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的人害我家破人亡

孙家是市里有名有姓的大户,孙若微的爸爸孙晖是市里最大的地产商,妈妈是演唱团的艺术家,家里的人可谓都是人中龙凤。所以孙若微从小在一个优越的家庭环境中长大,她知礼仪、懂廉耻,却唯独性格有点任性。

那天孙若微过7岁生日,爸爸答应她要回来给她过生日。可是她左等右等都没有见爸爸回来,倔强的小若微,硬是没有吹蜡烛不肯睡觉,非要等爸爸回来。

就在她已经坚持不住趴在桌子上时,爸爸推开了家门,只是他身边还有一个小男孩。

“若微,爸爸今天太忙,没有给你买礼物,就把这个小哥哥当做礼物吧!以后,她就和我们一起住了,你们可以一起玩儿。”

若微抬头,对上了男孩的眼睛,只见男孩干净利落的头发,明亮的眼睛里有一份坚毅和聪明。她欣喜地说自己很喜欢这个礼物,拉起男孩的手,让他和自己一起吹蜡烛。

那时的孙若微,心里泛起一丝欢喜,对这个小男孩有一种莫名的好感。只是她还不明白为什么男孩要来自己家里,也不明白父亲送给自己的是福是祸。

孙若微很喜欢这个哥哥,因为他不仅长的帅,小小年纪周身就有一种冷静克制的神秘气质。令孙若微十分着迷。

“顾哥哥,顾哥哥,明天上学可以叫我一下吗?  顾哥哥,放学一起回家吧! 顾哥哥,我想吃那家的冰淇淋!顾哥哥,顾哥哥…….”

顾明修每次都没有回答,但是却总是默默做好,若微请求的事情。

就这样,在孙若微的一声声哥哥中,两个人都长大了。

十五年后,顾明修靠着自己的商业头脑,创办了自己的地产公司,若微也进入了国内顶尖的学府,成为了一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

大学期间,顾明修总是在晚上将自己的豪车停在孙若微的宿舍楼下,西装革履的下车,靠在车上等着孙若微去吃宵夜。

导致孙若微的同学纷纷侧目,目瞪口呆。大学四年,孙若微都与桃花无缘,没有一个男生敢追她,所以她总是向顾明修抱怨,说他挡住了自己的桃花运,导致自己找不到对象,让他对自己负责。

就在孙若微即将毕业的时候,家里发生了变故,父亲突然入狱,母亲因为担忧过度病倒。查出了癌症,不久便去世了。

原来孙晖公司早就存在了账目问题,如今被内部人员举报,由于涉嫌数额巨大,恐怕这一辈子都要在牢狱中度过了。

母亲的葬礼上,她哭得十分绝望。她扑到顾明修的怀里哭着说,自己已经无依无靠。

顾明修原本镇静的眼里出现一丝伤痛和怜惜,他捧起孙若微的脸说:“还有我在你身边。”

从学校接回毕业的孙若微之后,顾明修将她安置在自己家中。

两人就像以前一样,顾明修一早起来就叫醒孙若微上班,只是晚上顾明修要应酬到很晚,不能等她下班了。

晚上,喝醉酒的顾明修突然向孙若微表了白,说出了自己隐藏十几年的秘密。

孙若微从小也喜欢顾明修,奈何她以为顾明修一直当自己是妹妹,所以一直不敢说出来。两个人总算是没有错过。

那天,趁着顾明修没回家,孙若微想要替他收拾书房,可不小心将桌上的水撞翻,水顺着桌沿流进抽屉里面,她顺手打开抽屉去擦,就在这时一份文件映入她的眼帘,是父亲公司的资料,和一些调查信息。经手人是父亲曾经最信任的秘书。

“莫非父亲是被顾哥哥…….”孙若微突然胸口一阵剧痛,她不懂在自己家长大的顾明修为何要这么做。

这天顾明修刚进家门,孙若微就冲上前去揪着顾明修的衣领质问:“当年举报我爸的那个人是不是你?你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要恩将仇报?”

顾明修眼里闪过一丝怒意:“因为他是害我父母的仇人!他当年不正当竞争害我家破产,背负巨债,我睡了一夜起来,发现父母双双坠楼,他是心里过意不去,才收养的我!”

孙若微渐渐松开了衣领,她一直以为顾明修是父亲从孤儿院带回来的,这么多年一直没好奇过顾明修的真实身份,她觉得自己既对不起父母又对不起自己深爱的顾明修。

她再次选择了逃离出国,原本她以为自己就要走出来了,可这次又陷了进去,她不知道这次需要多久才能治愈自己。她知道顾明修还在等着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