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军后第一次探家途中遇见(下)

车到襄樊站,上来了一帮学生,听他们聊天,知道他们是同校的中专生,放寒假回家。一路上几个女生叽叽喳喳、嘻嘻哈哈,使我忘记了心中的不快,对她们这几个女生升起了几分羡慕。也许是她们聊得太兴奋,在其他几个女生下车后,剩下一个小个子女生自己睡着了,等她醒来,已经坐过站了。这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女生急得直哭,旁边几个小青年不怀好意,说没车返回,要她跟他们到重庆,第二天再返回。女生流着泪、眼巴巴地看着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默默地站起来,先去上了趟厕所,过道上仍然有不少人站着,厕所没有人,现在已经松快多了。然后我去找列车员问了下,她告诉我晚上还有车返回,得在前面车站下车,我也问了晚上是否有车去重庆,她回答没有了。回到座位,我对女生说,列车到前面站你就下车,能赶上返回的列车,她说她自己回去害怕,问我能不能送她回家。

我犹豫了下答应了,因为送她回家,我得让自己老爸在火车站白等我了,家离火车站15公里。她只背了一个小包,倒是我又是背包又是拎包的,下车后在站台上站了不多久,就等到了重庆开来的列车。到她家附近的车站下车,出站后一片漆黑,她在前面一边走一边说,平时这段路夜晚常常发生案件,她自己是不敢走的。走过那段黑漆漆的路,就看到一群人,坐在三轮车上等客人,我们随便叫了一辆,一路颠簸到她家楼下。

她家住在一个新建的小区,很多房子还没有装修,只有几户亮着灯,我很奇怪楼道怎么没有路灯。刚踏进她家门,我明显感觉到她父母和弟弟误解我了。女生有点不知所措,和她妈妈在悄悄争论什么,她弟弟大约13岁的样子,时不时看着我笑,她爸爸不时瞟我一眼,始终表现出一脸冷漠。吃饭时大家都没什么话,她家的氛围让我感到非常拘谨,我恨不得马上离开她家,饭后我提出要走,她全家人都不同意。说附近没有旅馆,也没有车去重庆,强烈要求我住一个晚上再走,虽然感觉不太好,也只好这样了。

后面闲聊使我更加惶恐,女生的父母真以为我对他们的女儿有所企图。女生的父亲是个老板,这个小区就是他负责盖的,家里条件是非常好的,在那个年代就有彩电,真的让很多人羡慕。女生的妈妈不时问我一些私人问题,女生对妈妈有些不耐烦和慌乱,弟弟不时冲着他姐姐和我傻乐,她爸爸毫无表情地陪坐了一会儿就出门去了。闲聊在尴尬和拘谨的气氛中没有持续多久,加上我在火车上几天没怎么睡觉,坐下来不长时间就有些犯困,女生让她妈妈别问了,都早点睡觉吧,于是都洗漱各自休息。

我始终没有问过女生叫什么名字,倒是给她看过我的《士兵证》,只和她说过我服役部队和老家的大概位置。我习惯早上6:00起床,很少有过例外,早起后发现他们家人仍然在睡觉。为了避免继续留在尴尬的气氛里,我给女生写了一张字条,大概意思是当兵的遇到类似事情都会和我一样,不必放在心上,我也没有任何个人企图,等等。然后拎着行包不辞而别。

我没去多想他们一家人看到我留下字条时的反应,三年没回家,归心似箭,那里离我家中间只有三个小站,没有长途汽车,更多时间都耗在等车,到家已经是下午了。父母一直在担心,怎么说好的时间没接到我,不敢想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害得他们担心一个晚上没睡好。交通和通信都不发达的年代,不知耽误了多少事。

乘坐那种见车就让的列车,车上发生的事情,令人气恼,真希望秩序能好起来,不想外出时再遭那种罪。后来考上军校,每年寒暑假往返,依旧是坐那种火车,也只能坐那种火车,实在是无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