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的尾巴和2021的鼻尖

秋叶还未落尽,严冬还未弥散,实“鼠”不易的2020在bilibili跨年晚会中落下帷幕;“牛”转乾坤的2021在一杯干红中到来。再见2020,

你好2021!

跨年——这个词令我欣喜,因为从未正儿八经的跨过年,想要认真的从一个年去往另一个年;跨年——这个词也令我惆怅,因为光阴毫不留情的从指尖滑走,过往好似虚度,未来不敢畅想。

说到底,还是害怕。害怕什么呢?遗憾,失去,长大?也许都有吧。

2020年的尾巴和2021年的鼻尖都有印象深刻的记忆。欣喜与疼痛并存;充实与迷茫齐头。

就如2020是不平凡的一年一样,2020尾巴2021的鼻尖也有着不一般。

何样的不一般?是一路心花路放?转角遇到爱?否。不一般的是相约了一年的多朋友终于见了面,毫无准备的跨年夜也能热热闹闹开开心心的。

盛情难却,在雅君多次邀请之下我决定前去。在此之前我并未正儿八经的去过朋友家拜访,这次很激动也很无措,不知该如何准备。没有军师参谋,只能自己“出谋划策”。

雅君人如其名的优雅。初次登门,买了她喜欢的鲜花,也准备些其他东西。向来热情的雅君准备了一大桌子菜,聊天举杯看综艺,好似又回到我们上学那会儿无忧无虑的日子。令人欣喜的是,小小生命已正在孕育,真替他们开心。

12月31日的白天亦如往常一样平静,下班与同事结伴逛了超市,备了刷剧口粮,计划在刷剧中度过2020最后的时光。不料,临近尾声,几个人却相约玩起了纸牌,然后喝起了酒,大脑混沌的我一直输牌一直喝酒,直到酒瓶见底,在最后一口红酒中结束跨年。这也算是较有仪式感的跨年了吧!

何样的不一般?不一般的还有跌跌撞撞的磕绊,“国际性”的摔跤,“小旋风”似的滑倒,皆是满腿伤痕。

这个冬季有点“衰”,一直在提醒注意,却总是在烫伤、摔伤、刮伤。这里提醒,暖宝宝不能贴着皮肤,以免低温烫伤;夜间走路更得看路,免得摔个“四脚趴”青一块紫一块;切勿多人骑一辆小电电,以免侧翻滑倒刮伤。

何样的不一般?还有为本科评估而改革的期末“流水改卷”,还有放假后的“一蹶不振”……院长曾说过为本科评估而脱了一层皮的教师,有老师倒在评估的岗位上永远没有起来。我们这才开始评估准备就感觉脱了一层皮,同事常玩笑说这是工伤,哈哈……假期已过半,“一蹶不振”成常态,常懊恼啥也没做,懒散、拖延……慌慌却给了我最舒心的解释,如下:

此段分享,亦尤其道理。

本来想记录下2020年尾2021年初的一些小事,如此流水不知如何说起,就变成现在的不伦不类的小日记。

over~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