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风行侠影录(20)风起云涌(上)

字数 2193阅读 45

上一章

第十章 风起云涌(上)

众人连夜布置灵堂,挂了幡,左近与族中妇人也赶来帮忙缝制孝服,程府上下整整忙了一天一夜,终于到了吊丧之日。门人早早将正门打开,设好灵堂,弟子备好名簿,陆续便有人来吊祭。程玄鉴着了素服,应接了半日,见来往众人之中,与程家素有往来的儒士与官家均已到了,却有不少江湖草莽之士,祭拜完了,却不散去。程玄鉴看他们在外三五一群,越聚越多,想:“这些江湖人士,迟迟不肯离去,难道也与墨家有所关联?”

眼看门外已聚了三五十人,程玄鉴心中起了一丝愠恼,想:“你们若是敢在今天闹事,当叫你们有去无回。”正思索间,只见一名年幼弟子匆匆进来,喘口气道:“门外……”

程玄鉴见他慌张模样,心中不悦,喝道:“有事慢慢说!”

那弟子登时醒悟,镇定神情道:“启禀执令,礼乐诗书四君子正向府上前来,已走到门外。”

程玄鉴道:“下去吧。”心中想:“四君子一并前来,恐怕也与玄璧有关,但人死为大,难道昭文苑也要来为难?哼!”他迈开大步,走到大门,远远看见三个气质不凡的儒士,身着素服,朝他走来,他认得为首一人,正是素有‘礼君子’之称的董章甫。

程玄鉴向前急趋两步,道:“‘礼乐诗书’四君子远道而来,程某有失远迎。”

董章甫还了一礼,道:“哪里,我等途经此处,听闻令弟噩耗,不请自来,四弟有事在身,不便前来,请程执令节哀。”

程玄鉴道:“多谢,诸位里边请。”说着侧身将三人让了进去,他正欲跟进去,隐隐听得人群中一声低叹:“还是来迟了一步!”这语气充满悲伤,他不由得回头向人群扫了一眼,却是未见任何异常,也无暇理会,随了三人进入。

三人吊唁过,站在院中等候,似乎并无意离开。程玄鉴便吩咐弟子代为关照,自己应对其他来客,眼见临近正午,来访人众已少。程玄鉴心中正要松一口气,忽见门外昂首阔步走入一人,径直往牌位前拜了一拜,朗声道:“墨家武宗传人计无悔恭送墨宗主。”

门外众人听了他这句话,纷纷走进院里,看向那人。院里众人听了,心中想:“你是何人敢如此造次?”旁观者则暗自为此人捏一把汗,想:“程家二公子离经叛道,众所周知,大家都不点破,自然是看在程执令面上,你如此宣扬,岂不糟糕。”也有人想:“儒墨向来不合,你公开承认自己身份,究竟有何意图?真当我儒门好欺负不成?”更有人想:“你程家倚仗执令一位,平日趾高气昂,今日看你如何遮丑。”墨家侠宗之人听了,均想:“武宗销声匿迹已久,此人自称传人,到底是谁?”

程玄鉴却不多言,还了一礼,静立不语。

计无悔见他不恼不怒,道:“素闻程执令明达事理,今日大义灭亲,在下佩服!”

程玄鉴道:“不知先生有何见教,直言无妨。”

计无悔道:“见教不敢,只是请程执令归还原该属于墨家之物。”

程玄鉴道:“不瞒阁下,舍弟身后已了无一物,阁下请回吧。”

计无悔道:“既是如此,墨宗主既身为我侠宗宗主,他之尸体,于理也该由我们处置吧。”侠宗之人听了,觉得此言倒也有理。

程玄鉴道:“他死前回归,程家既接纳他,他便是我程家之人,单凭阁下空口一言,便要我舍下兄弟情分,你,不觉过分吗?”

计无悔道:“兄弟?你杀我侠宗宗主,念在你是他兄长,我们可放下此仇,只求迎回宗主身躯,你现在又有什么面目自称兄长?”

程玄鉴道:“阁下口口声声说是我所杀,莫非当时你在场?你若在场,眼见宗主被杀,竟还有颜面活在世上?”

计无悔道:“我也是无意中听人说起,墨宗主死于儒门众高手合力围攻,他之尸体上,只怕现在还留有你儒门之掌伤!我特意赶来,就是不让宗主死得不明不白,替宗主讨一个公道,大家说是不是啊?”他一言甫出,早已有安排好的弟子在人众中呼应,墨家侠宗之人听了,倒有不少人神情激愤,叫道:“岂能让宗主死得不明不白!”

程玄鉴见群心动摇,当下向院中,朗声道:“诸位好汉中,当不乏墨家门徒,或有舍弟故旧,当知悉舍弟为人。即便是面对敌人,也是仁慈心善,况且他出身儒门,又怎会无故与儒门结怨。”

“唉!”他长叹一声,又道:“弟妹与诸多村落无辜人命,遭奸人所害,舍弟虽报仇成功,却也不幸伤重不治,此事,诸位当是知晓的?”果见人群中几人点了点头,私下传开。

程玄鉴冷眉一凛,看着计无悔,道:“你若真是墨家之人,又岂会在此时恣意妄为,说,你究竟是何人?”

计无悔道:“多说无益,只需看宗主身上是否真有你儒门掌伤,便立刻分明!你们虽然人多势众,但若不能给我们一个交代,墨家之人,又岂有畏死之辈!”

程玄鉴道:“舍弟若还在,又岂会愿意见儒墨相残,你一再挑唆两家争斗,究竟是什么目的!”

计无悔踏上一步,道:“我们只是求一个公道!”

程玄鉴冷眼一扫,道:“他生前已多受折磨,我岂容你在死后扰他安宁!”

计无悔单手指向棺材,道:“若不开棺查验,难道要让宗主蒙冤而去?”

程玄鉴道:“逝者已矣,若我坚持不开棺呢?”

计无悔道:“那我们只好誓死守护宗主!”

程玄鉴道:“你是在威胁我?”

计无悔道:“我是在给你机会!”

程玄鉴怒眉一扬,道“放肆!”指棺道:“二弟尸骨未寒,我不愿动手伤你,你若再不知进退,程某绝不留情!”院中弟子听他喝斥,将进出的要道守住了,只待执令开口。

却见程玄鉴挥了挥手,示意弟子不要轻举妄动,叹了口气,又低声道:“你一再扰乱葬礼,在下好言相劝,一则他并没有留下什么遗物,二则他舍生取义,走得清白;你若坚持不信,只好动手,舍弟泉下有知,必也不会怪我!”

计无悔道:“好,计某今日就算粉身碎骨,也要替宗主讨个,公道!”他‘公道’二字提气喊出,气劲充沛,掌力顺势而提,蓦地一掌击出。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