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受够了你的“嗯嗯”

字数 2645阅读 531

大四毕业那天,我提着打包好的行李箱一瘸一拐的走向学校门口。我拦到一辆出租车,司机师傅帮我把厚重的行李箱放在后备箱。师傅的一句话,让我的眼角瞬间湿润。

师傅扯开嗓门问我:“ 小姑娘,你男朋友怎么不来送你,他是先走了吗?”

我迟疑片刻回复:“嗯嗯。”

这是你曾经常对我说的两个字,而今我自己也用上了。或许当初你每次说“嗯嗯”这两个字的时候,你当时也是无奈的吧,又或许你是在敷衍我。我并不知道你当时是以何种心理对我说出的,只是次次如此,我已经完全受够了。

四年前大学开学期间,我们在省会的火车站出口第一次谋面。在拥挤的人群中,瘦小的我手脚得不到伸展,闷的我快要窒息。不经意间我被一只大手拉住了,我更动弹不得,而我又看到另外一只大手在替我挡着身边的人墙,我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我转过头去,原来这双大手是你的。你温柔的对我说出第一句话:“同学,你的行李箱被挤走了,”只顾着拼命冲出人群,全然忘记了我还提着一个大行李箱呢。我的脸瞬间变红了,羞涩的对你说:“谢谢你。”火车站仍人流攒动,喧闹声包裹着火车站。可是在那一刻,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安静了,因为我的心被你温柔的声音俘获的不知去处。

你“一路护送”把我带出了出站口,我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我看到你笑了,我的脸又红了,不好意思的低着头。“你找到你学校的迎接牌没有呢?我已经找到了。”你关切的问我,“没,没,还没呢,”我慌乱的说。你用手指了指你学校的迎接牌告诉我这就是你的学校,我看到一串长长的字,只记得末尾的职业技术学院。你问我是哪个学校,我说:“中科大,”你惊讶的看我,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指着中科大的迎接牌,你就转身离开了。

我们在各自的学长学姐的带领下,走向了不同的方向,原本我们或许不会再遇到,一个机缘又让我们相对而视,从此我们的缘分千丝万缕。

在大巴车附近,有家手机营业厅,我们都在各自学长的建议下办理了学生卡,重逢在了这家手机营业厅。

我惊讶的语无伦次:“你不是那个,额,刚才那个人嘛,”“嗯嗯,”你又用你温柔的声音说。初听你说嗯嗯,倒觉得你一定是个风趣幽默的人。我们互换了手机号,走向各自学校的大巴车,挥手告别。

这次相遇,让我在新入学那个陌生的环境中更加会偶尔想起你,你是我来这个新城市第一个认识的人,虽然不知道你的名字,可你温柔的声音和独特的“嗯嗯”给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我很想询问你的近况,可我又不敢主动联系你,随着和室友越来越熟悉,也慢慢的认识了新同学后,你也慢慢的淡出了我的记忆里。可是国庆节放假的前一天晚上,你发来的短信让我平静的心变得波澜。“你好,我是那天在火车站和你互换手机号的那个男生,你最近怎么样,融入新环境了吗?”你的几句话让我的心跳加速,我发出一段文字,又删除,发出一段文字,继续删除。因为我的话太多太多了,我想把我这些天的经历都对你讲一遍,我还是放弃了,只发送了几句话:“挺好的,挺开心的,室友人都不错,处的挺和睦的。”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你始终没有回复我,我开始有些局促不安。

终于在第十分钟的时候,我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打开一看是你发来的:“嗯嗯。”我哭笑不得,心里想你找我聊天结果你很快的却终止了聊天,好敷衍我。我立马发了句:“加个QQ呗,感觉你挺幽默的,”你当即回复了我,给我你的QQ号。其实我是想加好友之后看看你的空间,看看你是怎样的人,平时都这么无聊嘛,没想到你真的给我你的QQ号了。

成为好友之后,我刚想问为什么老是喜欢说嗯嗯,你就先发来了你的名字并礼貌的说你好,我本想对你展开一番询问和数落,但被你的礼貌打消了这个念头。于是顺着自报家门再进行寒暄,慢慢的我们越聊越多,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已经凌晨一点钟了,我说明天要回家,早点休息,你依旧用你的嗯嗯结束了我们的聊天。

在长达七天的假期里,我们在手机里相谈甚欢。我们聊到了彼此的过往,聊到了彼此的梦想。至关重要的事,无关紧要的事都毫不保留的说给对方听。渐渐的我发觉到我们有许多相似的地方,渐渐的对彼此有了好感。

就在这个与众不同的假期里,我们隔着手机屏幕成了朋友。

在假期即将结束的前两天我们约定提前一天去合肥,你对我说会来我的学校找我,要请我吃饭,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十月七日这天,我们在科大学校门口的小饭店里再次碰面。我全程低着头,心里却似翻江倒海。早已经酝酿了长篇的台词,只是羞于开口。你突然的一句话,点燃了我的心,你说:“做我女朋友吧,我喜欢你,”多么突然的一句话,多么随意的告白。可是偏偏你的随意,却是最令我欣喜若狂的,因为等你这句话已经长达一个月了。我不假思索的说:“好啊,我同意。”你开心的笑着,笑的像个傻瓜,呆呆的说:“嗯嗯。”

从十月七日开始,你每天都会给我发我们恋爱的日期,你会说今天是我们恋爱第一天,第二天,诸如此类,每天我都感觉好幸福。

我们刚谈恋爱的时候每个周末你都会来找我,和你一起吃饭,和你一起玩,就连室友都羡慕我们的爱情,这个时候我感觉我被幸福紧紧的包裹,甜蜜和我形影不离。

可是这种幸福的时间并没有维持太久,一个月后你说你要兼职,每个周末你都在兼职,没有再来找我,于是我们从每周见一面到一个月见一面,后来变成两个月不见面。你不在的日子里,我都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下雨的时候没人送伞,生病的时候没人照顾,我渐渐的习惯了这种独来独往的生活。每次我去吃饭或者逛街都会给你发消息,你都是过了许久才回复一句“嗯嗯,”我感觉好落寞,好无助。

每次你冷淡的回复,我都会给我的闺蜜发消息,倾诉我的无助。闺蜜都会安慰我说你有上进心,让我理解你,我也没有计较太多。只是慢慢的不再给你发消息了,因为我知道你肯定在忙,没有时间回复,就算回复也是嗯嗯两个字。我不想再看到冷漠这两个字了,它带给我的不是关怀,而且心痛。

就这样我们的恋爱维持了一年半的时间,大二时你要去实习,要去广州。在你实习前的前一天我们在我学校门口的小饭店见了最后一面,我们几乎已经没有了对话,我说你要在广州照顾好自己,不要委屈了自己,你依旧冷冰冰的说“嗯嗯,”我的心像针刺一般,痛的无奈。我们没有继续说下去,便各自离开小饭店,我看着你的背影渐行渐远,没有回头,我泪如雨下。

回到宿舍后,我给你发了最后一条消息:“我们分手吧,我们回不到最初了,”几分钟后对话框闪动:“嗯嗯。”

我果断的删除了你。

这段感情似乎形同虚设,你的冷若冰霜让我心如刀割。我受够了这种感觉,你的“嗯嗯”我不知道有何深意,只是我感觉到的只是冷漠,增添我更多的无助。分开也许对彼此都是最好的安排,也是最好的解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