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魔”为友, 我从重度焦虑抑郁症的华丽蜕变!

0.395字数 7946阅读 11795

我不知道在简书里有没有患焦虑症和抑郁症的朋友,或是工作压力特别大的朋友?如果能看到这篇文章,给你一点点启示和帮助或信心,那就足矣。


                                                                                                            —凌靖然


导读:它又来了,又来了。这个魔鬼,无论我怎么防备,怎么抵抗,它还是毫无预兆,悄声无息的来了。它肆无忌惮,又铺天盖地汹涌而至......很多个白天和夜晚,我就这样被它一次次击倒,却无能为力;同时我还得不断努力尝试和它成为亲密无间的好朋友,呵护它,不讨厌它,与之相处。


1

我已经“失踪”两年零三个月了。

这个失踪不仅仅是人的消失,更重要的是心智上的缺失。

冬季,重庆主城夜晚,妆点的霓虹灯闪闪的耀眼,充满着一派节日气氛。这个城市是多么美好啊,我发出一声感叹。

远处的咖啡厅,闪耀着适合这个节日的彩灯,忽闪忽闪的桔黄色灯光,要人感到阵阵温暖。

一位久未谋面的朋友,从外地到重庆,为的是听我倾诉 “失踪”前,我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是一个品牌策划人。

无法相信,一贯健谈且乐观幽默的我,在某一天会突然患上了重度焦虑症和抑郁症!

2014年,我倾尽所有投资一个项目,每天忙得昏头转向。年末时,工作量更大,某个下午,在准备给项目做次小型PPT提案的时候,我突然感到头部眩晕,非常非常眩晕。从未经历过的一种异常的恐惧感强悍地袭来,当即我瘫坐下来,浑身虚汗。我能感觉到心脏跳得很快,似乎要跳出来一般,内心莫名其妙涌现出的恐慌犹如惊涛拍岸般绵绵不绝......

同事立即将我送到医院急诊,紧急头部CT扫描,心跳图当时显示我心率高达145 /分钟!一种非常诡异的恐惧感包围着躺在急诊室病床上浑身簌簌发抖的我。

从那天开始,我就莫名其妙地开始随时处在巨大的恐慌中,时时害怕自己脑溢血、中风、脑梗。这些无端的焦虑和强烈的恐惧,从此纠缠上我。

接下来的时间,我无法继续从事任何有效的工作,无法管理公司。哪怕是稍微思考下工作的事情,头就会眩晕得厉害,思维就像打了节的绳子,卡在哪里。每天人感到疲倦万分,没有往日的精气神;晚上则整夜失眠,大脑里像放各种电影一样乱七八糟。心率动辄高达130-150 /分钟,即使是夜深人静时。

在不得已的出差途中,竟然有两次,自己打120把自己送进了当地医院的急诊室。每次都是突然可怕的头晕,接着心脏感到疼痛,呼吸困难,有强烈的濒死感,非常担心猝死。奇怪的是每次到了医院约60分钟后,不舒服的症状就逐渐消失。


2

这简直要我崩溃和抓狂!我意识到在我没有完全疯掉之前,必须立即就医!

这到底是怎么了?我真无法知道好端端的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到底得了什么怪病?

我一次又一次地去重庆某家三甲医院,找各科医生就医,不停主诉各种躯体症状。心内科去得最多,几乎科室每位医生都认识我。我自作聪明百度的结果是:确定自己有重病,比如:我怀疑自己有心脏病,因为我的心率很高,心脏常心悸和发疼;我还担心有脑瘤,因为我头晕得随时会倒,我也疑心患肝癌,因为我肝区时常疼痛,我更怀疑自己有严重的颈椎病或者高血压,因为时常感觉血往头上涌,最害怕则是成天胡思乱想会导致精神分裂......天!我开始怀疑每个细微的躯体症状,敏感而怀疑一切。

我再也无法高兴起来,彻底失去了快乐因子,没有了快乐的源泉。

在花费了高达23000多的门诊各种昂贵又繁琐的检查以及买回一堆药后(就差点没去做冠状动脉造影),却没有检查出任何实质性和器质性的问题。我的躯体症状还是一样!这更加剧了我没日没夜的焦虑和恐惧,如此多的症状,三甲大医院居然都没有检查出什么病?我只能怀疑自己肯定已得了绝症。

完了,我真的快疯掉了。

两个月时间里,我就这样悲伤又无助地在家里和医院两点不停地奔波。公司的事,再也无法打理。终于有天,我去医院取头部核磁共振结果时彻底发作了一次,后来才知道那是惊恐发作。天塌地陷般的惊恐来临的时候,当时,我的百度经验告诉我:肯定是严重的心肌梗塞发作,糟糕,我要死去了?当时感觉心脏部位疼痛难忍,无法呼吸,同时胸膛似有一锅开水沸腾,一直沸腾翻滚在胸口里,最后一下涌到喉咙处喷不出来,然后就晕倒在医院地板上……晕过去的那一瞬间,我给自己说:"难道我就这样死了?唉,那就死吧,我已绝望了。"

醒来的时候,我已躺在医院急诊病床上了。随后通过我惊恐的表情和含糊不清的描述,急诊科请来该院精神科主任,国内精神科权威、某博导教授确诊我患上:重度焦虑症和抑郁症。

那天惊恐发作时,我的血压高达180,心率达到170/分钟!满脸憋得通红,足可见我当时内心的恐惧感多强烈。


3

住院伊始,我天真的以为几天就可以出院。因为我不能生病,不能住院,我还有那样多工作没有完成,我的公司、团队、项目需要我。

为了控制随时突发的惊恐发作,教授要我做电疗(电休克),这种可怕,但绝对是最快,最有效的治疗方式,电疗(电休克)每次需全身麻醉,约2-3小时醒来。直到现在,我都害怕听到治疗室里那台监控仪器发出的古怪声音……

电疗要我记忆力遭受到了一定的损害,有段时间我很难想起生病前发生的事情,比如:别人承诺过什么或公司往来的业务货款,脑子里像浆糊,思维僵硬不堪。每天在家人的伺候下,昏昏沉沉,不知医院外天日如何,和行尸走肉没有区别。

护士每天早中晚三次发到病房里的药,我看都不看,一把往嘴里吞,每天在昏耗之余,总期望自己赶紧好起来,总是给自己说:要康复了,要康复了,只是小问题。可怜那时,不知道精神疾病的可怕性,亦不能正确面对自己的疾病。除了每天进行必须的电疗,还接受经颅磁、脑电波、感知反馈等一系列治疗。

如此痛苦地度过21天后,教授说已经完成焦虑症初期治疗了,建议我转院去分院。那是一个大学学校云集,风景秀丽的小镇。在那里,我开始接受焦虑症中后期重要的暴露治疗渐进式放松治疗

教授告诉我:“如果你想自己好起来,你必须坦然一些,接受接纳生病的事实;同时勇敢一些,你把你所有感到不开心的事情,恐惧的事情,最害怕的事情在做治疗的同时使劲地想,想明白了,想通了,你就轻松了。”这就是暴露治疗。

“另外,不要害怕,当躯体有不舒服的症状的时候,你是无法抵挡的,不要去抗拒,要去迎合,要把它们当做是你的朋友,它们呼啦一下随时可以来临,也会迅疾离开。”

教授又说:放心吧,这个病死不了人的,无论怎么样发作,只是要你感到害怕,只是躯体不舒服而已。

此刻,我已完全清楚自己病得不轻,不可能短时间好起来,必须相信医生,也必须要有个正确的心态对待疾病。在治疗室里,在每次舒缓的音乐声中,在各种仪器的配合下,在家人和护士精心照顾鼓励下,心态逐渐平稳下来。

倾诉到这里的时候,朋友眼睛里噙满眼泪,灯光下晶莹莹的亮,像是碎了的钻石,长长的睫毛,颤颤地动。

经过这个城市里最专业的精神科康复治疗一段时间后,我记忆力开始慢慢地恢复,焦虑程度也有所减轻。但是,每天还是会一阵阵头昏脑胀,思维也无法完全集中,思考问题还是觉得是一件颇困难的事情。而拿起Ipad看电视剧,看到下集却忘记上集内容。

每当躯体症状来临的时候,我就想起教授给我说过的话宽慰自己,同时用学会的渐进式放松疗法放松自己。

那段时间里,焦虑和恐惧会感随时来临。它来了,又来了,这个魔鬼,无论我怎么防备,怎么抵抗,它还是毫无预兆,悄声无息的来了。它肆无忌惮,又铺天盖地汹涌而至…很多个白天和夜晚,我就这样被它一次次击倒,却无能为力;同时我还得不断努力地尝试和它成为亲密无间的好朋友,呵护它,不讨厌它,与之相处。


4

我知道,正常的人是真的无法理解焦虑症到底是一个什么病。

也许认为患病的人太过于矫情或过度敏感。其实,谁又愿意患这样的病?这个不能以人的意志力控制的疾病。

患焦虑症的人经历着常人们不知道的痛苦。真正的焦虑症患者,很多时候甚至他根本都找不到自己在担忧什么,但并不能阻止排山倒海般袭来的恐惧和不安感,那种惶惶不可终日的感觉,是常人真的所不能理解的。

是的,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样多不安和恐慌,害怕一切,害怕晕倒,害怕死亡。就好像是一个小红帽,走在黑暗森林里,风吹草动都特别容易惊蛰,总觉得阴影里藏着什么怪物,等走过去一看,又什么都没有。

人类在进化的时候,警惕的等级就和红绿灯一样,分为三种。红色警戒,是明确看到有威胁的时候,比如一只熊来了。压力徒增,紧张,手心出汗,呼吸心跳加快,等等等。考试前,演讲前的这种感觉,都属于红色警戒。

绿色自然是轻松的时候,浑身舒坦,想要吃饭。要不然为什么紧张时候吃不下饭呢,因为红色警戒时候消化功能暂时被放在次要位置(血液从胃部被转到肌肉以方便你打架或者跑路了)而最难以把握的,是黄色警戒。这就是当我们走在森林里,总觉得有眼睛盯着你,但又看不见明确的敌人在哪里。但深知自己并不安全。

这种等待危险的焦虑,充满了无助感,因为我们没法控制它。正常人是不会经常有这种感觉的,但焦虑症患者,就好像深陷在黄色警戒里,没法把自己调成绿色的休息状态…

对一个焦虑症患者来说,红色警戒的状态可能还容易对付些。明确知道敌人是谁,可以下手应对,事态便在我们的控制之间。最令人恐惧的就是:未知。

焦虑症患者都是和自己的大脑或身体在做搏斗。很多时候焦虑患者明明知道自己这是在做蠢事,是在想一些没边的蠢想法,但就是不敢停,停不下来,而更加悔恨,自责。所以,理性地进行解释,规劝,都是没有用的,甚至会适得其反。

最糟糕的是,焦虑症患者和抑郁症患者是相反的关系,焦虑症非常害怕死亡,抑郁症通常不怕死;焦虑症非常渴望得到人的关注和帮助,表面上却故意装得若无其事,抑郁症是真的打心眼不想被人关注和帮助。

教授某天详细分析了我的病情:因为完美主义,因为敏感细腻,因为容许不了失败,因为性格缺陷以及所从事的工作压力极大,长期堆积,某天终于大爆发。

又3个星期后,教授告诉我可以出院了。同时告诉我:完全痊愈非常慢,至少需要两年时间!


5

出院后,才知道公司糟糕透了。面临倒闭,名存实亡,团队散伙,员工辞职。而刚开始运作的项目因夭折,损失惨重,初略计算了下,加上各种损失超过千万,且还负债200多万!

这对于我来说绝对是晴天霹雳,竟然没有了收入?!老婆在家带孩子亦没有收入来源,更要命的是,这个病必须需要好的心情。

可是,我的心情能好起来吗?

我明白,目前只是痊愈了约50%,没有100%的痊愈。急性焦虑是被控制住了,但更可怕的抑郁状态并没有康复。试想:负债累累,对一切失去了兴趣,对未来也没有信心的人如何重新开始?

我时常沉侵在过去,回忆着过去的些许成功,再联想到现在的一无所有,想到在自己彻底变成了一个废人,对未来深深感到悲观……

有好几个月时间,真的是万念俱灰,除了发呆就是发呆。也有强烈的求死欲望,觉得生无可念,干脆一死百了,只有死亡才能彻底解脱解救自己。

我继续颓废、沉沦、憔悴、无奈。

焦虑和抑郁就像孪生的亲兄弟,有焦虑必定抑郁,只是程度不同,而有抑郁不一定有焦虑。我两者都有之,严重程度可想而知。

我开始变得不修边幅,不换衣服,不洗澡,不打理头发,不刮胡须、不照镜子,不想出门,什么都不想做,这和以前爱好打扮的我来说,完全是大相庭径。

我既害怕死亡,有时候又期望着死亡,这双重的矛盾是一个巨大的枷锁。说白了,就是典型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如果说住院时只是一门心思想治好病,而出院后,则立即面对残酷的现实生活。那段时间的煎熬,我差点没有抗过去……“你说,我有多痛苦”?我把手插进头发里,侧着头对朋友苦涩地笑着说。

朋友紧紧地握住我的手,她的手似绸缎般光滑,焦急地问:" 当时你这样困难,为什么都没有告诉我?你就是这样自己硬抗过来的吗?你是怎么做到的啊?”

握住朋友柔若无骨的手,我动情的说:"知道吗,做为男人,我不可能四处诉说自己的困难,我感动的是你后来从其他渠道得知我生病了,对我无私的帮助和真诚的鼓励,还有,还有因为我有个可爱的女儿啊。”

女儿小学5年级,乖巧可爱。她不明白爸爸是怎么了,每天长时间发呆,不再像以前那样开心地哄她,不再给她讲故事,不再给她辅导作业,甚至不再给她做可口的饭菜……

那天,女儿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健身操比赛回家。扎着好看的发饰,穿着漂亮的表演服,还画了妆,从书包里拿出一快糕点递给我,兴奋地说:“爸,我给你留的糕点,我们年级跳操得全区一等奖哦!我跳给你看”。我浑身无力慵懒的躺在沙发上,看着女儿兴奋得发红的脸蛋,女儿在客厅翩翩起舞……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女儿跳舞,女儿嘴里哼着歌,一板一眼跳得很认真。慢慢的,也是突然在那个瞬间,我的思维活跃起来,我想起:女儿刚出生时,我飞奔去医院看到她粉嘟嘟的样子,抱起小小的她喂奶,她咯咯咯~特有的婴儿笑声,记起她第一次叫出爸爸时那刻我的惊喜,看着她颤巍巍的学走路以及坐在我腿上、肚子上嬉笑打闹;想起她蹦蹦跳跳读一年级的第一天,还有第一次去旅行的前夜抱着小旅行箱整夜不眠的兴奋,夏天吃西瓜时满嘴满衣襟的果汁,更想起每次出差回家她扑上来在我脸上的亲吻……可爱的女儿,我的泪水泉涌而出。

女儿停下舞蹈,爬上沙发,用小手抚摸着我满是胡须的脸庞:“爸爸,你怎么了,又不舒服了吗?爸爸,求求你,不要老躺在沙发上,床上好吗?你可以来接我放学啊,为什么不来接我放学啊?女儿也放声大哭。

我紧紧抱住女儿单薄的身子,相拥而泣。原来,我不是一无所有,我还有一个如此乖巧,懂事可爱的女儿!我还有责任!我必须好起来,振作起来!

如何能彻底战胜疾病?走出阴霾?

人,在处于完全的绝境的时候,是否都会拥有或激发的一种求生本能呢?

我命令我的脑海里不要再出现负面的画面,开始出现的是曾经看过的各种励志人物的故事,我告诉自己:只有要自己好起来,走出来,拥有健康的身体,才能有后续的一切。

我不知道其他患焦虑抑郁的朋友是如何康复的。就在那个与女儿抱头痛哭的下午,我做出了决定:首先妥善解散了公司,安顿好员工,不再去想公司的任何破事。和老婆商量,要从未打过工的她去上班,暂时维持生活。而我每天买菜做饭照顾女儿,接着在网上,知道了日本《森田疗法》,买回他的书,潜心开始研究。


6

感谢15年的品牌策划经历,我对文字的领悟力非常强。

"顺其自然、为所当为"。是森田疗法的基本治疗原则。

所谓顺其自然,并非随心所欲。情绪不是可由自己的力量所能左右的,想哭的时候想要变得愉快,也是勉强。反之,极度愉快时,想努力变得悲伤,也不可能。对不能被自己的力量所左右的情绪,并不逃避,就顺其自然地接受,以行动去做应该做的事,这就是顺其自然。另一方面,即使想哭,但如果参加朋友的婚礼,则无论如何也要表现出笑脸,这也是顺其自然。

教授讲的和森田理论是基本相同,都是要求人们把烦恼等当作一种自然的感情,当做好朋友一样来顺其自然地接受和接纳它,不要当作异物去拼命地想排除它,抗拒它。否则,就会由于"求不可得"而引发思想矛盾和精神交互作用,导致内心世界的激烈冲突。

“如果能够顺其自然地接纳所有的症状、痛苦以及不安、烦恼等情绪,默默承受和忍受这些带来的痛苦,就可慢慢地从被束缚的机制中解脱出来,达到"消除或者避免神经质性格的消极面的影响,而充分发挥其正面的"生的欲望"的积极作用"的目的。

我们应该把自己从反复想消除症状的泥潭中解放出来,然后重新调整生活。不要去指望也不可能立即消除自己的症状,而是学会带着症状去生活。

亦不要去苦苦追溯过去,而是要重视当前的现实生活,是通过现实生活去获得体验性认识。我们要像健康人一样去生活,在生活中获得体验性的认识、启发,顺应情绪的自然变化,努力按照目标去行动!”

至此,我终于完全懂了。

是的,我必须学会带着症状去生活。于是,我给自己制定了以下每天十条定律。

(1)学会带着症状生活;

(2)每天早上7点30起床;

(3)坚持按照医嘱服药;

(4)接送女儿放学,多和孩子一起;

(5)每天买菜做饭,调节身心;

(6)每晚锻炼1个小时,出汗为止。

(7)每晚10点半准时上床睡觉;

(8)每天读书看报两个小时;

(9)做力所能及的工作,充实自己;

(10)学会适当倾诉与发泄。


7

既然定下了规矩,就一定要去执行。

这10条定律中,关于做点什么工作来充实自己,这委实要我很费周折,毕竟现在我不是从前,没有资金,更没有过多精力和智力去做复杂的事。

在朋友的建议和帮助下,我选择了微商这个投资不大,工作时间相对自由且灵活的行业。

就这样,我换了一种活法。

我的新生活持续到现在,从微商小白蜕变成为微商创业金牌导师再到今天的微商品牌策划人;从负债累累到全部还清债务,从对一切失去信心到现在的自信爆棚,这一切不过一年时间!

我不再沉浸在过去、不再焦虑、不再恐惧,不再抑郁、不再自责、不再胡思乱想。渐渐地恢复到正常,我甚至都忘记自己曾经患病的事实。

当然,偶尔也会有不舒服的躯体症状出现,可已习以为常,当症状是好朋友,云淡风轻般,一闪而过。有时候,当不舒服的躯体症状很久没有来临时,我不禁纳闷,咦~奇怪,那个好朋友去哪里呢?

原来,它就这样不知不觉的消失了,却忘记与我道别。

是的,亲爱的朋友们,我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康复了。我又回到了从前。此时此刻,你们能感觉到我爽朗的笑声和看到我久违的笑容吗?

朋友听到这里的时候,释怀地笑了,灯光下,眼波流转,笑靥如花。

当你看似没有路的时候,何妨换一种思维与活法,给自己重新寻找一条路呢?

是的,无论怎样,生活都必须继续。

送朋友回酒店后,已是深夜。重庆的市区依旧流光溢彩,春节的气氛浓郁。我闻了闻刚握了朋友的手,指尖的香气迎鼻。寒夜有些冷,我紧了紧大衣,分明感到心里的那份坚定的自信与温暖,在心最深处。

结束语:深深感谢我的老婆和家人,我的知己朋友们,主治医师护士以及微商公司老大和我微商团队中每一位伙伴对我的鼓励和帮助,感谢有您们!


2018年2月26日重要补充:

没想到这篇帖子能够给这样多的朋友带来启迪和帮助,我深感欣慰和荣幸。

同时收到数百位病友的咨询,在微信上回复咨询中发现一些问题,今特做出补充。

很多病友描述自己的病情很严重,却不知道去什么地方诊治,有的去心血管内科,有的去了神经内科,有的去脑科等等,在这里提醒病友们,这个病有三个地方可以看:

①三甲医院的【精神科】

②三甲医院的【心里卫生科】

③专业的精神卫生中心或精神病医院

须知精神学科是一门非常严谨和专业的学科。医院的医生也是分了不同的学科领域,并非每个科室的医生都是全科医生,即使该医生是某科室主任。所以,一定要去专业的地方找专业的人看病。

也有病友说不吃药,任何药不吃,这个病只是个心里疾病,只要自己调节就好,更有人说吃中药就可以康复,不吃西药,因为西药副作用很大。

大家要明白:这个病是一个慢性的疾病,康复过程比较,在逐渐康复过程中,你的焦虑抑郁状态必须要被控制住,才能谈及后面的心态的调节。请病情严重的病友不要自己死抗,必须接受吃药!至于中药好,还是西药好,不在本帖子讨论范围内。生病其实并不可怕,这不是绝症,也死不了人,在专业的精神科医生指导下,这个病是绝对可以康复的。如果担心西药的副作用,其实纯属多虑,抗焦虑抑郁的药物多为进口药物,通过严格的临床实验和检验,药物的副作用与我们躯体症状的难受比较起来显得微乎其微。

还有些病友痛苦地倾诉:吃药好几个月了,没有任何好转,有的还更严重了,怎么办?由于焦虑抑郁的药物种类多达10几种之多,在刚开始就医时,你的第一个主治医生的临床经验很重要!所以一开始你就要尽可能地找到一座专业的医院和专业的人,我建议选择教授级的专家。如果出现了吃了2-3个月以上药物,但效果不明显的病友,请你找医生更换药物,告知清楚医生你的症状,以便医生准确给你换药。

另外,如果你想快一点康复,请你从现在就忘记百度,百度不是医生,它不能给你有效的治疗,只能加重你的病情,你的病根就是疑神疑鬼。与此同时也不要去添加任何病友微信,整天去谈论病情,如何的不舒服,如何的严重等等,这些都能导致你无法快速康复。所以,忘记百度和不要添加任何病友讨论病情是你康复的两大前提!

现在,当你读完这篇作者用心耗费数个小时完成的帖子后,觉得对你有帮助或启迪,欢迎点赞喜欢和留言,也希望给予打赏支持,打赏金额请随意,目的是鼓励我有动力继续帮助需要帮助的朋友们!


最后,祝愿每一位朋友身心健康,并珍惜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