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向者:我一踏出舒适圈,就成了炮灰

01  

第一次被劝退是因为太不合群了。归结起来还是自己本性内向,不擅长团队合作。  

切割零散的会议,团队各抒己见的头脑风暴,让我感觉注意力涣散、无所适从。  

上司似乎也感觉到我的力不从心,两方都有了离意,所以当时劝退的谈话进行得顺利又爽利。  

想起父亲也是这么个内向的本性。记得我幼年时,父亲有一次升迁调岗的机会,最后他错过了。回到家低着头,灰头土脸的,有些失落。  

我妈叨叨了好久,说你怎么不学谁谁送个礼呢,都是同乡怎么不会多说点好话。  

我不怎么理解他失落的表情。只是他后来漫长的职业生涯里,都少有升迁的机会。  

后来到他慢慢老去的时候,还被调到了更加吃力不讨好的边缘岗位。  

只能在家里发一通公司不善待老员工的牢骚。  

相比外向者的活熟,内向者真的难以靠交际抓住机会。因为人际交往,对内向者来说,真是耗神费力的一件大麻烦事。  

这里要说到,“内向”并不是一个贬义词,只是现代的家长、学校、公司都偏爱外向者,外向的确是很容易刷好感度的性格。  

可“内向”与“外向”一样都只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特质,是刻录在DNA中的本性。  

现代社会结构的设置,从学校到工作场所,都对内向者不太友善。  

社会有点太重视团队氛围以及团队精神的培养了。以至于忘了,占总人口50%的内向者是需要一定个人空间,培养高度专注度去产生创意和创造价值的。  

在学校时,总归有个公平的渠道,让内向者有机会表达自身的优秀。  

记得在我读小学时,很喜欢解数学题。有段时间数学老师换得很频繁,基本上一个学期一换。  

每个初次到来的到老师,都一致定义我为差生。主要原因是我只会默不作声练习题目,不敢举手回答问题向老师刷好感度。  

虽说每次小考成绩总能刷新一次老师的感官,可是这种好感建立没多久,另一个老师就来接替她的岗位。  

好感度需要不断刷新,这种逼迫自己“大胆发言”的方式却让人极其疲惫。  

内向的我,后来演变成在默默的刷题过程中获取成就感,对于他人的好感已早熟地感到宠辱不惊了。  

后来我越发感觉到,学生时代的考试是唯一一次对内向者公平的衡量。  

优秀、聪慧和刻苦的内向者,虽然不能在课堂举手发言,向“上级”刷好感度。  

总归有一次以沉静专注发挥自己制胜的考试,一次能刷新一学期的好感度。  

02  

于是乎,为了帮助内向者,在离开校园这个还算公平的舞台后,在人际交往中如鱼得水地刷好感度,一位外向者攥写了一本内向者圣经——《内向者沟通圣经》。  

里面提到让内向者踏出舒适圈,不断锻炼自己,以活得像个外向的人。  

这个建议让我一度怀疑,“踏出舒适圈”这个概念也是由外向者攥写,启发外向者如何管理内向者的规则。  

踏出舒适圈这个概念重点在广,而不是精。一项技能是不够用的,要跨界掌握多项技能,生活才有无数可能。  

两三个老友的生活是一潭死水,要拓宽交际圈,交更多新朋友。  

可是对于内向者来说,踏出舒适圈精力耗损极大。内向者适合专精耕耘一片土地,而不是大水漫灌,灌木杂草小麦都灌个遍。  

从神经科学的角度来说,外向者和内向者的大脑构成本来就是不同的。外向者喜欢接受更多的刺激,而内向者总是避免更多外界刺激。  

一个是希望更多的社交、更多的技能、更多的生活可能。一个是希望更少更少,专注在一个点上。  

内向者的大脑更易于不间断地受到刺激,而外向者的大脑要安静得多。这能够解释为什么内向的人会想办法摆脱环境的刺激,而外向的人则会寻求更多的刺激。  

但是,倾向于接受更多刺激就一定更好吗,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接受更多刺激、多次切换注意力的模式有助于提高工作能力吗?  

这里要引入深度工作的概念:  

在无干扰的状态下专注进行职业活动。这种能力能够创造新价值,提升技能,而且难以复制。  

而相对的就是浅工作:  

在受到干扰的情况下,开展一些琐碎的事务性工作,例如接打电话,发送邮件,不停地进行会议,切割人的注意力。此类工作通常不会为世界创造太多的新价值,且容易复制。  

浅工作最大的弊端是,有可能一年那么忙碌下来,技能的掌握度还停留在最初的阶段。  

不善人际的内向者,虽然不能很好地在上司面前刷好感度,在团队合作中也显得寡言木讷。  

但他们进入深度工作的能力还是很强的。因为极力避免受到外界刺激的内向者,本能上是倾向于高专注度工作的。  

掌握操作一款难度极高的软件、将一个技能反复磨练至精深,都是从深度工作中得到的。而且你一旦掌握了便带在了身上,即使换了一个东家,这项技能也是跟着你走的。  

相比较而言,好感度这东西是需要不断刷新的。换言之,在一个东家里刷的好感度,到了下一个东家那儿需要重新刷一遍。  

更通俗的比喻,就像在学生时代,一个学生从小学升到初中,再升到高中,不是靠前一个班主任的好感度,靠的是这么多年积累的知识和学习能力。  

深度工作的意义就是在培养这种带得走,而且能随着时间积累的,专属于你的能力。  

03  

再来说另一个不鼓励内向者踏出舒适圈的原因。  

大多数人不敢踏出舒适圈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恐惧,至于恐惧的原因,很多人归纳为未知。但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因为不合适。  

“我不适合这个领域,我也不适合这份工作。”  

“舒适圈外的全是地雷区,所以我宁肯一步都不踏出去。”  

的确有许多内向者听信励志人士的鼓舞,逼迫自己踏出舒适圈,以活得像个外向的人,放弃了顺应自己本性发展的可能。  

内向的人可能会改变自己以适应环境,可是心底究竟还是有种无所依傍的彷徨哀怨。他不会到了中年才开始感觉厌倦,因为他早已经厌倦,从事一种不适合自己的职业真实让人够受的。  

回到父亲错失升迁机会的例子,大家肯定以为,我想讲的是内向者必须改变自己的本性,以适应大环境。  

可是父辈那个年代,只要有份福利不错的工作就感觉是恩赐,想想他们可是经历过同辈人下岗潮的恐惧的。  

所以对于工作,基本上不管顺不顺应本性,只要稳定就行。换言之,他是处在了不适合本性的位置上,虽然得到一辈子的稳定,但也升迁不得。  

那既然在其位了,改变自己的本性适应这个本不适合自己的位置行不行呢?  

当然是可以的,只要通过训练,本性都是可以被改变的。可是,这真是一件好事吗?  

就拿求生的本能来说,这是人人都拥有的。保镖可以在千钧一发之际为主人挡子弹,他的确克服了求生的本能。  

他的确通过训练改变了自己的本能,转而保护另一个与自己毫无关联的人的生命。  

可这对这位保镖来说,他是出于万不得已,才选择用这种出售生命的方式来生存的。  

会有父母忍心自己的孩子这样求生存吗?  

本能与本性都是刻录在DNA里难以改变的存在呀。  

本性之所以为本性,就说明它改变得了一时改变不了一世。一时改变本性,除非是出自己之意愿,否则都是煎熬。  

就如同内向者为了在社会生存,而训练自己熟练掌握演讲技能,这也只能算是一个生存技能。  

踏出舒适圈的他始终是不热爱演讲的。只是爱上了,这个为了生存,那么努力改变本性的自己。  

顺应人的本性而来的是天赋,人总要敬畏一下与生俱来的本性。改变或掩盖本性,天赋也是会被收走的。这是改变本性最糟糕的结果。  

人活一世,谁都值得顺应自己的本性,做最舒服的自己,寻一个最合适的位置发挥所长。  

内向者找到适合他的位置进行深度工作时,这个世界就能见证许多充满想象力的插画、设计的涌现;  

还能看到,优秀写作者描写出一朵花的无数切面、流逝过的时间的无数断面,还有数学家沉思苦想出的解析无垠宇宙的数学公式。  

不逼迫内向者参加社交聚会,内向者也不必勉强自己参加社交聚会。顺应内向者喜欢独处的本性,清净地阅读一本好书,与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呼吸同一份命运。通过这种方式实现与社会的连结,通过这种方式拥抱生命原初的力量。  

并需明白到一个人并不需要适合做任何事情,大千世界各有分工,芸芸众生各有不同,内向者也有属于他的一处适合位置。  

而我们只需要在茫茫世事中,筛选出最适合自己的事,挑选得出来,也是天赐的礼物一份。由此去拥抱、顺应自己的本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