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的生活39

       若虚是小时的朋友,小时上班的第一天就认识了若虚,两人在一个办公室,竟然是老乡。在这个远离家乡的地方,老乡确实是太可贵了,但那时的小时对一切都模模糊糊,看什么都可有可无,很早就离家在外上学的经历让她习惯了独来独往,好像没有一本女孩子的担忧。早就习惯于和别人保持距离来保证自己的自由。

     若虚却是极热情的,她已经结婚了,在小县城分到了一个独立的小院,有两间房,一个大卧室,一个仅能放下一张床的小卧室,还有一个饭厅,放下一张饭桌。院子里搭起一个小棚做厨房。周末时候她常常邀请小时去她家吃饭,当然常常是小时在单位食堂根本吃不着的家乡臊子面。这是小时在遥远的他乡根本无法吃到的,在若虚家就轻易的满足了。常常是若虚的丈夫左北掌勺炒臊子,若虚负责擀面,小时只能再旁边剥个葱蒜什么的。吃完香喷喷的面,小时常常带着月色才恋恋不舍的骑上自行车回单位宿舍。有时候太晚了若虚会留小时住下来,小时便毫不客气的和若虚谁在大卧室,聊天半夜才沉沉睡去,左北自然只能睡在小卧室了。

       很多年后,左北开玩笑的说小时那时候真是傻,住在他家经常拆散刚结婚的小夫妻,竟然毫无内疚之感。小时也才恍然大悟,自觉太木讷,当时根本没想到这对新婚夫妻的问题,也没有观察到左北的不满。

        若虚以大姐姐自居,小时拿了衣服去她家洗洗,凉下就回去了,她会细心的把小时破了的内衣给缝补好。家里买了肉也要叫上小时一起去改善生活,卖肉的送了她一些猪肉皮,她拿回家炖得烂烂的,给小时装上几块带回家当零食吃。

     小时对工作生活大都是懒散的,更不太关注人事关系,若虚时时提醒,有时候小时还会觉得烦,开玩笑的说若虚太好为人师。

        小时谈恋爱了,对象是同单位的青石,她第一时间告诉了若虚,若虚不是很赞成,委婉的说不用着急确定关系啊,先谈谈再看。小时知道若虚是觉得青石各方面条件都太一般,小时也知道,但那时候小时已经沉迷在爱情中了,心里认定的事情任谁说也没用了,她嘴上是答应着再考察考察,但心里早就坚定了。

       若虚也就没多说,只是恋爱后的小时忙着和青石约会,去若虚家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

      两人先后都生了孩子,便毫无例外的进入“忙孩子”的杂碎生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