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本身就是一种错

(1)

喜欢吹海风吃大蛤喇喝海鲜汤,别问我为什么喜欢,我不会告诉你是被别人逼的。

我是粗人一个,学不来琴棋书画,更不会写一两行情诗,为心爱的女孩子唱首歌,唱也没人敢听,怕要命。

糙人一个,急性子的很,最怕的就是排队等着买饭拿快递邮一封不知道该寄往天边还是海角的三两文字,更别说让我悠悠不知所以四五载了。

万事皆有因果,或好或坏,或已来或已不在。

缘聚缘散皆是命中注定,聚喜散亦不悲,来来往往全作是生命的过客,熙熙攘攘接踵而至罢了。

日子还要活着过,活死人急死活人更急死自己。

漫漫人生路,不确定太多,走过了亦不泪流满面。

(2)

青岛是一个不错的海滨城市。

青岛的小伙子帅得很,美女更是一抓一大把,走在大街上全是俊男靓女,眼珠子倒不记得该看路了。

就着海风吃两大蛤喇喝两杯青岛啤酒看路上美女匆匆而过,更是一种乐趣。

可以的话还可以开着摩的在海上浪一圈,体验一把海上漂,刺激的很呢。

这些是不错,可是我却从没有过一次体验。

倒是就着海风吃过蛤喇喝过海鲜汤,连正宗的青岛啤酒都没喝过,大军说海鲜汤养胃。不知道这货说得对不对,反正我喝了四五载的海鲜汤胃还是那个老样子。

大军在这个美丽的小城里读的旅游管理专业,从呆萌呆萌的一个小孩子读到了胡子拉碴的老男人。

他在这个小城里一直待到了现在,前几天我问他他说他还想继续吹海风喝海鲜汤。

具体什么时候和大军初识于这个海滨城市里,我倒真真切切得记不起来了,只记得是很热很热的晚上,没有海风的凉爽,满头的大汗。

为什么要去抓俩蛤喇,又为什么和大军一起拼车去市里,大军又为什么非要把同拼车的姑娘让师傅先绕远路把姑娘放下,我也忘记了。只记得送下姑娘后,她微微道了声谢谢。而后大军又收留了独自来找俩蛤喇吹海风的我。

大军前年结过一次婚了,女的倒俊俏的很,也懂事招家里父母喜欢。可是大军这个傻叉连碰人家也没碰人家,结婚三个月各自裹着各自的被窝睡觉,夜里连翻个身都小心的很。

虽吃喝在一个桌上,一口一个老婆的叫着,却让人不在的很。

结婚三个月就离婚了。

大军倒也憨厚,知道对不起人家姑娘,家里值钱的东西一件也没留全给了她。

究竟为什么离婚家里人是不知道的,我也是不清楚的。

有一次喝酒到尽兴,抓着棵树往上爬,唱《小情歌》也没透漏一个字。

自从被大军收留了一次后,以后几乎每年少不了再收留我个七八十二遍。

次次领我穿街走巷去吃大排档,虽说是大排档,却小的很,零零散散几张桌子。他似乎和老板熟得很,次次老板都坐下来说两句,不用点餐,总是老三样,海风,蛤喇,海鲜汤。

可不是吗,老板都认识我了,更何况他呢。

无酒不欢,俩大老爷们不喝两杯吃什么饭,又不是和美女有什么乐趣?瞅他去厕所的功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开了十二瓶正宗的青啤,老板硬是没拦住。

“大军,来,不醉不归”。

大军什么也没说,冲老板挥了挥手坐下了。

龟儿子一滴不喝,他喝他的海鲜汤,我喝我的青啤。

MD,喝的LZ抱着他痛哭,还时不时安慰他别哭,谁知道这龟儿子当时和我说过什么。

和大军相识了大约有五六年的光景了,每次不论是我还是老嘎、雷子投奔他,他断不会喝一丝一毫,也断不会离了这个小店,也断不会离了这老三样。

倒是这小子投奔我们的时候倒是敞开了喝敞开了吃,一度让我们怀疑这小子过日子仔细的很,只肯吃我们呢。

前些日子,收到了大军的结婚请柬。心里那个委屈啊,TMD又要包一个大红包给他,心里着实不情愿的很。第二次包结婚红包给他,我还是个孩子,什么时候才能回本啊。一想到这,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在奔腾。

基于大军如此会过,我和老嘎、雷子也仔细了一次,三个人合伙给他买了一盏床头灯,贵的很呢,花了三百大洋呢,一人一百呢。

花了这么多大洋,酒席不吃倒觉得亏得很,三人一商量,吃!

酒不要好的,青啤就好,以前不让我们喝,这次看你还不让。

菜不要多好,没海风、蛤喇、海鲜汤就行,萝卜条也吃的开心。老三样真是吃够了,海风也怕他弄不来。

再来个包间,我们脸皮薄得很,怕见人,不好意思下手抓拿瓶吹。

大军收到讯息后,肯定龇牙咧嘴了吧,倒忘了问问他是什么滋味了。

上月九号,大军婚后第二天(大军说他想和我们好好喝一次酒),雷子从四川去了青岛,我和老嘎也去了,老嘎还给大军带了好几箱小蜜橘,说是让他分来吃了。

大军果然豪气了一回,没让我们失望。包间大得很,还有沙发电视饮水机,角落里摞了好高的青啤,一箱又一箱的。我们几个到的时候,早有一个姑娘坐在圆桌旁候着了——却不是大军的新人,见我们几个过来礼貌的站起来微微一笑,便招呼我们坐下了。

总觉得姑娘熟悉得很,却一时间记不起来了。

有海风的味道,波涛汹涌,电视里若隐若现的画面。

唯一没听招呼的是还有蛤喇,海鲜汤。

大军没喝海鲜汤,喝了我们一直都想一起喝的青啤。

大军新婚对象不在,大军说,对象让我自己来讲故事,让我自己讲完再陪姑娘去走走。

大军问我说,“你还记得我们初识时的那个姑娘吗”?

我当然记得,那姑娘礼貌俊俏的很,只是现在是什么样子倒记不起来了。

他说,哥几个,你们慢慢喝,听我给你讲个故事好吗?

五年前的今天,一个傻傻的小伙子碰到了一个姑娘,仅一面之缘。

他常常跑去隔壁学校跑步,吃饭,逛图书馆。

他常常穿街走巷去一个大排档,就着海风吃蛤喇,喝海鲜汤。

他常常在小店里读两三行情诗,五年间读了数以千计的纸张。

他也常常在小店里唱一两首情歌,弹着一把破吉他。

五年了。

一直坐在那喝海鲜汤的姑娘头也没抬,说你们接着喝,我也给你们说个故事听。

五年前的今天,一个姑娘害羞到谢谢都没敢大声说出口。

她常常在校园里跑步,逛图书馆,原本这些她都不喜欢的。

她常常去那个不大的大排档就着海风吃蛤喇,喝海鲜汤,只因为老板会交给她皱皱索索的几张纸,让她听几首情歌。

她喝青啤喝多到不省人事,伤了胃,不知道谁稀里糊涂的把她送回了家,煮了粥烹了饭。

五年了,她还是习惯了去那个大排档坐一坐。

我记起来了,那年今天就是她微微道了一句谢谢的。

万事皆有因果,或好或坏,或已来或已不在。

缘聚缘散皆是命中注定,聚喜散亦不悲,来来往往全作是生命的过客,熙熙攘攘接踵而至罢了。

日子还要活着过,活死人急死活人更急死自己。

漫漫人生路,不确定太多,走过了亦不会泪流满面。

大军说,偷偷的喜欢了五年。

姑娘笑了,什么也没说。

(3)

一直到今天,对于大军突如其来的故事我一直不能释怀,多少次想要在问一声大军,但是终究开不了口了。

前两日老嘎和我通电话,七扯八扯就扯到这件事上了,老嘎说,偷偷的喜欢本就是一种罪过,俩人都偷偷的喜欢更是一种罪过,而互相恋着的两个人一言不语更是罪过中的罪过。

不知道何时起老嘎竟这般通透明亮了,话说的虽是大白话却有力的很。

对啊,暗恋本就是一条遥遥无期的路。

知道不少暗恋的故事,唯有大军的故事让我觉得暗恋本就是一种错。

何不大大方方一次,说句,我爱你。

成功也好,没在一起也罢,总不至于以后让自己后悔。

对于大军的故事总有万千思绪,却一言一语也道不出来了。

我想,路还长,真心希望他们可以过好,寻一人终老,得双儿女欢声笑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微博、微信、书籍或者电视当中,你是不是也有看到一些话后觉得触动心灵的时候?通常你会怎么做呢? 我一般会拿笔记录下...
    欧阳芊双阅读 1,673评论 0 8
  • 深夜里,老师还在为孩子们批改作业,台灯下小刘老师还是敌不过睡意,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等到早晨醒来,喉咙已经肿地发疼,...
    田螺剪尾机阅读 91评论 0 0
  • 久违的火锅,记得一个月已近未食,重庆崽儿,就好这麻辣滚翻,源于深层次的那种热爱吧,今天这顿,纯吃,没有喝酒,想想这...
    83f77c5eae39阅读 255评论 0 3
  • 古武世家的传人竹子清因为不小心摔下了悬崖,来到了一个异世大陆,成了各位小仙中最胆小的小仙。就这样,竹子清开始...
    空城本无佳景阅读 5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