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七十二章)迷雾荒坟

字数 2041阅读 304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这一夜虽身在荒山野岭之中,我却睡得格外安稳,不知是净玄的梵语起了作用,还是因为有他在身边,让人觉得分外安心的缘故。

不过睡了一觉醒来,我的肚子饿得更厉害了。

净玄依然在打坐,莫非他一夜都是如此?难道和尚都是坐着睡觉的么?

我眼睛不自觉的向地上扫去,被油布包裹的馒头依然摆在昨天的位置,分寸不移。

我又小心翼翼地看了净玄一眼,只见他双目轻闭,也不知此时是醒了,还是尚在梦中。

我咽了咽口水,摸了摸干瘪的肚皮,踌躇再三下,

极快地拿起那干粮咬了一口。

……原来这白面馒头,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吃。

两个馒头仓皇下肚,腹里倒是有了饱感,嗓子却是干得难受。这时我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翠色的竹筒,执着竹筒的是一只修长净白的手。

“喝罢,别噎着了。”淨玄语气淡淡地道,可俊秀的面上分明隐约着一丝笑意。

我愣了一下,木木的接过,继而脸渐渐红了……这和尚居然装睡,适才我狼吞虎咽的模样一定被他看去了,真是好没骨气…

他对我的窘迫视而不见,负袖一抖起了身,眸光抛向山林深处:“走罢,我们应当上路了。”

道完这一句,他只浅浅扫了一眼我,便自顾自去一旁牵马整理,我匆匆咽下几口清水,将那竹筒塞回包袱中,再将剩余的干粮包好,急步追上了他的身影。




这日是个阴天,不见阳光。

起先我是这样以为的。

直至山路越走越深,这才觉得事有古怪。

这里的树干干枯漆黑,地面的沙石粗糙不堪,踩上去让人无端冒出腐朽的想法。周围感觉不到一丝活物的气息,只听风中隐约传来一种慎人的虫叫声。天上看不见一丝光亮,到处灰蒙蒙的,空气里弥漫的是潮湿的灰尘味道。

这山仿佛一座死山。

也许这里本来就从未有过晴天。

淨玄或许察觉我神情有异样,于是他问:“害怕?”

我神色一抖:“我怕甚么?只不过…我只不过有些冷。”

我随口一说,他竟然真的以为是我冷,所以他脱下他的袈裟递给我。

我愣住了。

他又冠冕堂皇地道:“礼佛者,不可见世人受苦。”

我于是有些失望,他说的是“世人”,是这大千世界的芸芸众生,或许今天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不相干的人,更甚者是一头羊,一只雀,他也会对其施以援手。我只是他“苍生”里平凡的一个“世人”,我并不会有什么不同。

我语气难免带了些讽刺:“大师,我是妖,你将你沐浴过圣光的袈裟给我,莫非是想叫我魂飞魄散吗?”

他愣了一下,而后将那袈裟收了回去,神情有些颓然:“是了,我险些忘了你是妖。”

我忽然很后悔,若是我披上那件袈裟,在他眼前受了佛光侵袭之苦,他会不会自责悔痛?他平淡端然的面孔还会不会依旧毫无波澜?

他没有再多说,转身继续前行,只是步子不再像之前那般急切。

再前进一段路,两匹马无论如何也不肯再走,我们只好放开了僵绳。一旦挣脱了绳索的束缚,它们立即头也不回地狂奔下山,仿佛这里存有什么可怕的事物。

过了一个时辰,我终于明白马儿逃命的原因,也终于明白初寒为何要选择屈身在此。

此处明明就是一个无头无尾的迷宫,眼前只有一样的景物,一样的岔道,却似乎永远走不到尽头。

我们在里面浑浑噩噩的走了两个时辰,我只觉得天旋地转,终于体力不支,不管不顾地坐倒在地。

“怎么了?”淨玄疑惑地望着我。

我没好气的白他一眼:“大师,你法力这么高超,却没有什么法子能找到出口么?我实在是走不动了。”

他望着我缓缓地摇了摇头,接着抬手一指:“看你后面是什么。”

我不耐地转过头去,只见眼前是一座斑驳的木碑,碑面因经年累月的风雨侵蚀而显得残破不堪,却仍依稀可见“…友张显…墓”几个刻字。

我大惊失色,吓得一下子跳起来,真是造了大孽,我竟一屁股坐到了别人的坟头上!

我忙回身不住地鞠躬礼拜,嘴里念着:“这位大哥,你冤有头债有主,可千万不要找到我头上…我真的无意冒犯你,你一定要原谅我…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我身边还有个得道高僧呢,你可千万不要不识趣啊…”

淨玄静静望着我,竟然少有的笑了一下。

我还有些惊魂未定:“笑什么!你难道没见过怕鬼的妖精吗!”

他一时不知该摇头还是点头,刚想说什么,却在一瞬间收敛了所有的笑容。

“别动,”他声音藏有一股不容置疑的冷咧:“这墓有古怪。”

我顿时屏住了呼吸,适才将将放平的心境又提了起来,我战战兢兢地转过身去,生怕那里当真跑出个什么白骨幽灵。倒不是我当真惧怕什么鬼邪之物,只是想想那死去多年的尸首,难免会长得比较难看的。

坟依然是那个荒坟,碑依旧是那个破碑,我于是松了一大口气,埋怨道:“净玄,你吓什么人。这墓能有什么古怪,咱们一路走来,这样的荒坟见过没有百座也有数十…”

我话未说完,他忽然冷冷扫我一眼,于是我立即识趣地闭口不言。

“你仔细看看那坟上有什么。”净玄道。

我依言望去,只见那坟前的黄土因长年无人照料,已经长出了长长的野草,这也无甚好奇怪的……等等,那野草…好像是黑色的?…它们很纤细,又很坚韧。

我再凑近一些,险些惊呼出声,一股倒恶直冲脑海,我忍不住捂着嘴接连向后退了数步。

那坟土上长出来的,根本不是什么野草,而是发!

一根根,丝丝缠绕的,人的黑发!

��




感谢阅读,喜欢请点个赞吧。

对不住各位追文的小天使呀,今天更新晚了点,主要是周一事情都比较多…希望大家能理解呀,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