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之外

字数 1735阅读 563

在火车站等车,听到熟悉的旋律。

”没有你在,谁会是我的挡箭牌,谁来为我扎起绷带,谁能聆听一朵花开。没有你在,谁寄给我冰镇牛奶,谁为我痛,为我冲破人海,还假装是一场意外之外……”

这是篱落素素翻唱的《意外之外》,车站外越来越黑,往事一幕幕,我知道那是终究回不去的时光。

如风是我们班班长,他充分发挥了班干部模范带头作用,把我和卫春引领到了魔兽世界。从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我问如风:魔兽世界有什么好玩的?

如风蹦出一句:为了部落!

后来,我和卫春入坑,如风问我:魔兽世界有什么好玩的?

我蹦出一句:兽人永不为奴,我们终将为王。

那时“有毒”还不流行,否则,这游戏肯定有毒。

李倩是卫春的女朋友,卫春又是妻管严。我们几个在魔兽世界里纵意驰骋的时候,李倩的电话时不时响起,让卫春颇为郁闷,于是他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我。

有一次,我们正在刷蛋刀,卫春的电话又响了,他瞥了一眼,直接扔给我:说我去实验室了。

我心里坏笑,你这是自寻死路,接过电话:喂,卫春去黑暗神殿了,忘带手机。

李倩:黑暗神殿?是什么地方?

我:黑暗神殿就是一个做黑暗料理的情侣约会小餐厅。

李倩:都这么晚了,他去那干啥?

我:哦,有个叫伊利丹的美女向卫春表白了,卫春说他要义正言辞地拒绝她,可能迷路了,所以还没回来。

卫春早就听不下去了:迷你妹!赶紧接过电话,满脸堆笑地解释。

我在生活上就是个路痴,来到WOW,感受到了这游戏对路痴深深的恶意。我那时不知道插件是个什么东西,也看不懂地图,为了做一个任务,爬过无数山头,趟过无数河流,被怪物追得亡命天涯,最后还是迷了路。

我心灰意冷,回头对卫春说:来,帮我指条明路。

卫春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来,也帮我指条明路,我半天找不到副本入口。

只好求助如风,如风说:你们再找找,我被蹲尸体了,正在找人弄死这孙子。

我和卫春满脸黑线。

没办法,只好自己四处转悠。

突然,发现一盗贼,满级,我赶紧追上去。

“你好,请问奥格瑞玛怎么走?”

“看地图啊。”

“看不懂啊。”

“……那你跟着我。”

我感激涕零,没想到这么好说话,然后就跟在盗贼后面,屁颠屁颠地到了奥格瑞玛。

后来做任务又碰到这个盗贼,一回生二回熟,才知道盗贼是个女的,我那时是个游戏菜鸟,并没有“人妖”这个概念,不过之后证实她确实是个妹子。她说带我升级,我当然乐意之至。在她的教导下,我开始认路了,明白了躲技能,知道了走位,学会了放风筝。有时也会分享生活上的酸甜苦辣。她说,想像牧师说的一样,离开这里,去见识更广阔的世界。她说,想去香港看看维多利亚港的夜景,想去日本的北海道感受一年四季的分明。我说,会有机会的。

渐渐的我发现自己对她有了依赖感,每次上线都希望看见她,找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请教她,游戏里总想跟着她,完全抛弃了如风。然后在一天早上,我意识到我喜欢上了她。

有一天,她问我:“你会一直玩下去吗?”

“不知道诶,可能吧……”

我觉得她话里有话。

“你要AFK了?”

“嗯,要暂时离开一段时间。”

“哦,那回来的时候密我。”

想要她的联系方式,但觉得太鲁莽,而且我对她的念想都是一厢情愿,万一被拒绝,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了,所以最终没开口。

我没想到,暂时原来那么漫长,从此她的ID一直都是灰的。我回到了如风和卫春的队伍,开始了漫漫征途,经历了无数史诗的战斗,飞越了艾泽拉斯的天空,打败了传说中的英雄和魔王,成为睥睨四方的人物,但我再也找不到有人守护的温暖。

有个晚上,我看见她的ID亮了,百感交集。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她隔了几分钟才回复我:“是你呀,我是她哥哥,她去日本留学了,她跟我提过你,说你是她这个游戏里真正的朋友……”

她的ID再没亮过,她哥哥在其他区玩,我后来断断续续地玩了一段时间,在卫春和如风之前退出了魔兽世界。

我的魔兽之旅到此就结束了,与魔兽世界相逢是一场意外,遇见她是意外之外,这两场意外都留下了珍贵的回忆。之后魔兽更新换代,老玩家越来越少,卫春和如风也相继退出了魔兽。对我们来说,魔兽世界不仅仅是一款游戏,它承载了我们的青春热血,见证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成长。世界终有尽头,但烙印是永恒的。

如今,我喜欢上了旅行,由于路痴本性,还是经常迷路。但就像在魔兽世界里一样,迷路才是旅行的开始,遇见意外的风景,遇见意外的人,寻找类似并能互相微笑的个体,不孤独地勇敢走下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