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校园】可是你也没说这会是我的青春(8)大合唱

                        第八章:大合唱

作者:苏底

此文由真实故事改编而成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沈道瑕正打扫着值日,空无一人的教室一片寂静,风将窗外的一片红枫叶吹在黑板上,走廊下人们搬着凳子熙熙攘攘地往操场的方向走去。一个个接踵而至的蓝白色校服交相辉映。远远看去如同2月的贝加尔湖那纯净的流水与凝固的干冰。

11月天里的学生们在寒冷的天气下吐出的冷气犹如冰层上的白烟,美得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

“沈道霞”

沈道瑕转过头,原来是谈亦新。

“快点!大合唱马上要开始了!我们抽到最后一名,压轴登场!”

“好了!好了!我马上来!”沈道瑕放下扫帚,背上书包,将门锁上,急急忙忙跟着谈亦新跑下楼。



“沈道瑕你出来的时候班里有几个人打扫啊?”跑到一半,忽然杀出了个班主任。

“就他一人啊!他一个人在那里拿着扫帚埋头扫地。”谈亦新看着沈道瑕耸了耸肩。“那些人实在太懒了,竟然偷偷摸摸跑掉了。”

“小兔崽子,敢逃我值日?一个个都吃了豹子胆了!好好的学生不做?非要这样子?看我怎么整治他们!”

“你们两个快去活动室把衣服裤子换完,压轴表演,都不要给我丢脸!”

班主任徐芸萍铁青着脸,伸手提了提身上那袭黑色的长裙,踏着半尺长的高跟鞋,扬长而去,嘴里还念念不忘地喃喃道“敢逃我值日,都不想活了?都是些法国小猪罗,看我不把她们骂的吃不了兜着走!”

谈亦新伸脚踢了踢沈道瑕的裤腿,“真是只母老虎,看来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咯!”

“别说了,赶紧走吧,再不去活动室晚到了就要被她吃了!”

“现在几点了?”沈道瑕低下头看了看手腕补了一句。

“没有手表还要装,你以为你是派大星吗?只要在手上画个圈就是表了。”

“不,我是海绵宝宝!”沈道瑕伸出食指在谈亦新的面前来回摆了摆,接着踮起脚尖,学着《海绵宝宝》片头曲里的船长张大嘴发出一阵粗犷的声音:

“Are ya ready kids? ”(准备好了吗,孩子们?)

沈道瑕又闭上嘴,蹲下身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矫揉造作地喊了声:

“Aye Aye Captain. ”(是的,船长)

然后又是一阵粗犷的声音。

“I can't hear you!”(我听不见你们的声音)

这一次则是信心满满。

“Aye Aye Captain! ”(是的,船长)

“hahahahaha”少年踮起脚尖,将一只手遮在左眼上,再将地上的一片绿叶贴在自己的左膀,像一只鹦鹉一样“咯咯咯”地叫了几声。

“OHHHHHHH, Who lives in a pineapple under the sea? ”(哦哦哦~~~,是谁住在深海里的大凤梨里?)

“SpongeBob SquarePants! ”(海绵宝宝!)

“Absorbent and yellow and porous is he! ”(方方黄黄伸缩自如)

“SpongeBob SquarePants! ”(海绵宝宝!)

“If nautical nonsense be something you wish,”(如果四处探险是你的愿望 )

SpongeBob SquarePants! (海绵宝宝!)

……

“你脑子怕是没被冻坏吧,别唱了,现在已经9:30了”谈亦新将沈道瑕左膀上的绿叶摘了下来,又拉了拉他的衣角。

“那还不快点,要来不及了!”沈道瑕一把夺过她手里的那片绿叶,“不许碰船长的鹦鹉波弟,你要是弄丢了它,我船长派奇要你好看。”

少年转身就往更衣室走,手里的绿叶又一次地贴在了他的左肩上,就在他进门的一刹那,少年回过头对身后的少年吐了吐舌头。

留下谈亦新一个人落寞地孤零零立在原地,带着她那张“这人怕不是傻子吧”的眼神。


当他们出来的时候已是9:30。

沈道瑕身着一件外观挺括的西服,保守的深黑色衬托出他不拘一格的大气,再搭上一条红领带,稳重而不失新颖。他摘下脖颈下的纽扣,用手帕擦了擦正准备别上去,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身前的少女身着一袭蓝宝石长裙,领口勾画出一丝金边,修长的裙摆如水银泻地一样地铺展在石地板上,上身腰线收的极细,腰肢上勾勒着淡淡白色花纹,有一股淡淡的欧洲宫廷韵味。

腰背笔直,曲线玲珑。

白皙的双腿修长挺拔。不经意间她伸手划去抿在唇角的发丝。指尖的纤细灵动如同欢快的精灵。

清香阵阵,她的目光仿佛秋月横波,一颦一笑,风姿绰约,楚楚动人。

她盘着青丝,扣着大气的水晶发卡,清秀典雅。

有一阵风吹过,额间上的发丝自然而然地落下,划过耳际,裙摆也随之摇曳着,她低下头轻轻地点了点,又伸出手抓起裙角微微一抬。


活动室内照射出来的光线忽明忽暗,她的脸庞却始终带着似若似无的微笑,明眸皓齿,与外边的景色交相辉映,宛如天成。

“沈道霞,好看吗?”

沈道瑕没有回答,他的神情有点恍惚,仿佛游离到十年之后,他们从十六七岁背着书包的少男少女演变成了二十六二十七携手踏入婚姻殿堂的新郎新娘。

“沈道霞!”

“好看吗?”谈亦新转了个圈,来来回回地摇了摇身上的长裙。

“好看!好看!你穿什么都好看!”

沈道瑕笑着,眼睛眯成一条弯弯的缝。

“快点,快点!六班已经上台了,还有二班就轮到我们班了!”傅凯凡驼着背,双臂撑在膝盖上,气喘吁吁,仿佛立刻就快要倒下。

“你们两个面对面站着干什么呀?难道在谈情说爱?”

傅凯凡一巴掌忽然“啪”地一声拍在朱晨凡的背上,200多斤的肥肉揉在一起,一个劲儿地不停颤抖。

“肥猪婆,怎么你也来了?”

“我悄!要你管?”朱晨凡向他吐了吐舌头。

“阿恰!瞎扯吧你!刚刚还看见你从活动室里慢吞吞地出来,一看就知道你太胖衣服裤子穿了半天才塞进去。胖子就是胖子,什么东西都爱狡辩。你个死肥婆!”

“要不是你是我们班的,在外面你这样说我,你小子,老就被我摇人打死了!”朱晨凡举起红猪蹄般大小的手掌佯装要往他的脸上扇过去,就被谈亦新拦住了,“好啦,好啦,都是一个班的啦,别吵了,赶紧走吧,不然大合唱要来不及了。”

傅凯凡见状便抬起头擦了擦鼻子,两只手掌插在腰上,时不时地还抖抖腿,一副“肥猪婆你奈我何”的样子看着朱晨凡,气的她上下不得。


十二月的桂花在这个校园里依旧遍地绽放着,一阵微风吹过,香气扑鼻而来,走廊外重重叠叠的翠绿与随风流动的金色,岑林尽染,叠翠流金。

“你们四个在上面干什么?让你加他们仨赶紧过来到现在连个楼都没下?都什么时候了,六班都要下台了!一旦你们四个人在六班下台之后才到,哪怕一秒,放学都得跟值日生一起罚站到晚上8:00,反正明天休息!”话毕,那个女人就“噔噔噔”地踩着高跟离开了。

没一会儿就没了人影。

“快走啦!母老虎又要吃人了!”

“六班你们可得唱的慢点呐!”

“节目表里六班合唱的歌曲是一二三四歌,好像连3分钟都不到,这次死定了!”

“少乌鸦嘴!”

沈道瑕大步向前跑着,时不时回过头确认谈亦新有没有跟上。她手里提着一双高跟鞋,白皙嫩弹的脚丫踩着风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踏过。两边的杨树在脑后快速闪过。



终于到了看台,可把他们四人给累坏了,谈亦新穿上高跟鞋,连走路都摇摇晃晃。朱晨凡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伸开双手双腿就躺在傅凯凡身上。

“肥猪婆别碰我!”傅凯凡用手弹了弹肩膀,“我可不想被你传染变成猪!”

“那人家累嘛!就不能让我歇会儿?”朱晨凡嘟了嘟嘴作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着傅凯凡。

“那你去找沈道瑕啊!”

  沈道瑕打开一瓶水不紧不慢地抿了一口。

“人皆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我可不想就这样被一座泰山压死,那样就太对不起党和国家了。”他站起身,躯干向前倾,双手抱拳,脚尖踮起,撅起屁股,一步一步地往后挪,“告辞!”

  不料,一个巴掌十分不讲情面地砸在了他的背上,“啪”清脆的一声,吓得他直哆嗦。

他立即转过身,定睛一看,是谈亦新。他踉踉跄跄地向前几步,他和她靠得很近,鼻尖与鼻尖紧紧贴在一起,好像连她有几根眼睫毛都数的清。

心跳声在彼此的耳边此起彼伏,再仔细听,甚至还可以感受到彼此血管里流动的声音。

  雪白的脸蛋,柔顺的长发,深黑的眼眸,淡红色的嘴唇。他往后退了几步,慢慢地抬起头,一双深似幽潭的双眼跌跌撞撞地冲入他的眼帘。

  她伸手撩了撩耳边的发丝,抿了抿嘴,眼神上下飘忽。

“我好紧张,你呢?”

“我也好紧张,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上这么大的舞台上演出。”沈道瑕低下头,看着地上一排排混成一团的蚂蚁成群结队地走过。

好像我的心思也是这样。

沈道瑕扣着手,又咬了咬,抬起头。

“万一跑调了呢,那要被人笑死了......万一唱得太快,后面同学跟不上节奏,那不是要被全班人骂死了......万一台下的人都齐刷刷地盯着我看,那我不被吓死啊......万一台下的人互相聊天,不看我表演,那岂不是更难堪......

他的双手紧张地拧成一团,手心里全是一颗接着一颗豆大般的汗珠,额头上的眉目透露着少许的焦虑与不安。

当聚灯光照在了头上,热量充斥着人们的脑浆,观众一多会感到紧张,观众一少又会感到彷徨,青春舞台上的人们来来往往谁都一样。

就如同谁都经历过年少与轻狂。

耳边忽然传出一阵声响,“怎么搞的?这么晚才来,人家二班已经上台了,你们才刚刚到!”

沈道瑕本想开口解释些什么,可是看着班主任那张天使恶魔随意切换的嘴脸,顿时哑口无言,决定放弃作罢。

“你们四人晚上和那群逃值日的小鬼头们一起留到8:30吧,晚饭我会解决的。”

  傅凯凡一下子倒在200多斤的朱晨凡身上,“命苦啊,肥猪婆今晚我们一起相约8:30吧!”

“你们两个一男一女互相靠在一起想怎样?意思是不把我这个班主任放在眼里还是要当着我的面宣布恋情?”

“不不不不不,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傅凯凡摇着手指在班主任面前慌忙解释道。

就像电视剧里面偷情未遂就被人捉奸在床的男二。

“那是什么?你们都已经这样相依相靠了,怕是晚上放学回家后还有更看不得人的事情了。”

“神经病啊,老师你看她那200多斤肉,一弹整个人都会抖。你要免费送给我吃我都不要,更何况给我当女朋友了!”

“谁要当你女朋友了?我看你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全身上下永远都散发一股汗骚味,真的是让人难以容忍,更何况还女朋友!你让我当你同桌我还嫌恶心嘞!”说完便用手拍了拍傅凯凡刚刚靠在他身上的那只臂膀。

她掌上的肉在空中如同被掀起的碧波般一层一层地荡漾着。           

“我悄!真疼!……你还好意思说?神经病!”

  “傻逼!”

  “别吵了......老师还看着呢”沈道瑕小心翼翼地轻声说道。

  “还真有缘啊!啊!我这么一说还真都乐呵起来了是吧?就高兴了是吧?啊?今天是让你们来这里斗嘴的还是让你们来这里大合唱的啊,一个比一个兴奋了,我看你们两个都是吃药了,就不该来这里大合唱的,这么好的口才,改天去那个叫什么......对!《中国好声音》挤掉华少的位置,让你们当最新的中国好舌头算了。来我们这上学还要拿这舌头唱歌,读书太屈才了。”

  “老师,我们已经用尽浑身解数了,你看看谈亦新那通红的脚底,我们都成这样了,你还刁难我们,让我们在走廊上相遇8:30,你说我能不急吗?”傅凯凡连忙走到老师边上理论。

    “是啊,是啊,老师,你再看看沈道瑕额头上的汗珠,瞧!连裤腿都湿了,我们已经倾尽全力了赶过来了。”朱晨凡也顺势走到班主任身边,拉了拉她的手,一个劲儿地解释。

    “晚上8:30不用罚站了。”

    “yes!”傅凯凡激动地跳了起来和朱晨凡抱在一起。

    “但是”

    “但是什么?”朱晨凡一把手推开还在怀里的傅凯凡,略有忐忑地看着班主任。

    “如果你们能拿一等奖,我就赦免你们。”

    “太好了!肥猪婆,我不用与你相约8:30了!”

    “我也是!”朱晨凡高兴地也跟着激动地跳起来,在空中和他击了一掌,全身的肥肉在那一瞬间整齐地颤抖着。

    班主任不急不缓地走到后台中央,双手叉腰,紧蹙双眉,一脸严肃地看着底下的学生。后台上正在休息的同学们好像都感觉到了一股隐隐的杀气,一个个不由自主地抬起了头,就像一个落水的小鸡惊慌失色地看着她。等待着她发号施令,一边几个正在彩排的学生也放下手中的活不约而同地围了过来,老老实实地排成一队各自紧挨在一起。

    “今天我们压轴出场,一定要让在座的各位老师以及嘉宾还有广大学子们眼前一亮!”

“一定!知道吗?”

“不过反过来说,你们的表现让他们眼前一亮是应该的,知道为什么呀?”班主任脸上忽然浮现出一种沁人心脾的微笑,如同一位彬彬有礼的少女,婉约而又温柔。

      底下的同学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雾水,摸不着头脑,只是自顾自地摇摇头。

    “那我就在这里告诉你们!一个个都给我听好了!我当班主任20年!“

“在定海二中连任10年各个不同年级段的年级组组长!每一次大合唱,元旦汇演,只要我教的班级在我当班主任的20年里面,只有一等奖,从来没有一等奖开外的!”

“如果你们这次连一等奖都没拿来,你们就成功地证明了,你们这一届是我这辈子教过的最差的一届!”

      “懂了吗?” 

      “嗯……嗯……嗯”后台下的同学们仰着头,一个个点头如捣蒜。

      “况且前面有3个班级重复唱了《一二三四歌》,连编排都一样,那么对我们来说就少了2个竞争对手,这样的话,我们班要是还拿不到一等奖,就是真的不应该了,大家说,对吧?”

        “马上要上台了,大家不要紧张,不要害怕,仔细听伴奏以及陌远与涵数的演奏,沈道瑕和谈亦新你们两个不要抢拍,千万不要乱,都慢慢来好了,咱们不着急,好吧?亲们,我在台下给你们一起加油呢!”班主任十分正能量地在空中比起一个“V”字,脸上又重新浮现出婉约且又温柔的笑容。

      “老师,我裙底破了。”谈亦新提着长裙焦急地挪到班主任跟前。

      “演出的时候看不出来的,在阶梯上提着裙子上台,肯定会暴露地一览无余。马上要比赛了,这可怎么办呢?”

      “你怎么现在才说?”班主任急地直跺脚。

      “我也是刚刚发现。可能刚才来的路上跑太急,破了。”谈亦新委屈地看着她,眼眶中好像有什么东西银闪闪地打转着。

      “说什么都晚了,如果,要是,现在有什么东西可以将你那个洞给固定住就好了......班主任低头看了看地板,自言自语地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接着一手抓起刘海上的一撮毛发,歇斯底里地拍了拍桌子,“别傻愣着啊,你们有什么主意啊?都想想办法啊!”

      “老师,如果只要能把裙子裂缝固定住不管其他后期的话,我斗胆问一句,那个......订书机可以吗?”沈道瑕挤出人群冲到班主任面前。“如果可以,我现在就去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订书机订裙子,哈哈哈哈哈哈......

      “笑什么笑,现在连台都上不了了,还笑?”

“别管什么后期不后期的,裙子的漏洞要是因为订书机的原因而裂地更大了,大不了老娘赔!”

“你现在就去,快去快回!”

“你们先上场,函数先去演奏一小段曲子打个前奏,然后找一个人上场说个开场白,时间越长越好,要拖延时间,记住!随机应变”

“那就让我来吧”

一个身高差不多1米6的小个子男生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前几天我刚在电视里看过一部关于罗大佑就《明天会更好》这首歌曲的专访,如果要说开场白拖时间的话,我比大家更有把握。”

“徐老师,相信我!”

班主任久久抓着刘海的手终于放下,她摸了摸鼻子闭上眼睛,思索了一会儿。

“我相信你。”她的语气里没有一丝波澜。

“咯……咯……咯”几声响亮的脚步声带着“砰……砰……砰”的铿锵有力的拍肩声。


在一旁的沈道瑕撩起裤腿,也不管台下一双双好奇的眼睛,就大步流星地直接从台下穿过向教室的方向奔去。

夜色渐渐低沉,驻在操场上的舞台可以很好的看到被黑夜半遮半掩的朵朵火烧云,只要抬起头,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天空中还有几颗初升的星星一闪一闪地,流光溢彩,很是绚丽。

“感谢高一六班的《一二三四歌》,现在请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有请本次大合唱的最后一个班级——高一{5}班,为我们带来的大合唱,《明天会更好》。”

后台内44个眼睛齐刷刷朝着班主任的方向看去。

“大家别慌!”

班主任指了指身旁刚刚自告奋勇站出来的1米6小个子男生“陌远!”

“你先挎着函数的手臂一起并排上去,接着后面的大部队一起向前走。等他们上来了,就开始。”



舞台边一栋教学楼里亮起了一排排灯,亮如白昼。

沈道瑕一脚踢开班级的房门,一把就抓起讲台上的订书机,连教室的门都没关便一个劲儿地往操场跑。

他的动作协调有力,如同一根离弦的飞箭,一股脑地窜了出去。

“大家好,我是陌远,来自高一{5}班。《明天会更好》这首歌我猜大家都很熟悉,‘轻轻敲醒沉睡的心灵,慢慢张开你的眼睛,看看忙碌的世界是否依然孤独地转个不停。’这些耳熟能详的歌词总会在我们耳边环绕,激励着我们在迷茫与窘迫的日子里奋发向上......

身后的白炽灯越来越远,眼前的舞台也越来越近。

“快了!快了!快了!快了!”有一个声音一直在沈道瑕的内心回荡着,就像一个还没见过世面的小兔子兴奋地上下窜跳着。

可能是因为“小兔子”跳得太兴奋的原因吧,他失去重心,脚底一滑,身子一扭,跌跌撞撞的,胳膊也失去方向,整个身体随之摔倒在水泥地上。

11月的水泥地冰冷刺骨,他斜躺在那,眼前一片混沌。

他抬起右臂想要支起身起来,却怎么也用不上力。昏暗的路灯照在他的身上,借着幽光,他趴在地上检查了下衣裤,所幸没有什么破损,只是右手的手心处被划出一道血痕,皮破裂开来,轻而易举地可以里面粉红的肉色,血沿着青青紫紫的手腕,滴到水泥地板上,温暖了这片冰冷的大地。

他颤颤巍巍地站起身,吮了吮手心的血,也不管伤口有没有感染,连滚带爬地向舞台冲去。

“开场白已经开始一半了,得加紧了!”

“快点!快点!快点!”

“要是再不上台,我们就直接出局了,对得起他们吗?”

沈道瑕的“小兔子”发了疯一样不停歇地砸着沈道瑕的心脏,拳拳到肉,句句戳心。


“谈亦新,别动!”他三步五除二地几乎是滚到她的面前。

都说男人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老婆。可是,这种时候谁又会顾地上呢?

“你别动!”他左腿单膝触地,忍着刺痛将右腿不自然地弯成90度。他抬起头抬头凝视着眼前少女的的眼睛,接着将裙摆微微抬起,用订书机小心翼翼地将漏洞缝上。

沈道瑕站起身拿起,拿起话筒将手心的伤口挡住,刚想说些什么,谈亦新就一步向前,紧紧挽住她的胳膊。

“没到舞台上谁也别松开。”

“好”沈道瑕微笑着与她肩并肩向前走,爱与期待伴在他们左右,编织成最美的夜空。

“但是呢,明天它不一定会更好,但更好的明天一定回来,相信明天,相信未来会更好是一种心态,有好的心态才会有更好的明天,当我们经过风风雨雨后,我们只要相信明天会更好它才值得会更好!”一阵低沉悠扬的大提琴声缓缓响起,那是函数演奏的《巴赫G大调》。

少男少女们缓缓地走上台,陌远与函数相视一眼,演完前奏的他们向站在最前端指挥的周洱洱做了个手势,演奏正式开始,周洱洱转过身,180高挑的身材在舞台最前端的位置上挥舞着指挥棒,虽然身后的观众看不到她的脸,但是仍然给观众带来一种神采奕奕,气宇轩昂的冲击感。

曲调忽地转换成另一种旋律,从古典乐曲到经典流行老歌,衔接得天衣无缝自成一体,谁也不会想到,还有这种音乐组合。

因为一场意外却带来众人一致好评。

还没等台上的选手开口,台下的观众就纷纷起身拍手叫好。

随着冷色调的伴奏与缓慢清晰的旋律线,少年张开口,充满弹性的咬字方式,轻松却自有章法,如同一粒糖衣药片,初含甘甜,后劲微苦。

  “轻轻敲醒沉睡的心灵慢慢张开你的眼睛  看看忙碌的世界是否依然孤独的转个不停”

  “春风不解风情吹动少年的心 让昨日脸上的泪痕随记忆风干了”

少女的歌声悠扬婉转,带着18岁特有的甜美与活力,让人怦然心动。

“抬头寻找天空的翅膀侯鸟出现它的印记 带来远处的饥荒无情的战火依然存在的消息 玉山白雪飘零燃烧少年的心 使真情溶化成音符 倾诉遥远的祝福 唱出你的热情伸出你的双手让我拥抱着你的梦 让我拥有你真心的面孔 让我们的笑容充满着青春的骄傲 为明天献出虔诚的祈祷......唱出你的热情伸出你双手让我拥抱着你的梦 让我拥有你真心的面孔 你真心的面孔 让我们的笑容充满着青春的骄傲 青春的骄傲 让我们期待明天会更好”

那一夜没有风,是11月里少有的暖和天气,高悬的镁灯把整个操场照的格外明亮,班主任徐芸萍站在台下,仰头看着台上的少男少女们。他们意气风发,歌唱着这属于他们的青春与活力。

笑靥如花,神采英拔。

在他们的头顶上的夜空中有一对显人注意的星星。一闪一闪,考得很近,让人们觉得它们会永永远远在一起。

  演出结束,全场掌声轰鸣,沈道瑕转过头看向谈亦新。穿着宝蓝色长裙的少女,眼睛眯成一道月牙儿状也不约而同地转过头笑嘻嘻地看着他。

远处,校园外的焰火一阵阵腾空而起,在黑夜的交映下越发光彩夺目,照耀着生存在大地上的每一个众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其实四季还是一样,只是跟你在一起的时候秋风也温柔,冬雪也温柔. 2:“温柔的好天气总是和你一样 让人止不住心动...
    文案圈子阅读 915评论 1 32
  • 时间就像小马车,哒哒哒哒跑得可真快呀!“激情红歌 十二月飞扬”大合唱比赛今天早上就要开始了,我们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
    烟记_adc2阅读 76评论 0 2
  • 阳光努力了一天,终于在天将黑之前,冲出了云层。此时的天空,出现了绮丽的云彩,展现出格外的迷人光芒。太阳,终于重回天...
    聂新逸云阅读 180评论 3 14
  • ✨ 踮起脚尖的喜欢是站不稳的。 ✨ 怪物吞噬了一千个月亮,只剩下最后一个,站在悬梁之上,温柔充满天空,被埋葬在浩瀚...
    赵小玖阅读 750评论 0 20
  • 夜,暗下来,浓雾层层弥漫、漾开,熏染出一个平静祥和的夜,白雾在轻柔的月光下,即像云,又像银沙,布满了整个世界。站在...
    Lexi_0805阅读 78评论 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