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桃树

我家里有两块田地,以家的方向为坐标,将两块称成为西地和北地。我最喜欢的是西地。听母亲说,在我两岁的时候,我们刚搬来这个村子,就买下了西地,那时候西地由一块葱翠的梨树林和桃树林组成。西地纵深很长,一眼望去,一排排整齐的果树矗立在褐色的土地上,让人好不喜欢。母亲就站在田头,远望这这片热土,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这些记忆我自然是不知道的。只知道,从我刚记得事情开始,关于田园的多数美好回忆都留存在西地这里。

记忆中有很多关于农忙的片段,我很喜欢自家的果树。在梨树林和桃树林交汇的一小段空地上,种了一颗小红桃树,这棵树是我童年最美好的回忆之一。树木娇小、树枝四散开来,充满生机与活力。春天,所有的农作物都舒展开枝条、争相吐露出芬芳,一朵朵粉色桃花,或含苞待放,或已全部绽放,点缀着鲜嫩的绿叶,好一副美丽的春日百花图。小红桃与别的桃树相比,甚至因为矮小而有些许暗淡。围在树下的一片青菜园,白菜已经长得很高了,正是上市的最佳时期。芬芳的桃花经常吸引蝴蝶、蜜蜂和蜻蜓成群飞过,在花蕊间小憩,很快又被我们忙碌的身影吓走了,在天空盘旋一圈后,飞落到另一片花瓣上。

每当我和母亲一同站在小红桃树边,母亲总会爱抚着我的头,对我说,“这棵小树就像你一样,长的小巧,却最讨人喜欢,虽然现在不显眼,到了夏天,她就是最受欢迎的,因为小红桃是最好看,最好吃,最甜的。”

如母亲期待的一般,盛夏已经到来,桃子都成熟了。很远的就能闻到满园果香,这个时候,田里是非常热闹的,我们必须全家齐出动,趁着市场行情好,忙碌地采摘成熟的桃子,分拣、装箱,然后等待着商贩来田里将采摘好的桃子一箱箱运送出去,送到市区的果批市场,再分配到各个水果店中,让消费者品尝。

一个个饱满的,沾染了晨露的桃子,晶莹剔透,楚楚动人。就算是最忙碌的时候,母亲也不忍心粗暴地抢收,她会尽可能加快速度同时小心翼翼,不让任何一个桃子在采摘过程中“受伤”这样采收桃子的记忆,直到现在还记得,上下攀爬摘桃子、地上一层层的桃叶、干裂的长着稀疏杂草的地面……一切都是那么美,又在记忆中有了一丝淡退而显得迷蒙,像是油画一样的定格在回忆的长廊。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唯独的一棵小红桃树,因为数量少而没有被采摘售卖,每每看到满树上那一颗颗娇小的,红彤彤小红桃,母亲都舍不得抛弃她们。忙碌之中的偶尔休憩,母亲会打一桶井水,坐在桃树下,摘几颗最红、最美的桃子,用冰凉的井水洗净桃上的绒毛,洗好的第一颗一定会先给我吃,她再拿一颗,重复着清洗的动作。沾染了井水的小红桃,滋润的更美丽的,水滴顺着光滑的表面滑落,透露出粉嫩的美丽的红色,连夕阳的余晖都无法改变她的色泽。轻咬一口,果肉也是红色的,层层饱满的果肉、脆中带甜,清香可口。母亲小心翼翼的吃着,一边和我目光对视,发出满意的笑声。母亲一连吃了好几颗,直到吃饱了,满意的抹抹嘴角,将洗桃的水浇灌在树根上,继续干活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红桃单独长在这一小片空地上,她坚韧勇敢,等到成片的桃园进入收成晚期,小红桃泛黄的树叶间依然还有些许桃子,依然是纯粹的红色,鲜艳、美丽。在泛黄的叶片中格外闪耀。这些许美味的、美丽的小红桃,一次次成为农忙间隙休息时间的主角。她带给我们美味、快乐和美好。他吸取阳光雨露,虽然对树下的农作物有一些影响,但是我们根本舍不得移开她,更不会砍倒她。在我看来,她带给我们快乐,以至于现在我还能感觉到那种浸心的甜蜜,夹杂着童年的回味。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冬天的小红桃、枝条裸露在风霜中,清早,树枝上裹挟着薄薄的一层冰霜,太阳出来后,纸条上折射出绚烂的光芒,楚楚动人。我与母亲一起,为小树的树腰缠上稻草绳,这是代代相传的保暖方法,也为了来年有更好的收成。小树在风中摇曳着枝条,似乎在微笑的感谢。母亲轻轻托举着一段枝条,观察着枝芽的生长情况,嘴角洋溢着微笑,眼里满是深邃。我不知她在想什么,但此刻的情感里一定包含着爱怜与希望。

小红桃“穿上”了稻草外衣,在风中摇曳,在阳光下点头,就这样重复着生长繁茂与凋零……许多年过去了,小红桃树早已在土地的变革中化为尘埃,每到夏季,我都会买一些桃子。看着她们那白中带粉胖胖的身姿,记忆总是串联到小红桃的身边,吃下去的是香甜和童年回味。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5,348评论 4 355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5,906评论 1 283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5,191评论 0 235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295评论 0 20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606评论 3 283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107评论 1 202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507评论 2 305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217评论 0 19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848评论 1 234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183评论 2 238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734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084评论 2 247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608评论 3 228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21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627评论 0 190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103评论 2 261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054评论 2 25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世界上有一棵独一无二的桃树。 她开心时开花,不开心时落叶。 你肯定要说我骗人,每一棵桃树都是在春天开花,在秋天落叶...
    二极管Yahe阅读 2,069评论 4 7
  • 当出了社会,遇见了与读书时代完全不一样的人与事,倒激发了我个性真实,刚强的一样~ 会开始理解酷的真正含义~ 高山流...
    深有嘉鱼阅读 178评论 0 0
  • 小鱼儿有个结了婚的舍友,前一阵儿还和我炫耀说,把自己的嫁妆放进余额宝里,就够他们小两口吃顿丰盛的早餐了。 然而,这...
    八条鱼理财阅读 545评论 0 0
  • 说不出来,练瑜伽是一种什么感受,练了两个月,有什么变化,但是就是感觉自己有进步,感觉身体变好了,皮肤变好了,心态变...
    霸气侧漏的女汉纸阅读 155评论 0 0
  • 2019年3月7日邓紫棋在其微博发布一篇与其经纪公司蜂鸟公司的解约声明,随后便有网友爆出邓紫棋解约之后将不能再使用...
    木林小土阅读 31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