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谈知识分子

一部南明史,一曲灭国音,直叫人唏嘘不已。

小学期无聊到让我这种对明史有巨大偏见的人都需要看南明史打发时间这种令人发指的地步,老骆同志看到我灯下观史并且还能发表下感慨估计得激动地热泪盈眶,肯定会对着东南方祭三根香以聊慰祖宗。

知识分子,这个随着历史变迁不断被中华大地改造并且被誉为民族脊梁的阶层,为什么到了明朝,尤其是南明,会沦陷的如此彻底,一朝重臣,文坛执牛耳者,竟率领整个东林党打开城门跪拜迎接清军,令人扼腕。

何为知识分子?也许现在以我们这种接受了所谓西方思想,接受了所谓先进民主政治思想的人来说,知识分子不属于现在这个功利主义盛行的时代,仍记得教育片《盗火者》的一句话,钱理群先生用“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形容现在搞学术研究的人。知识分子是什么,我们也说不清楚,他可能属于不为五斗米折腰的东晋,亦或是据理力争的唐宋,再不济也是战火纷飞但仍不染风尘,依旧白衣袂袂的民国时代,唯独不属于现在。

我心目中的知识分子,应该是那种学富五车,文能兴国武能定邦,并且不被世俗所沾染的复杂体。简单粗暴的总结下就是低调奢华有内涵。

知识分子的黄金时代应该是春秋战国时期,孟子告齐宣王曰:“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这段话很是让人感动。大争之世对于人才的尊重、对于革新的推崇、对于变法的诉求,都让我们这个时代的文明人肃然起敬。那时候的知识分子和君主的关系用秦孝公对商鞅的誓言可以窥见一斑:“君如青山,我如松柏,粉身碎骨,永不相负”。所以在这个时代的知识分子无疑是幸运的,进可入朝为官一展抱负,退可修书立说恩泽桃李。楚国不重用可以到齐国,齐国不得志可以去鲁国,知识分子真正的是自由的鱼,徜徉于五国七雄的疆域。

后来知识分子得志的唐,虽然不及春秋战国,但也算在历史舞台上潇洒了一回。科举制的推行就是知识分子晋升的阶梯,再加上大唐的恢弘气度,成就了一个风华绝代。不管是胸怀天下的李白,亦或是忧国忧民的杜甫,都能体现出风骨所在。但是牛李党争,就像是山水泼墨画中赫然出现的唐三彩,已经给知识分子阶层抹上了世俗的颜料并且再也挥之不去。这个阶层本来是苍穹连绵雪山都不曾浸湿的衣衫,最终被十丈软红拉下神坛。

这个神,最终被浸在染料缸里从此再也调不出清凉的色调就是从明后,明朝的东林党和阉党之争,实实在在的给自己抹了把灰儿。号称是高级知识分子的东林党与阉党骂作一团,并且在南明,大量的国家权臣跪了大顺后又跪了清,洪承畴、祖大寿、钱谦益.............乱作一团全然不知气节为何物。陈寅恪先生在自己眼睛看不见的情况下以诗证史,最终完成80万字煌煌大作《柳如是别传》,所谓的东林党领袖,江南文坛的执牛耳者钱谦益,竟然不如一名妓柳如是懂得何为民族大义,何为名士气节,何为士族风骨,率领东林党大批文臣打开明朝陪都南京的大门,跪迎清军,最终也没有听柳如是的话“是宜取义全大节,以副盛名”。令人扼腕。

放在当代,我们已经把知识分子妖魔化了,一方面是因为这个阶层确实不太给力,不管是被爆出的叫兽砖家还是贪污的某校长,都给这个阶层扯下了遮羞布。还有一方面原因,这个社会没有给我们足够的安全感,不管是女神到女汉子的演变还是女强人都可以窥见一斑。因为没有安全感,所以就不会存在信任感,自然而然的,学者的话就会丧失可信度。被冠以公知五毛等别称,论坛微博风生水起各种撕逼混战,小丑跳梁而不自知。

喜欢看历史的人大体都能总结出一个规律,在封建君主专制时期想要成就一个好的时代,首先要具备三要素,开明的君主,能干的权臣,强悍的军队。如大唐盛世,君有李世民臣有魏征将有李靖等。能干的权臣就是知识分子阶层,但是这个阶层因为矫情,也是最容易被改变的阶层。儒家里说大丈夫应该以死殉国方显民族气节,儒家还说了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侍呢。在我这儿,如果你是前朝的国家重臣沐浴皇恩,如果国破,那就该守节,如果只是前朝臣子未能感叹皇恩浩荡那新朝来临我要当公务员就无可厚非了。唐七公子在《华胥引》中对与君拂的塑造尤为成功,特别是君拂殉国时的一番话现在听起来都觉得掷地有声:“倘若叶蓁是一国之君断不会不战而降令社稷受此大辱。社稷死,叶蓁死,这本该,是一个公主的信仰”。

用特别喜欢的一句话结尾,“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那就别去照亮别人。但是,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洋洋;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更有力量的人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曼德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