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风里 9

11.

上一章

我相信否极泰来这种说法,一个人若是可怜久了,仁爱的神终究会看不过去的,大手一挥便赐来一段好运:“怕你了!去去去,别再来给老子碍眼!”

那年夏天确实有不少好事发生在我身上,除了和晴枫挑明关系之外,我还幸运地在学校附近的小公园里找到了神往已久的银杏树。

临近高考那段时间,老师基本上已经不讲课了,每天都是自习,过得比较轻松。在学校食堂吃过晚饭后,我都会走过去小公园,在银杏树下坐上一段时间。有时候哼哼小曲,有时候喃喃自语说着我和晴枫的事情,如同一个露体狂那般勇敢笑对路人奇怪的目光。

我常常忆起那段日子,一个人,两棵树,一次默想就是一幅画,一次吟唱就是一首诗。稀疏的枝叶把天空分割得零零碎碎的,每一块明亮的碎片都是一个美丽的梦境,记录着我和她相识,相知,相恋的所有情境。

很快五一到来了,我们有三天假期,其中一天我回到老家找狼子玩。我们像以往那样漫无边际地聊天,聊着我和晴枫的事情,聊着他和云玲的事情。我和晴枫之间算是有点眉目了,他和云玲之间似乎还是老样子。

“不急的,很快就毕业了,他们不会在一起上大学的,分手是迟早的事情。”狼子还是那副信心满满的样子。“而你和晴晴还可以更进一步。”他盯着我看,眼神里有几分危险的味道。

狼子不由分说地向晴枫家里打了电话,把她约到那个沙滩见面。

狼子说,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

那天阳光很好,脚下的沙子一片亮白。狼子、我、晴枫三人在沙地上漫步走过,鞋子踩着沙子发出吱吱的声音。

我惊喜地发现,对着晴枫我终于能够自然一点了,我们毫不费力地聊着通信时常谈的话题。只是那股乏味感飞扬在风里,好像跟碧水蓝天不太相衬。狼子看不过眼,连连在旁插科打诨。某个时候在狼子的鼓噪之下,我和他还对着浪潮高歌一曲。

总的来说那次见面效果还是不错的,如果我没有告诉晴枫我在一中认识了一个很谈得来的女同学就好了。

怎能如此操蛋?这无异于一个男人对他女人说:“你是正室,她只是小三而已,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总是得意忘形,也不懂少女的心思。这方面跟天资聪颖的狼子比起来我就是一个傻逼——也许,我并不仅仅是一个相对的傻逼,我更是一个绝对的傻逼——反正,情感上的迟钝和狂妄注定我会备受挫折。


12.

高考结束后,在那个阳光灿烂的夏日里,我找过晴枫几次,我俩又在那沙滩上看了好几次日落。

少男少女的浪漫可以很简单,也很容易得到满足。即使是一次沉默的海滩日落,只要有他们相偎而坐作为背景便足以美丽如诗。

经过几次那样的相处,我和晴枫的感情加深了不少。然而一个暑假过去,我对她的感觉也止步于心动之前,仿佛那是一步之遥,我却始终迈不过去。有一个时期,心里那个不怀好意的声音总是以狼子那样贱笑的口吻对我说:“早说了嘛,那又不是爱情。”

狼子:然后,你们就分了?

我:刚上大一不久我自私地提出了分手,后来又神经兮兮地提出复合。在那之后,她写了一封信给我,只可惜寄失了。然后我就叫她别再写信,之后我们的联系就更少了。在大一寒假,我再一次提出分手……

狼子:彻底了断?

我摇头:还跟她联系着,偶尔写上一点神经病的东西去刺痛一下她。然后又装作很了解她的样子,劝她早点找个男朋友……

狼子:让我捅你两刀吧,为民除害啊!

其实我们真正交往的时间可能就只有2004年那个暑假,跟六年单恋比起来,这短短两三个月真像昙花一现,短得不可思议,甚至还有几分莫名其妙。

真正开始了断是在大一暑假,某一天夜里晴枫的室友告诉我晴枫已经找到男朋友了。那天我失眠了一夜,接下来又失魂落魄了好多天,再接着又在愁绪悲痛里过了两三年。

明明是我自己叫她找男朋友,可当她真的这样做了我又难以接受……也许这就是狼子所说的犯贱吧。

得知她有男朋友的那些天刚好是台风过境,雨浙淅沥沥地下一整夜,听着那样的声音我怎么也睡不着。那种揪心的感觉经过雨声的催眠成了一种邪恶的自我诅咒,之后的很多年每到了这样的雨天我都难以抑制地感到心寒,我总是自虐般沉溺往事,让灵魂穿越到那些心堵得快要窒息的日日夜夜里,任它一寸一寸地下沉。

我一直想不懂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么大的反应,长久以来心中的声音总是反复跟我说那并不是爱,可知道自己终于彻底失去她的一刻,我心里竟像被挖去一块肉那样痛。

如果失去时的痛可以衡量拥有时的情,那么这份逆向生长的感情不知道能否算得上爱?

可是我已经不敢再去验证了。

大一下学期的一天,一位初中校友打算去晴枫的学校探望她,他叫我带路,我不好拒绝便答应了。那是我自分手后第一次再见到她,见面的一刻我分明看到她眼眶泛红。同行的校友并不知道我和晴枫的事情,一看到她出现便高声谈笑,气氛也不至于尴尬。他怪晴枫那些日子像是失踪了一般,完全找不到人。

我知道多少跟我有点关系,她躲着所有人多半是为了不想让别人看到她失意的样子。曾经在所有人眼里她像风一样自由快乐。

再见面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她变了。沉默了很多,偶尔轻皱眉目。在她身上我再闻不到那清逸如风的味道,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日暮苍山的淡淡惆怅。

她再不是风,不是我的风,也不是所有人的风。

那时候她应该已经谈了男朋友了吧,那一天我分明有几次感觉她眼神闪烁欲说还休,可最终她没有透露半个字。

很久之后我开始想明白她对于我的意义,当初我之所以觉得她会是我人生中一个重要的人是因为我们有相似的灵魂,渴望自由,享受孤独。对我们而言,最大的痛苦不是失去一份感情,而是失去一个知己。然而我们纵然不舍相望,也只得住前赶路。

狼子:我早就说过了嘛,第一次失败率很高的,当初你就该听我的话先练习一下。

狼子不了解晴枫,若我当初练习了,到最后只怕会离她更远。在感情需求方面我和她都有类似的洁癖,我们都希望自己的情人由如至终都只爱过自己。

只是在我们分手之后我也看不透她了。多年以后当我历尽各种情伤,我才开始慢慢从一个个回忆片段里尝试读懂她。透过那时候她的眼睛,我见到一个神经病死小孩在无病呻吟,胡说八道故作深沉,讨厌得我想一巴掌拍死他!

那时候她一定很伤心很后悔吧,怎么会遇上这么个极品傻逼!明明已经答应他的表白了,可他没过几天就说不适合谈朋友;好吧,那就当回笔友,可这神经病又来说复合;复合就复合吧,看在他暗恋六年的份上,可一个学期过去他都没来找过我几次,突然又说分手,你他妈的在玩弄老娘感情是吧?!

老娘不伺候了,你自个玩儿蛋去!

到了后来,每每想去跟她联系的时候,我心里总有一个声音在竭力嘶喊:“放过她吧!别再去打扰她的生活了!”这样一句话将我踌躇多时积聚的勇气一下子击得粉碎,编好的短信也好,写好的邮件也好,通通沦为草稿。

我们分手之后的几年联系变得很少了,一年也说不了几句话,很偶尔的情况下才见上一面,大家都有意回避着吧。

对于我这个人,以及我的事,她应该忘得差不多了——这么无趣的一个人实在没有记住的必要;而对于她的人她的事,这一路下来我却是看到越来越多当初忽视的风景。只是猛然回头之下,却发现早已过了无数个错综复杂的路口,来时的路隐没在荒草之中,寻不着,更回不去。

你不知道我曾疯狂地想念过你,在懂你之前,在爱你之后。

嘿,你还好吗?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8. 上一章 没过多久,晴枫的来信中轻描淡写地向我透露了两个信息:云玲谈恋爱了,狼子也谈恋爱了。 云玲的男友是别班...
    一鸣阅读 1,262评论 7 23
  • 女汉子是什么?答案是一个没有依靠的小姑娘一步一步走下去的结果,有一句话叫做谁还不是小公主怎么的,其实每个女孩都有一...
    D的故事阅读 59评论 0 0
  • 1、什么是产品激励体系? 用户本身对产品核心功能的需求我们称之为内因,但仅仅拥有内因不足以促使我们每天使用这个产品...
    再jian理想阅读 697评论 0 6
  • 老张说:“干不好你们就走,人我多得是!” 一 “什么?老王回河南了?自己辞职的?” 刚来这个商圈做了半个月保安,在...
    饮冰2024阅读 98评论 0 3
  • 赢了心理,竟然时刻伴随着每个人。不论办公室,还是家里。数名成员聊天,都想争取话语权。为什么,第一,时间有限,...
    咫尺为邻阅读 1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