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的"蜂蜜"与"四叶草"

老来情未减,对别酒,怯流年。
                                      ——辛弃疾

我的祖籍在河南洛阳的一个叫做”下河”的小村庄,与此相对应,我家的很多亲戚就在”上河",或者临近的”尚寨”、”黑龙洞”或者”下凹"村生活。

维系我们往来走动的那条河,叫做”金水河”,也是每年大家互相走亲戚时的必经之地。

下雨时候,”金水河”水量充沛,两岸郁郁葱葱,甚是生机和美丽。更重要的作用还在于灌溉周边村寨的农田或自留菜地。

我喜欢走在田埂或者河边的感觉:或微风拂面,或蛙声一片,或萤火虫一闪一闪。当然偶尔会有小青蛙或者癞蛤蟆蹦到我的脚面,吓得我惊慌失措的甩掉了凉鞋,惹得旁人大笑。

干旱的时候”金水河”萎缩成蜿蜒的小溪流或者泥沼地。河道的石头每每的形影相吊,又好似翘首以盼。

于是村里半大不小的小伙伴们,争相在几乎干涸的河床上嬉戏玩耍:捞小鱼,捉泥鳅,抓螃蟹。不以为热,更不以为苦。

相视一笑的时候,除了晒的黝黑的健康脸庞外,就是洁白的牙齿,很整齐,也很好看。

而发愁的大人们往往总是挑水灌溉,一趟又一趟,不知疲倦似的。最苦的当属那些离河道很远,又不具备挑水灌溉条件的人家或者庄稼,那就只能”靠天吃饭”了。

我家村子里,有两大"姓",除了我们刘家,就是裴家。又因为彼此有通婚,所以其实辈分或者亲戚关系更为深刻和复杂,以致于从小到大我都没能彻底搞清楚街坊邻居之间的背景与关系。

但是这一切都不影响年龄相仿的我们,一起玩耍,一起吃冰糕。记忆里的童年非常的快乐,很单纯,有一大群的小朋友。

”金水河”水位正常或上涨的时候,我的父母从来不允许我们兄妹五人下河游泳,哪怕是最浅的地方。

胆敢有私自下河者,拎着耳朵被抓回来后,势必是一顿胖揍,就连我祖母或者爷爷、奶奶说情都不管用。

相反,”金水河”最是干涸的时候,我父母反而任由我们跟村里的孩子到河沟打成一片。许是青春的缘故,最不惧怕的当属正午的太阳。我妈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任”泥猴子”们回家。

卖冰糕的人总是骑着”28加重”自行车,不远不近的吆喝和穿梭。车后座上放着一个白色的塑料泡沫箱,打开后就能看见厚厚的棉絮覆盖着花花绿绿包装着的冰糕。

最常见的口味儿就是纯冰、红豆、绿豆。咬上那么一小口:凉凉的,沙沙的,脆脆的,很满足,很过瘾。

印象里每支冰糕的价格是”5分钱”一支。即便是这样,伙伴们之间也是捉襟见肘,因为那时候的”5分钱”似乎很值钱。

在那个"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的年代,家家户户都不富裕,家长能够慷慨解囊,满足孩子们炎炎夏日里对于冰棍的诸多奢侈与渴望,那是意犹未尽的仰望、期待、幸福和快乐。

我家也不富裕,但是父母很勤劳,吃喝用度精打细算外,还算善解人意,对于我们的额外的冰糕渴求却是适度例外的:5个孩子可以买三支冰棍,偶尔的时候也会买一支雪糕,作为某种奖励。

约定俗成的是各自咬着吃完,但是不允许大口。即便如此,我的小伙伴们也都是很羡慕的。我大哥和大姐非常的懂事儿,从不争抢,总是让着我们三个小家伙。

而我作为家里的老小,父母以及哥姐偏爱,经常给我单独的一只,于是我会拿着这只冰棍,转身一溜烟的出门,到大堤坝上与小伙伴们汇合和分享。


跟自己独自吃完相比,这份简单加剧了背后那份满足和快乐的心情,一如那顺着嘴角、肚皮恣意流淌的,黏黏呼呼的冰糕水,以及”你不嫌弃我,我也不嫌弃你”的开心快乐的笑脸,朵朵绽放。

父母过世之后,每年的夏天我依然喜欢冷饮,尤其是老冰棍,这成了怀念或者是郁郁不散的情结。

长大以后,物质生活无限的丰富,也陆续吃过很多种冷饮或者更高级的”哈根达斯”,却始终比不上记忆里童年的味道。

于是扪心自问:明明我还是我,可是除了增加的年龄和阅历外,失去、得到或者学到的到底是什么呢?

沉思,然后”子不语”。。。又似乎一直无解,或者至少没有更好的答案。

致敬过往,致敬岁月,原来我们一直都在成长,变化,就像是我的父母健在,而我志同道合的伙伴亦或良师益友们越来越多,而我总是很幸运且深深的被抱持,充满了温暖和力量。。。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那就继续吃个冰棍,然后接着呼唤并享受每一个夏天吧!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6,265评论 4 359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274评论 1 288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6,087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479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782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218评论 1 207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594评论 2 309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316评论 0 194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955评论 1 237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274评论 2 240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803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177评论 2 250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732评论 3 229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53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687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263评论 2 267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189评论 2 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