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奖最接近的人,竞是放牛娃考研3次,读博7年

他就是薛其坤 ,

1963年12月,

他出生于山东临沂蒙阴,

这是个贫穷的农民家庭,

他从小就帮父母种田放牛。

父母对他的学习不太在意,

也没指望他能有多大出息,

没想到他竟在17岁时考进了山东大学。

大学本科毕业后,

他被分配到曲师大物理系工作,

一心想报考哈工大研究生的他,

开始边工作边考研,

没想到第一次数学只考了39分,

落败后他没有气馁,再次苦读,

结果再一次物理又只考了39分……

连续两次落败后,

身边朋友都劝他别固执了,

他却笑笑说:

“我是山里出来的孩子,

考不上不算打击。”

于是他又鼓起勇气考第三次,

这一次终于考上了中科院物理所。

可天资不聪颖的他,

还是比别人慢了好几拍,

别人5年就能读完的博士,

他却读了整整7年。

比别人笨,还比别人慢,

让他觉得前途一片茫然,

再加上当时他已结婚生子,

得给家人提供更好的生活条件才行。

看着身边朋友纷纷下海,

他也犹豫要不要放弃科研生涯。

就在这时,他迎来了命运转折点,

1992年,日本东北大学教授樱井利夫,

要从中科院挑选中日联合培养的博士生,

而他被意外选中,

得到留学日本的宝贵机会。

樱井利夫

没想到,

他在日本的生活也很是曲折。

导师樱井利夫以严格著称,

要求他一周必须工作6天,

无论刮风下雨都得准时到实验室。

更让他感到绝望的是,

他英语实在太烂,根本听不懂课。

更别说做实验了。

和他一起留学日本的同学,

有不少都打了退堂鼓回国,

他本来也想放弃,

却因为一通电话彻底改变了主意。

他跟还在读幼儿园的儿子通电话时,

儿子用稚嫩的童音念书给他听:

“我是中国人,我爱自己的祖国……”

这句话猛地戳中了他的心脏,

他突然醒悟,他身为中国人,

就不能丢祖国的脸。

1999年,他回到祖国工作,

一路走来跌跌撞撞的他,

终于步入康庄大道。

先是晋级教授,41岁时又成为了,

中国科学院最年轻的院士之一。

日本留学的经历,让他相信:

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

但努力是无限的。

所以他回国后仍然很勤奋,

每天早上7点就到实验室,

一直干到晚上11点才离开,

学生们亲切称他为“7-11”,

也曾暗暗跟他较劲,

和他比谁先到实验室、谁最后离开,

但这么多年来都无人能赢他。

他没休息过一个完整的假期和周末,

每年平均工作时间在330天以上,

年平均工作时间高达5000小时。

他这么拼命,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

科学发现只有第一、没有第二,

只有争分夺秒、没有退路。

这是他作为中国科学家,

肩上背负的沉甸甸使命。

除了专心科研,

他也没有忘记为祖国培养人才。

平时,学生不管在哪里见到他,

他总是会对学生咧着嘴笑,

质朴真挚,还很亲切,

学生们都说他是个“好人”,

可一旦遇到跟科研有关的事,

他就成了学生眼中的“坏人”,

严肃无比,要求近乎苛刻。

他觉得科研不是一个人的单打独斗,

而需要一个团队的合作。

功夫不负有心人,

2012年,他提出界面高温超导,

2013年,又发现量子反常霍尔效应。

他率领团队仅用4年时间,

竟然就攻克了科学史上这近百年的大难题。

他的实验成果一旦应用,

将大大提高电能的利用,

甚至会掀起科学风暴,

改变个个行业,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

未来,超级计算机将可能只有iPad大小,

智能手机内存也许,

会超过目前最先进产品的上千倍,

除了超长的待机时间,还拥有无法想象的快速。

这项里程碑式的实验成果,

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可。

可他却觉得:只要勤奋、执着、专注,

就不会在世上一事无成,

理想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只要学生真正做出一番事业,

他愿意衷心地祝福学生们。

现在已经50多岁的他,

仍然还没有停下脚步。

他还想为祖国继续培养更多人才,

让更多富有才华的年轻人,

投身到科学的旷野中发现更多迷人的风景,

让科学家成为人们的偶像,

让做科研,不再和贫困、枯燥挂钩。

他说:这个世界上的偶像有很多种,

不一定非要是唱歌、演戏,

每个职业都能成为偶像,

年轻人对偶像的崇拜,也可以变得多元化,

向励志的人致敬 ,并向高手学习,把学习当成是一辈子的事业。

努力吧!骚年!

你说对不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