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流年遇到你

幸好流年遇到你

华灯初上,香阁里拉酒店婚宴现场。

离婚礼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开始了,坐在休息室里等待的叶绵绵突然感觉有些不太舒服,脑子里有些眩晕,难道是感冒了吗?

“牧之……姗姗……”

宋牧之是她的未婚夫,叶姗姗是她的继妹,她找了半天也没有看到人,怎么在这个节骨眼上,两个人都失踪了?

算了,自己回家拿点感冒药先对付着吧!反正婚房就在附近不远。

开车五分钟就到了。

为了能够跟宋牧之过得幸福甜蜜,这整套婚房全部是她自己亲手设计装修,布置得十分温馨喜庆。

推开门之后,她便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家里有动静!这个时间点,所有的宾客以及宋牧之都应该在酒店才对!难道是小偷?

她放轻了脚步,走到了主卧室前面,卧室的门虚掩着,里面有声响传出来,她小心翼翼地看了进去。

这便看到一个面容英俊的年轻男人,西装上还捌着新郎的胸花,他慵懒地半躺在婚床上。

而那女人将粉红色的小礼服一直褪到了雪白的腰际,骚首弄姿地勾引着他。

“牧之,我比姐姐年轻,比姐姐漂亮,比姐姐身材好,你为什么非要跟她结婚?我一想到你今晚要跟她洞房就很不爽!”

“姗姗,再忍耐一下!等我跟你姐结完婚以后,我才能够拿到她手里那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女人的手已经饥渴难耐地抠住了男人西裤的皮带,迫不及待想要跟他做那种事情了。

“哼,你不会是爱上姐姐了吧?当初我把你带进叶家的时候,你答应过我不对姐姐动心的。你要是真想她手里的股份,直接弄死她不就行了,反正她现在唯一合法的继承人就只有我了!这样偷偷摸摸三年了,我一分钟也不想忍受下去了。”

“乖,我当然不会对她动心,你看这三年我都没有碰过她的,唔……姗姗!别……”

看到这里,叶绵绵整个人如坠冰窟。

那个男人正是自己爱了三年,正准备今天结婚的新郎宋牧之。

而跟他撩骚的女人正是她的继妹叶姗姗……

虽然叶姗姗是她的继母带过来的拖油瓶,跟她并没有半点血缘关系,但她一直将叶姗姗当成亲妹妹疼爱。

在爸爸去世之后,她甚至打算将手里的一部份股份送给她。

叶姗姗这些年一直乖巧温柔,每天姐姐前姐姐后叫得十分亲热的,也跟她十分亲密。

没有想到,自己最在乎的两个人竟然一起背叛了她。

她此时恨不得冲进去,将两个人撕得稀烂。

最终,她还是冷静下来了。

她颤抖的手从包包里拿出来手机,将这一幕给无声地录制下来了。

许久,她将手机放进包包里,然后悄悄地掩上房门,慢慢地退了出来。

一口气跑到空旷的地方,扶着广告牌,一时间心情悲愤到了极点。

她生生地忍着,将这眼泪给逼了回去。

两个贱人,我不会让你们如愿的!

十五分钟之后,婚礼准时举行。

所有的宾客都就位了。

西装革领的宋牧之正在焦急地张望着。

万千的期盼之中,一身白色婚纱的叶绵绵这才从外面款款走了进来。

此时叶姗姗穿着一身漂亮的粉色小礼服,一脸的温顺小意。看见叶绵绵这便还是十亲昵地迎了上来,“姐姐呀,你怎么现在才来呀!我好担心你呢!刚才一直打你的电话你怎么不接呢?”

叶绵绵双眸微带讥诮地看着她,冷笑了一声:“你真的会担心我?”

若不是亲眼所见,怎么会相信这个温柔乖巧的小女孩竟然会在她背后捅刀子!叶绵绵心里一阵恶寒。

叶姗姗看到叶绵绵的态度变得很冷漠,做贼心虚的她不敢上前去挽叶绵绵的手臂,讪讪地退到了一边。

“姐姐回来我就放心了,那赶紧开始婚礼吧!”

宋牧之理了理笔挺西装的下摆,手里捧着一束红玫瑰花,面带微笑地走到了叶绵绵的面前。

此时,舞台上的大屏幕上开始滚动播放着两个人的婚纱照片……

在喜庆的音乐声中,他单膝向她跪了下来。

灯光笼罩在他身上,他依旧是那么的帅气温柔,他脉脉含情地看着她:

“绵绵,我愿意用一生来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她微微勾唇,讥诮地看着他,“不愿意!”

顿时,场面变得尴尬了一些,音乐声也停了下来。

宋牧之见势不妙马上站了起来。

“绵绵,你怎么啦?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你别闹行吗?”

他的语气一如往昔的温柔宠溺,若不是她亲眼看见,怎么会相信他是这样的渣男。

“哈,我闹!真是可笑,你给我听好了,我不会嫁给你,现在不嫁,将来也不会嫁!背着跟我妹妹偷情,合谋算计我的财产,给我设了这么大一个圈套,然后看着我我往下跳!我要是瞎了才会嫁给你呢!”

叶绵绵此言一出,顿时全场都炸了,宾客们议论纷纷。

叶姗姗闻言更是不依不饶,一脸委曲地说道:“姐姐,你怎么能这样羞辱我?分明是你在外面有了野男人,想把姐夫踹了,无端端地想拉我当挡箭牌是不是!”

宋牧之的脸色也是难看到了极点,“叶绵绵,你今天给我把话说清楚。这个婚可以不结,但你不能污没了姗姗的清白。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狠毒不要脸的姐姐。”

“我不要脸?我狠毒?哈哈哈,真是搞笑,那我就让大家见识一下什么叫做不要脸!”

叶绵绵按下了手机上的一个键,片刻之后,原本播放婚纱照片的大屏幕上,突然开始播放一段激情的视频。

视频里的女人妖娆地摇动着雪白的腰肢,一边兴奋地呢喃着:

“姐夫,姐夫,你是我的了……绵绵这个傻子,永远只能做我们的垫脚石,姐夫姐夫,快说你爱我……”

此视频一放出来,宾客全部爆场了。

叶姗姗羞得满脸通红,惊慌失措地捂着脸哭了起来,“姐夫,牧之……快把视频关上,快关上。”

宋牧之直接搬起了一把椅子,狠狠地砸在了大液晶屏幕上。

哗的一声,屏幕破裂,玻璃碎片落了一地。

“诸位,今天的婚礼到此结束。这视频一定是叶绵绵找外面的人PS出来的,大家不要相信,回头等我解决好了,会给大家一个交待。”

叶绵绵的父母都过世了,今天到场的大部份都是宋家的亲戚朋友。

宋牧之此话一出,众宾客纷纷识趣地离席,一瞬间走了个干干净净。

宋牧之狠狠地扔掉了手里的椅子,然后朝着她直逼过来。

叶绵绵从宋牧之的眼里看到了那一抹狠戾。

她转身拔腿就跑……

“叶绵绵,你给我站住!”

宋牧之的暴喝声从身后传来。

叶绵绵根本不理会,反倒是越跑越快,她踢掉了高跟鞋,就这么穿着袜子飞快地沿着走廊奔跑着。

冲到电梯门口,匆匆地跑进去,然后按下了一楼。

宋牧之赶到的时候,电梯门正好合上了,他被拦在了门外。

叶姗姗随后也跟了上来,伸手从身后抱住了他的腰,语气软糯温柔,“牧之,别生气!我早就说过,她没有什么好值得你留恋的。她用心险恶,歹毒至极,你对她一念之仁,她却是翻脸无情,六亲不认,看看她今天所做的一切,就是想要让我们身败名裂。”

宋牧之微微皱眉,“是我太小看她了。”

叶姗姗并不想让宋牧之看到自己阴暗的一面,温柔地挽住了他的手臂,“牧之,反正我们是要在一起的。她既然公布了,我们就明正言顺地在一起吧!至于她手里的那些股份,等她死了也是我继承的……”

“也好,我先去应酬一下宾客!”

“好的,我上个洗手间,一会就来!”

等宋牧之走远之后后,叶姗姗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脸色瞬间变得狰狞。

“听着,原先我给出的价格再追加十倍,多找几个男人玩到她怀疑人生,最好让她跳楼自杀……我已经给她下了药,这药应该快发作了,她逃不远的。”

进入电梯间之后,叶绵绵后背靠着电梯,那种晕眩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

之前跑回家去的时候,被气晕了头也忘了拿药这回事了,这感冒也来得太猛烈了吧?

她娇软的身子里就像有一股无名的邪火四处游蹿,浑身燥热难耐,连呼进来的空气都是灼热的。

迷迷糊糊的她并不知道,此时电梯是上行的。

电梯一直将她带到了酒店的29层。

她看见电梯门打开了,不顾一切就冲了出来。

正是整个酒店里最奢华的总统套房区,这里是超级土豪们的专属领地。

奢华的红地毯一直铺到了走廊的尽头,精工琢雕的欧式房门就像城堡一样。

那门是虚掩着的,一推就开,她进去以后直奔洗手间。

迫不及待地将身上的婚纱脱了个干净,然后拿起水笼头,打开花洒对着自己的身体冲。

可是即便是这样,仍旧无法缓解内心的焦灼。

仿佛有无数小羽毛,无处不在地搔着她,让她奇痒难忍又灼热无比。

许久,她才隐约想起,在叶姗姗消失之前,曾经十分“体贴”送了一杯奶茶给她喝下。

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根本不是什么感冒,而是这个恶毒的女人给她下药了。

在浴室里冲水了十几分钟,那种浑热感还是不减反增,而且越来越难受,她胡乱地扯着一条浴巾裹着自己,跌跌撞撞地走向卧室。

朦胧的壁灯下,卧式大床上躺着一个男人……

本能告诉她,他身上有她想要的一切,她情难自禁地爬到了床上,伸手扯开了盖在他身上的丝被。

那微末的理智早已经被药物冲淡,她只知道他能够让她不再这么痛苦。

轻微的触碰却引起了男人更加强烈的反应。

就如同干柴遇见了烈火。

男人结实的胸膛就像着了火的岩石,他反扑过来,有些粗暴地撕扯掉她身上的浴巾,近乎疯狂地亲吻着。

残存的意识让她隐约知道自己在做一件很羞耻的事情。

但是本能的需求还是让她身不由己地伸出雪白的手臂紧紧地抱住了那精壮有力的男性身躯。

一丝淡淡的痛楚之后,叶绵绵恍若坠入一场瑰丽的梦中……

她的意识时尔清晰,时尔模糊,像沉溺在深海之中,猛然间,有一只充满力量的臂膀揽紧了她的身子,漂浮之间,掌握着她的生死。

次日清晨。

她这才醒过来。

稍微动弹了一下,她便感觉到自己全身酸软,整个人仿佛被卡车碾压过一样,颤抖的双腿几乎都合不拢了。

微微抬眸间,这便看到了地毯上凌乱的男性衣物,空气之中散发浓浓的暧昧气息。

她这才想起来昨晚荒唐的一夜。

猛地转过头,那男人竟然还在……

这男人五官是完美到了极致!

凌乱的短黑发下面,是一张冷峻的容颜,高挺的鼻梁,樱粉色的薄唇微微勾起。

他身上脱得一丝不挂,只有一条真丝的被单横裹在腰间,精壮的身躯让人血脉喷张。

目光自上而下,可以看到他纹理分明的八块腹肌,性感的人鱼线以及笔直修长的腿。

既然是意外,就当作一夜之情吧。

反正这男人长得这么帅,她也没有吃亏。

她赶紧放轻了动作,将被子轻轻地掀开,光脚踩在了柔软的地毯上。

弯下腰捡起地毯上的胸衣走进了洗手间。

对着镜子,她看到了自己雪白的身子布满了痕迹。

昨晚火热的细节又变得清晰起来,她的小脸瞬间红得发烫……

这男人是八辈子没有碰过女人了吧!完全不知道什么是节制!

她胡乱地穿好有些凌乱的婚纱,在男人还没有清醒的状态下,她赶紧推开房门往外逃。

就在叶绵绵离开不到十分钟之后。

卧室里响了手机的铃声。

躺在床上的年轻男人这才慵懒地睁开了长眸,修长的手臂顺着声音找到掉落在地上的手机,精致的眉目之间带着几分慵懒。

“慕总裁,集团例会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开始了,您现在人在哪里?”

“姜秘书,你开车过来接我……我在……等等,算了。”

慕寒川挂断了电话,他看到了床上那一片殷红的血迹,像盛开的红梅,一簇簇的很是显眼。

原本以为只是一场宿醉,想不到昨晚上还睡了某个女人?

他修长的手指按着太阳穴,努力地回忆着昨晚上发生的一切。

虽然并没有看清楚那女人的模样,但是她温软销魂的滋味却让他印象深刻。

白色的大枕头旁边,一只月牙形状的小耳钉在灯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他伸手将耳钉捡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放进了自己的钱包里。

半个小时之后。

叶绵绵从出租车上下来,她身上还穿着那脏兮兮的婚纱,刚走到拐角处,便发现家门口停了一辆警车。

她连忙藏在了常青灌木后面,再仔细从树叶间隙里看过去。

便看到了西装革领的宋牧之正在跟警察周旋。

“警官,我的新婚妻子失踪了,她患有精神方面的障碍,这是她的精神病医生给的诊断证明。麻烦你们一定要帮我找到她,我真的很担心她,主要是她有暴力倾向,我担心她在外面会攻击其他人。”

“是呀,警官大哥,我姐姐她在深城举目无亲,我可怜的姐姐,我真的好担心她啊!警官大哥,麻烦你们一有她的消息马上就通知我们呀!”叶姗姗拿着纸巾擦着眼泪,一脸伤心的模样。

特么的,好险恶!为了谋夺她的财产,连精神病诊断证明都准备好了,看来这两个人早就谋划了好了。

她现在若是现身的话,恐怕就会被永远地关进精神病院,再也无法翻身了。

一个是你的未婚夫,一个是最疼爱的妹妹。

曾经最亲密的两个人,一起联手害你,稍有不慎都会坠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叶绵绵悄然退远了一些,然后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手机一直在响着,屏幕上是宋牧之的手机号码在闪烁着。

见她不接电话,他发了一条短信过来,

“绵绵,别闹了,你快点回来,我们好好谈谈!”

呵,谈你MMP,老子才不上当。

等她回去之后,他肯定第一时间把她送到精神病院去,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将她的全部财产都抢走了。

她给自己的好闺蜜纪乔希发了一条短信。

下午三点,纪乔希匆匆地赶到了机场,手里还拖着一只行礼箱。

“按照你的吩咐,我先给渣男打了一个电话,说你在我家里。等渣男跟姗姗离开之后,然后我就用你给我的备用钥匙打开门。现在帮你把身份证护照之类的拿到了,还有钱包和首饰,衣服也收拾了一些,你看够不够,还需要什么?”

叶绵绵以前太信任宋牧之了,所有的钱都放在宋牧之手里。

而现在她唯一值钱的就是结婚买来的这些首饰了……

“乔乔,太谢谢你了,一样都不缺,这些首饰全部送给你。还有,我已经办了一个公证书,把我的婚房委托给你帮我出售,等我离开之后就把房子卖了。渣男,我一分钱的便宜都不会留给他的。”

“宋牧之就是个流氓,你孤家寡人一个,斗不过他的。你赶紧订了机票走吧,以后再也不要回来了。等我帮你把房子卖了,钱会转到你账户上的。还有,这些首饰你自己拿去换钱吧,以后在国外需要用钱的地方很多!”纪乔希紧紧地抱住了叶绵绵。

“谢谢你,乔乔!”

叶绵绵告别纪乔希之后,这便拖着行礼箱匆匆地走进了机场,坐上了前往法国巴黎的飞机……

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就在她抵达巴黎不到一个月,她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怀孕了。

五年之后。

米兰达时装公司深城分公司。

叶绵绵穿着一套优雅得体的时装站在自己的办公室窗子跟前,鸟瞰着这个已然发展成国际化的大都市。

若不是因为工作需要,她或许永远都不会回来。

她在法国巴黎进修了时装设计专业,一年前毕业的时候入职米兰达时装公司。

今年米兰达公司因为开拓国际市场,在深城开了分公司,将她任命为公司的高级时装订制师并且兼带负责管理整个销售部。

“绵绵,今天这位客户非常重要,他的西装都是在意大利的一家奢侈品牌订……之所以选他,是因为他深城的首富,他的衣着品味都是整个深城高层人士的风向标,许多人都喜欢向他跟风。你只要能够搞定他,接下来我们攻占整个深城的市场都不成问题了。”

杨总经理将一叠资料推到了叶绵绵的面前。

叶绵绵拿起那张烫金的黑色名片,纯黑的底色,上面的文字都是烫金的,在灯光泛着低调的奢华感。

亿皇集团的总裁慕寒川!

慕寒川三个字是手写的楷书,刚劲有力,龙飞凤舞,线条完美无可挑剔。

“对了,这个男人比较挑剔,脾气也不好,很难相处,你要小心一点。”

她出自在一个裁缝世家,爸爸和妈妈都是服装设计师,从小耳闻目染的,她在时装设计这方面就有着独特的天赋。

长大以后她就在爸爸创办的天虹时装公司里实习……如果不是遇见了宋牧之这个渣男,天虹还在她的手里。

“土豪都有点小脾气,我懂的……杨总!请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叶绵绵十分自信地说道。

半个小时之后。

叶绵绵抵达了目的地……

在这一片高档写字楼的中间,有一幢摩天大厦格外霸气,在阳光下通体玻璃都绽放着金色的光芒直冲云宵,有如帝王一般盘踞在天地之间。隐约可见玻璃外墙壁有巨大的中英两种字体,亿皇国际集团。

在前台的指引下,她上了前往二十九层的电梯。

宽敞豪气的总裁大办公室里,叶绵绵终于站在了慕寒川的面前。

这个男人身形修长,即便是坐在真皮的大BOSS椅里面,还是显得很高,黑西装搭着白衬衣,简洁之中透着大气,低调之中透着奢华。

她的第一眼,先是打量了他全身的衣着,西装,衬衣,领带……腕表,细到每一粒扣子的款子和颜色。

这完全是一种职业病,她习惯于从一个人的穿着来判断一个人的品味和性格。

然后通过看对方的穿着口味,也可以了解一下竞争对手的实力,再从脑海里大致地勾勒一下自己创新出来的设计。

然后,她才注意到他的容颜。

这男人侧着身子坐着,他的双眸正盯着办公桌上面的电脑,有三部笔记本电脑,全部都开着视频,视频另一边都是不下于千人的大会场,他在开视频会议……

他皮肤白皙,五官十分精致,帅气霸道的飞机头发型。

修长的手指拿着一只金色的钢笔在写写划划。

这是一个有品味有颜值有魄力的年轻男人……他很忙碌也很专注,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她足足等了半个小时,直到会议结束了。

他切断了视频,摘下耳机,手指习惯性地揉着紧皱的眉心,整个人显得十分疲惫。

许久,他才转过脸来,一双冷峻的眸子瞟了她一眼,“给你三分钟时间!”

正脸比侧颜更是帅的惊人,特别是那一双幽深的双眸,简直能摄人心魄。

叶绵绵一时看得呆了去,不过,为什么隐隐觉得在哪里见过?

续阅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读点故事懂人生”,请转载注明出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假如能让我给你写封信,我会说“某些人整整24小时都没有理我了。你是生气了吗?你怎么能不理我呢?太过份了吧?这...
    请叫我妖精阅读 20评论 0 2
  • 1.但凡未得到,但凡是过去,总是最登对。 ——《似是故人来》 2.无论热恋中失恋中,都永远记住第一戒,别要张开双眼...
    羁鸟何日归旧林阅读 158评论 0 5
  • 我亲爱的儿子, 在弟弟两岁生日来临之际, 我忍不住感叹,时间过得好快! 转眼间,你已经8岁了, 而弟弟也已经两岁了...
    小汪小小汪麻麻阅读 68评论 0 4
  • ​每天进步一点点。 今天我想给大家分享的一本书叫做《重要的事情说3点》,本书的作者是是日本的经营战略专家八幡纰芦史...
    好拉好拉阅读 1,32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