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我写作的意义是什么?我只能说意义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字数 1556阅读 123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年春节其实和往年有些不同,这不主要在生活方面,当然,姑姑新添外甥女,姐姐们接二连三的都做了妈妈,也算得上是一些不同吧。

而我所在意的不同,是我思索的不同。

去年来北京的一段时间,我因自己喜爱文学创作,刚来之初就给自己立了一个flag,说我要在XX年XX月XX日之前,写多万字,不写就咋咋咋惩罚自己。

可能是回家那天在火车上用力过猛,写了好几篇文字之后,回家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愿再写文字,甚至都不愿打开那个写字的软件。

反而是陷入了一种困惑和迷茫当中。

写作的意义是什么?

我突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写作了。我有些心慌,甚至是悲凉,因为我觉得人生很没意思,写作又有什么意思呢?

为了缓解我的困惑和焦虑,我去看电影,我去听音乐。

我试图告诉自己,看,美好的电影是为了让人们感受美好,可是心里总会有声音问我,那么那些悲伤的电影呢?电影总会有落幕的时刻,如果明知道电影会落幕,故事会结束,电影制造的梦也会醒来破碎,那么为什么还要制作电影。如果明知道音乐会带来情绪,而音乐的世界并不是现实世界,任何事情总会或多或少在传播中或者在被看,被听的过程中被消解,被重构,你所想要表达的或许人们永远也无法理解,那为什么还要继续这些呢?

为了消解内心的焦灼,我就查知乎上相关问题。

知乎上的回答有偏理性的谈论写作的文本意义,写作的功利意义,写作的审美意义,写作的终极意义等等,也有说写作是想借助写作这个杠杆来撬动灵魂世界之类的,还有的是借用一些写作大师的话,说自我表达与人的渴求的关系,这些回答中有一部分我觉得也算是写作意义的一种理解,但是写作本身有意义吗?我还是无法从其中找到答案,或者说只是找到了一些看似答案的伪答案。

但是将这件事情放大点来说,生命的意义是什么?生命本身有意义吗?

或许很多人,看过很多文字的人也很容易就想到我标题所写的答案,但是具体到具体事物之后往往就会无法深入体会,就比如我明知生命本就没有意义,可是在写作上我非要求一个所以然出来,以至于我陷入这件事有没有意义,我要不要做,要是没有意义我还做什么,如果这样的话那就干脆不做就好了的恶性循环之中。

然后新的事情出现又出现这种情绪,而且这种事情堆积之后,会让自己整个人处在特别丧的情绪中不能自拔。

然而今天的一个综艺节目倒是让我有了很多新的感触。那个节目中的一位演讲者是躁郁症患者,她患病的时候总是处于想死和极度很嗨的切换中,她陈述了关于她对或者的意义的思考。但是当她问心理医生的时候,医生通常要么是反问她“你觉得生活的意义是什么”要么就是说“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可是这些答案无法让她满意,直到她飞去国外去见了一位这个领域的专业心理医生听到女孩提出的问题后歪着头笑着问道“意义的意义又是什么呢?”让她幡然醒悟。并且在一位一元出租的租客,恰好这个租客也是一个躁郁症患者,然后女孩儿用更加直接和戳她内心的的那点来解释说“追寻意义本身就是一件荒谬的事情,而活着本身也是一件荒谬的事情,所以活着本身不就是意义本身吗?”

当我听到这个女孩的这句话之后,犹如醍醐灌顶,当头一棒。

为什么我要如此荒谬的去追寻写作的意义,简单而言写作可以说是毫无意义可言,因为活着本就没有意义,又何谈写作呢?

正如生命本身就是意义本身一样,写作的意义就是写作本身。

我回想起我为什么有写作的念头,为什么想写作,在这一切的最开始之初,其实不就正是因为我喜欢写作吗?

我喜欢这种表达的形式来表达自己的情绪,来构造自己看到的世界,来编织自己想要的看到的世界,在这个过程中我可能会因为其中的人物而欣喜,也会因为某些事件而悲伤,我沉浸其中,享受其中。

如此,那意义又算得了什么?!

我想我现在也不会刻意去追寻自己写文字要为何,为什么要去做这件事,这件事是否有价值等等等等,因为我只需要just do it .

而人生也原本就没有什么固定的答案,而没有答案或许就是最好的答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