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此记录疫情期间一次失败的旅行

在寒假经历了三个多月之后,5月初终于如愿以偿的上班,刚刚上班面临一堆问题,需要一点点的去解决,连续工作十天之后终于问题也解决的差不多了,7号晚上公司群里发了一个有需要休息的就可以休息了借此来慰问这么多时间大家对于工作的辛勤,因为工作的压抑,在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就惦记着离开北京,出去玩一天放松一下心情,因为8号有事,计划是8号下午去天津,去自己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呆一个晚上,8号早上上班的时候看到一个新闻,说的是泰山景区,想到自己最近一次去爬山就是在三年前的冬天去爬了一次泰山,这次给自己来一个说走就走的旅行吧,计划下午三点从北京南出发到泰安,晚上爬个泰山,看个日出,周日上午回北京。

其实在做这个计划的时候自己内心是十分纠结的,第一个是疫情期间四处瞎窜,对于自己周围的人会有一些不好的影响,还有一个自己这三年日渐臃肿的身体,能否支撑自己这种高强度的巨大训练,尤其泰山的十八盘,其实细想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就是不想去,下班回家睡觉是一件多么美丽的事情,为什么要折腾,其实是内心抗拒出门,不想出去,就给自己找了各种各样的理由,其实生活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因为你不想,所以就有了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推迟你的行动。

其实做这样的决定还是很兴奋的,自己早就过去了之前那种说走就走的行动力,每天照常上下班,生活相对来说算是可以过得去,唯一缺少的就是那前几年内心的冲动,身体缺乏了太多的行动力,所以为了重返青春,回忆一下自己的当年,就有了这样的一个疯狂的决定。

当我把这个消息发给我的高中和大学同学群里的时候,大多数说的是你可以的,可见其实很多人骨子里有着这样的冲动,但是生活让自己缺乏了说走就走的勇气,记得大学群里有个同学说的是有钱真好。

原计划下午3点走的我因为公司里面一堆事情,道下午五点半,临走的时候又有些事情耽搁,从公司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6点十分,北京南去泰安的高铁最晚是下午六点十四分,肯定赶不上了,这时候内心的抗拒心理又在劝导自己,这不赖自己,对于自己是一个多好的说辞。

既然说好了要怀念青春,这次就做到底吧,查了一下去济南中转,下午7点8分有一个北京南到济南西的高铁,到达济南西是晚上八点半,九点半从济南站到泰安市最后一班高铁,十点到达泰安,晚上12点从红门爬山,从南五环到北京南站一般是30分钟左右,但是在这个时间点不知道是否堵车,于是没有着急买票,打车去北京南,路上还特意查了一下,特殊时期,景区门票预定还有2000张,就想着等到了济南西就预订门票,其实在打车去北京南的时候心理也是两个人在一直打仗,想着现在回去刚好,或者现在去某个地方吃个好吃的更好,不想这么折腾。


打车去南站
奔赴济南路上

还好天遂我愿,路上没有堵车,预定了一张高铁票,到北京南的时候刚好检票,急急忙忙冲进车 厢就打开微博看看今天泰山情况,8号当天泰山刚下过小雨,晚上天气是阴天,不过还是坚持过去,在微博上看评论当天多少去爬山的和当天去爬山的人反馈的泰山情况,小牧老家是沧州的,北京到济南,路过沧州,就这个还惦记着要不直接沧州下车,在沧州玩,明天回北京,还是强忍着了,有时候发现一个人在一个小环境呆习惯了就不想去换个环境突破一下舒适区,在一个大环境中往来频繁了,就不愿意去一个未知的环境去探索发现。


济南一小时游

下午八点半跌跌撞撞自己到了济南西,出站后就赶紧预定泰安的高铁,从济南西打车到济南站,但是在做这个之前先打开泰山的公众号预约门票,此刻是一个惊喜啊,两个小时的时间门票已经没了,意味着自己至少当天是进不去泰山了,在济南中转的我进退维谷,不知所措。


扎心了,出行宣告失败

后来继续回到济南西,晚上灰溜溜回北京没有地方去,刚好又个回沧州的,在晚上10点高铁到了沧州西下车,济南回沧州的路上三节车厢里面就我自己一个人,在沧州住了一晚,第二天回到了北京。


回沧州
孤零零的站台
清冷的车厢

说走就走的确很热血,但是路上会经历很多的内心挣扎以及未知因素,我就是一个典型的失败案例,反观回来,出行的价值不一定是景区的东西多么优质,景区饭菜多么好吃,景区景点多么的美丽,更多的是在享受出行的这个过程,就像这次出行,在路上很多原来想不通的能够很顺利的想明白,原来不敢做的这次之后就有了动力继续去做。

哪怕是这次旅行成功,我想不会是在山顶看到日出的那一刻,而是在自己经历了一天忙碌的工作,奔波几百公里,最后费劲就九牛二虎之力,熬过了寒冷,饥饿,体力虚脱之后去到了自己想去的地方,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风景,或许在这个时候我才有资格发出感叹,可惜失败的我在下一次还会有类似的冲动,不为别的,只为了不让生活将自己捆绑的死死的,丝毫无喘息的时间!

今天刚过到南京玄武区,南京的雨让我想起上次出行的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