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愿

原创:誉满99

一九八五年我正读高二。那一年暑假,我经历了人生第一次也是至今唯一一次的集体求雨。

我的老家在农村,大山深处。两侧是巍峨高耸的山崖,中间是一条四季奔流不息的山泉,水深及膝,河岸两侧是依地势而修建的梯田。

那时的大山深处,森林茂密,树龄从四五十年到一百多年不等。最粗的大树需要三人合抱。

林中也曾演绎着许多故事,顾名思义:黑瞎子沟,王八窑子,三间房子,七间房子,大窑。最接近山顶的大窑至今还有烽火台的痕迹。

距离沟里大约300米远往上一直到三间房子,此地叫王八窑子。这地方当年树木参天。据老年人讲,这里有无数屈死的、上吊的、无人认领的尸体,囚置于树林之中,无人掩埋,土话叫“囚子”。

住在沟里最深处的人家与王八窑子之间,有一座古庙,这座古庙距离这户人家大约八十米左右,后来遭遇拆除,但尚有遗址。

这年夏天的三伏,连续20多天没下雨,梯田里的庄稼已打绺,玉米高粱这样的大田作物有一半多都发黄了,随时可以点燃。小树有的已干枯,大树没有明显表现,但叶子也蔫巴巴的。河水水位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一左右。

这情景不由让人想起了古诗:烈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木半枯焦,农民内心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真是场景再现!从乡到村,面对干旱,无计可施!

最着急的莫过于农民。于是有天早晨,村中的一位大伯找到了我。我很诧异,一个高中学生怎么能解除旱情?大伯跟我说:天旱的不行,大伙想求雨,可我们写字费劲,这样,我说词儿你给我写,照我说的写就行。

他说着展开一张包装纸,把毛笔和墨水都准备好。我坐好,提笔按他说的写,许愿书是这样的:

东海龙王在上:

我们是大窑岭村民,现在遇到了严重的干旱,三伏天连续20多天无雨,祈求龙王降下牛毛细雨三天三宿。东至东山顶,西至西山岗,南到车道河,北到大窑岭上。若能连降三天三宿,必以猪头供奉,跪拜。下面写着全体村民的名字,年月日。

当天晚上,每户出席一人,而且必须是男人。大家来到庙上,每人头戴着编好的柳条帽子,赤着上身,光脚,只穿一条大裤衩。

有人挑来一担水,这些赤膊男人排成一排,跪向老庙。一人把上述许愿书毕恭毕敬地读了一遍,点火烧掉。一排人同时跪着向庙连续叩首三次。

同时另一人拿着水舀子,把水向空中用力洒去。大伙儿一起喊:求雨啦,求雨啦!连喊多次,身上全部湿了,水桶里水干了,这就算完成任务了。

说来也怪,第二天,天空渐渐出现了乌云。当天晚上就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后来小雨转变成中雨,连续下了两天。

旱地早已下透了,全村人喜笑颜开,大家到四界查看,你说邪门不,雨就集中下在许愿书所求的范围内!之外的500多米范围内,虽说也下了点雨,但只是小雨,有的地方甚至地皮还是干的。

许愿应验了必须还愿!过了几天,大伙儿提着猪头,用几棵高粱杆围成”又”字型,把猪血涂在庙上,恭敬地叩头,以谢龙王。

以后的20多年里,每当遭遇严重旱情,村民就采用这样一种方法,向天借雨,可以说屡试不爽。

几年前的一个夏天,一场严重的干旱再次出现了。全体村民集中在一起,商议着向天借雨。许愿,将来必须还愿;请神,将来必须送神!

商议的结果,每家出200元,准备将来用来买猪还愿。

凡事都有例外,本村的董大一家,拒不出钱。要说这董大,头脑灵活,多年前就做起了买卖,而且一直顺风顺水。他的年收入加起来是普通村民的10多倍,可谓家境殷实。

尽管他家富裕,但他坚决不出钱。理由是:不相信许愿一事。其实他心中有数:打算蹭车!

邻居80多岁的老李头自告奋勇,不但出钱,而且用自家门前柳树上的柳条编了几十顶帽子,供许愿者用。

求雨仪式如期进行,虔诚的村民在期待。董大夫妻经过旧庙时说:就这么个小破庙,还指望得到神灵保佑,真是愚昧无知,一群文盲!

两天后,小到中雨来了,一直下了三天两夜,干旱的土壤喝了个饱,蔫巴巴的庄稼又有了精气神!

全体村民看在眼里,喜在心上。董大媳妇更是高兴,因为没用出钱,待遇相同。

常言说:信神有神在,不信神不怪。信神,必须有敬畏之心;不信,绝不能亵渎神灵。

天有不测风云,先后下过几场雨后,地里不再缺水。正当庄稼长势喜人时,意外发生了。

夏季的一个夜晚,大雨如注。一阵噼噼啪啪的声音传来,村民才发现是冰雹。这冰雹是农作物的天敌,尚未成熟的庄稼被打过之后,茎会被打倒,叶会被打掉,轻则减产,重则绝收。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董大媳妇向外一看,顿时傻了眼:雹打一条线。这条线正好从她家南北通的地里穿过,大部分玉米和高粱已经绝收,只剩靠地边的谷子了。

奇怪的是:打到别人家地里的雹子寥寥无几,简直可以忽略不计。村民们私下里窃窃私语:对神不敬,必有报应!

转眼到了秋季,董大媳妇把剩余的谷子打了下来,放到大院里晾晒。还别说,谷子籽粒饱满,大约能有300多斤,满院里一片金黄!看着这么多收获,董大媳妇的内心充满了喜悦。

当天中午,董大一家搞了个聚会,邀请附近的亲戚朋友到家喝酒,庆祝生意兴隆,财富上涨。赴宴的客人很多,满满四桌。说不尽的高朋大道,满汉全席!觥筹交错,开怀畅饮,那叫一个爽啊!

突然间,一声炸雷响起,向窗外一看:闪电一个接着一个,仿佛是有规律的信号灯!

伴随着闪电,雷声隆隆。正在兴头上的亲友议论纷纷:天气预报说今天晴转多云,难道还能下雨吗?

有人大喊:来雨啦,快收谷子!

话音刚落,一阵大雨,倾泻而下。董大媳妇手拿雨伞,一个箭步冲了出去,两个亲戚随后跟了过来。

雨大风急,雨水向下用力地压着雨伞,再加上风力过大,不但盖不住谷堆,连自己都变成了落汤鸡!

众人七手八脚,火速出击,把谷子收到屋里,再一看:只收到其中一小部分,八成左右的谷子早已随水流走。

后来村民们说起这事,都说,董大一家是惹恼了神仙,神仙把他们家不该得的东西巧妙回收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往事已经淡出记忆,但许愿的虔诚之意,却成为不老的话题!

现在我早已离开故乡多年了,多少回的梦里,我梦见故乡那里遭遇大旱,乡亲们依然虔诚地向天借雨,甘霖遍地。

向天借雨,在我的家乡屡试不爽,如何给出科学的解释?到现在我也百思不得其解。

网络图片/心诚则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