心甘情愿就这样被你的这句话击垮了。

“那说明你还小。”

“可是我就是喜欢你啊,你明白吗,你住在我心里的太长了太久了,就像蛀牙一样,拔掉要多疼啊。”

“会有更好的人的。”

“你就是最好的啊。”

“你还是太犟。”

“我愿意等你。”

再一次的你又沉默。

然后你说“那你要我怎么说。”

我没再说话,我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给你告白了。心中那么多年的秘密终于说了出来。多么轻松,多么心痛。

五味陈杂。

忙于学业,在那之后我们没有聊过天了,直到毕业以后。

你的脾气变得怪,你不愿意和我说话,不愿和我聊天。

终于有一天,我打开的我们之间的门,然后我问你

“我们之间到底是怎么了。”

“时间。”你毫不犹豫,几乎是秒答。

对啊,的确是时间。我们这么多年的好朋友,就这样就要散了吗。我不愿。

“那么是我变了,还是你has changed.”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的就故意用了一句英语。

“应该用过去完成时。”几乎又是秒答。

我明白我们之间是真的完了。既然你急着要走,我也不好挽留啊。留也留不住。

风决定要走,云怎么挽留。

我只希望你的路越走越好。即使我或许连看的机会也没有。

“我等你考上好大学的消息。”这是你对我的最后一句。

或许这也算圆满吧,我再也不用背负着对你的喜欢,猜测着我们的未来。可是我不愿啊。我每年都给你准备礼物,可为什么今年的这个礼物就是送不出去了呢。

段晨这个名字今后与林蕊再也无关了。

我林蕊,再也没有机会问你吃饭了没,没有机会提醒你穿衣服,没有机会提醒你定期吃胃药,没有机会和你并肩而行。

我只能一遍一遍地看着你的主页,翻着你的动态。可是我再也不会找你。

因为以前我要你,而现在我要脸。

m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