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不在远方 /月  亮

        偶尔听到一首歌,其他都不记得,唯有两三节旋律,和那句“七月的风、八月的雨”的歌词在心里留下了印迹,不自觉地反复萦绕吟唱,颇有些光阴的味道,像夏日黄昏被拉长的夕阳的影子,投射在树林子里参差错落的枝杈上,渐渐淡去,渐渐模糊-----

        记忆中,1985年的商丘火车站,好像只有简陋的站台、行包房和黑灰扬尘的路面。少不谙事、懵懵懂懂的自己,第一次来商丘走亲戚,睡意朦胧地下了火车,在夜色中好奇地打量这片大人口中所说的“偏僻贫穷”的土地,诧异地想,盐碱地到底是什么样子?

        10年后的1995年,再次光临商丘这座城的自己,在接受了大学知识的教育和熏陶后,已然对“豫东大平原”有了肃然起敬的心态。这片土地,由雪山起源、经黄土高原浩荡而来的黄河之水冲积形成后,深深地沉淀下了华夏民族的厚重历史和筋骨血脉,黄土黄河,故道故人,这沐风洷雨、穿城破壁而来的久远历史中,到底隐藏着多少大豫之东的典籍掌故?

        值得提及的1997年,商丘撤地设市,曾经的“小商丘市”更名为梁园区。当时不解,这样一个仿若农村大集的城镇,何不起个时髦的洋名儿装点自己?若干年后,当知晓了“梁园”的前生后世时,真的暗自耻笑自己的孤陋寡闻和知识浅薄。试问,在梁园设区建制之初,有没有人曾和我一样做成了无知者无畏的笑柄?

        2005年的梁园,在记忆中有些模糊。有些阵痛,是和李白一样客居梁园经年后,诗意烟火晨昏缭绕,故知新交日夜陪伴,已将整个人整副身心交付于此地,却在某个寒夜梦起时,突然嗒然怅怀,敢问“此身何处是”的心悸。我等凡俗之辈,断然做不出李白那般“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篷篙人?”的旷世潇洒,却也效仿了一次“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游离。那年的梁园,古运河的漕运航线若隐若现,南北交通要塞上的火车鸣笛声高喊着“提速、提速。。。。。。”森林公园林木郁郁苍苍,黄河故道游览区行人如织。

        又一个10年过去,2015年的自己领受单位任务,做一次梁园地域文化和行业文化的交融和建设。跃跃欲试的我,再次翻开梁园这篇厚重史册的扉页,屏住呼吸,抑制着即将与梁园史册中那些熠熠生辉的人物相逢对话的激动,渐渐将故纸尘烟中那一抹抹属于梁园的斑斓色彩一一看清。

        一代人杰西汉刘武梁孝王,身为汉文帝次子,汉景帝同胞弟,母亲窦太后最宠爱的小儿子,想必他是聪慧机敏、艺术天资过人的。刘武获封梁国,建造园林,称为兔园,又称“菟园”,《史记》谓之东苑,后人称为梁园、梁苑。传说梁园规模宏大、富丽堂皇,奇花异树错杂其间,珍禽异兽出没其中,堪比皇帝的上林苑。于今梁园辖区内,仍有清泠台、老君台等梁苑遗址,给世人留下无数绚丽的猜想和回望。

        汉赋大家枚乘,因了梁孝王的倾心养士之举,先后多次投奔至梁园,在此写出一腔锦绣。他的代表作品《七发》,在辞赋的发展史上有重要地位,是汉大赋正式形成的标志性作品。

        被誉为“辞宗”“赋圣”的司马相如,是中国文化史文学史上又一位杰出的代表。据史料记载:梁孝王刘武来朝时,司马相如得以结交邹阳、枚乘、庄忌等辞赋家,后来因病退职,前往梁地与这些志趣相投的文士共事,就在此时,司马相如为梁孝王写了著名的《子虚赋》。

        蒙墙寺遗址,在今天梁园区北12公里李庄乡蒙墙寺村的黄河故道大堤上。我曾驱车专程去探访古寺遗迹。站在斑驳的砖墙绿苔前,在堤岸上拂面不寒的杨柳风中,在村中老人和孩子们平淡的眼神里,我瞬间恍乎于蝶非蝶、梦非梦的穿越。这里,原名蒙城寺,是战国时期宋国蒙县和汉代梁国蒙县的遗址,经考证是古代大哲学家、思想家庄子的出生地。

        老君台,位于梁园区西北9公里处,台上有老君庙,金碧辉煌,古柏参天,钟声经声不绝于耳。据传,老君台是为纪念老子所建,是商丘“七台八景”之一。

        清凉寺,是一座皇家寺院,坐落在梁园区王楼乡清凉台上,从年代上来说,为千年古刹。清凉台古称清泠台,台下有池名清泠池,传说是梁孝王的行宫,也是昔日梁园“七台八景”之一。2019年3月10日中午,我和友人偶然路过清凉寺,被寺角一阵风铃声的清凉自在所吸引,顺手就诌了几句不成调的诗:鸟鸣/风铃/白马驮经。。。。。。

        “一朝去京都,十载客梁园”,忽如一声洪亮高亢的吟诵响起,这千古名句唱响梁园风物。公元744年,李白从长安来到梁园,与杜甫、高适等盛唐著名诗人在清凉台开怀畅饮,在古吹台豪情吟咏。我曾刻意从那时的长安,经由河南最西部的城市一路向东,途经洛阳、巩义,回到梁园。这条路,从陕中到豫西,从豫西到豫东,我一路想象、揣摩着盛唐诗人们的狂放、无羁和深情,和那惊绝后世的泼天才情,是怎样伴着黄河中下游水流的低调内敛,一遍遍冲刷沉积在梁园的肥沃土地上,最终开出故道水域上那些连天的碧叶璀璨。

        离黄河故道不远的双八镇上,毛主席视察黄楼纪念馆,位于梁园区城北5公里,是一座半工字型建筑。纪念馆外有毛主席视察过的井和试验田。

        2015年至2018年,我利用单位进行文化建设的机会,有幸深入查访和了解了梁园区的历史文化渊源。探赜索隐,钩深致远。面对梁园历史的深邃厚重,我惊叹并为之着迷;面对今天梁园日新月异的变化,我骄傲并为之自豪。

        每次从凯旋路高架桥上路过时,都能看到复兴号或和谐号呼啸而过;每天在梁园区的街道穿行,看到了越来越干净的背街小巷;每当和家人寻得美味小吃,一起欢呼生活中的小美好;每当此时,我知道,虽未生长于斯,却成长于斯,成熟于斯的梁园,已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心中的乡愁,不在远方,亦未见得是故土,它其实就是你的心中对它眷顾、依恋、有了深深感情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