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水源(十四)破境而立

字数 3164阅读 22

目录/上一章                文/小雪七


“水之温和,水之凌厉,水之包容,水于万物。”

无数个日夜中,幻月作为一个旁观者观看着无数个生命的产生繁荣与消逝,而她的脑海里一直浮现着这十六个大字,她参不透,理不清,看不明。

幻月心里明白,她是无意间进入了一个境界,参透它,她的修为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越想参透,就越焦急,似乎陷入了一个死角,走不出去。

幻月意识到若是自己一直是这种状态的话,恐怕会迷失其中。父母的仇恨未报,千哥哥还未回来,她不允许自己迷死,于是强迫着自己脱离。

渐渐地,在这沧海桑田中,她平静了下来,也逐渐融入其中。

一个又一个的沧海消失,一个又一个的桑田变幻。

幻月似乎化成了一个水滴,消融于大海,随着海浪飘荡,与鱼群嬉戏,感受着生命最初的神态。

之后又凝聚成天上的云,漂浮于天空,随着大风流浪,于飞鸟共舞,体会着生命翱翔的自由。

随后变化成洒落大地的雨雪,浇灌着土地,随着大地的脉络,与万物相依,惊叹着生命的执着。

最终回归于生命,了悟于神明。

一趟生命的旅途,一趟水的感悟。

幻月终于了悟那十六个字的含义:

水是世间最温和的,因为它用自己的胸怀孕育了万物;水也是凌厉的,因为冰也好,雪也好,终究是水的一种形态;水又是包容的,因为它用自己不同的形态赋予了大地不同的生机;水之万物,万物于水,相辅相成,水是混沌最初的形态。

在水族的短短几几年,幻月经常向父母抱怨水元素力太过温柔,抱怨自己打不过火族的火琰。现在她终于明白水不仅仅是温柔,也可以暴戾,化作冰凌,化作霜雪。

突然幻月脑海里灵光一现,突然想到,水既然可以包容万物,那是不是意味着水元素力也可以包容其他的元素。

而就在此刻,幻月身上蓝光大盛,是参透水之境,即将醒来的征兆。

幻月将自己融于天地,感受着天地灵气,似乎又重回生养她的母亲身旁。风吹拂,水轻柔,似母亲的呢喃,似母亲的抚摸。她无意识地引导着周围源源不断地水元素进入体内,随筋脉流动,流动的同时修复着她的身体,拓宽着脉络,她感到无尽的舒畅。

突然,意外发生了。在蓝色的水元素之中钻出了一缕淡淡的调皮的火元素。幻月紧张起来:怎么会有火元素!我本身应该是水元素体质,怎么会出现火元素。

水火不相容!

不久蓝色光芒开始闪烁,似乎是在与什么争斗一般。

“雪域老头,这是怎么回事,幻儿不是应该要醒来了吗?怎么会这样!”无魂见此情景还真是差点被吓得没有了魂魄。

雪域却没有了以往淡然的神色,眼底闪过一丝激动。

无魂见雪域没有理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飞到雪域的脸前,刚想甩他一脸水,却看见了他眼底不一样的神色。无魂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雪域,他一直都是那么淡淡然,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而此刻,眼底的激动之情却如此明显。

激动!无魂愣住了,雪域竟然在激动,那这是不是意味着幻月正在经受着另一种神境。想到着,无魂兴奋地上蹿下跳,口里不停地说着:“不愧是我无魂看上的人!竟然可以同时参悟两种神境”

对于已经毫无尊严的“水族至宝”,雪域不知该如何说来打断它的幻想。

雪域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并不是你所想的那般。”

“什么?”

“难道你身为天地之初就存在的水族至宝就没有感觉吗?与幻月争斗的是火元素。”

“什么火元素!自古水火不相容,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幻月恐怕会凶多吉少。”

雪域只是轻轻地吐出了两个字:“是吗?”

听见这两个字,无魂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惊恐地瞪大来了双眼:“你竟然知道!这世上应该只有我们五大元素至宝才知道的事情,你竟然知道!”

“现在不仅我知道,看情形,幻月也知道了。对于幻月来说,在参透水之境的同时居然也参悟了水族最高秘法,不愧是天命之人。”雪域完全没有在意到自己知道的这个秘密究竟是多么惊恐的存在,“不过令我没想到的是,你居然没有感受到火元素的存在。”

听着雪域明显的挪揄,无魂不禁脸红了,嘟囔道:“我随同幻儿的精魄被封多年,实力被封印在水族,再加上天道规则的束缚,我现在的实力仅仅相当于人类中的初级圣修,幻月又在水之境中,我当然感受不到火元素。”

雪域当然知道这个原因,也不再调侃它。

“不过,雪域老头,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那个火元素的气息我很熟悉,应该是柳清清逃出火族之时带出的,是火族至宝......”

“什么是小火那个家伙,它脾气那么火爆,幻儿怎么敌得过它。”无魂瞬间炸毛了。

幸亏无魂现在实力被封印,在它飞过去的瞬间便被雪域拦了下来。雪域没有想到当年那个温柔谦和的无魂居然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性子,难道真的是沉睡太久了,醒后又被封印多年的原因?

忍住不去探究,雪域无奈地扶额,说道:“只是它身上的一小缕,化作了一枚玉佩,被柳清清带了出来,应该是幻月痴傻之时,柳清清担心她的安全放在她身上的。”

“那就好,不过虽然只是一缕,但对于现在的幻儿来说也是一场不小的挑战。”

无魂不再说话,仔细地盯着眼前的人儿,生怕错过任何意外。

在幻月满是水元素的体内,突然出现一丝火元素,本来温顺的水元素感觉自己受到了挑衅,开始躁动不安,追逐着自己的死对头,要将其驱逐。

火元素本来就是所有元素之中最暴躁的一种,它本身无意想进入这个充满水元素的身体,可是这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它,诱惑着它,将它引入进来。在周围都是水元素的环境里,它的控制力自然下降,而且它对着个水元素的气息十分的熟悉,似乎很久之前的老友,又好像是敌人,正在迷惑期间却受到了自己的旧友的明显的驱逐,顿时怒意大盛,誓要与其一决高下,便依靠着幻月身上佩戴的焚天神火精华所化的玉佩吸收着火元素。

焚天神火同无魂神水一样,也是天地初始的存在,乃火族至宝。从焚天的名字即可看出,这种火焰是可以焚烧天地间一切的火焰,也是炼器师和制药师梦寐以求的存在,一直是传说中的存在。

同雪域预料的不同的是,这并不是焚天神火外围火焰凝华成的玉佩,而是焚天的精华所化。若是使其认主,则相当于焚天认主,虽然只是精华,但却相当于人的灵魂,当然危险性也大了许多。

无魂、焚天,开始在幻月的体内横冲直撞。幻月的经脉不断破裂又修复,俨然成为了两大至宝的战场。幻月精致的小脸,可以清晰地看到水火两大元素的争夺。

痛,撕心裂肺的痛,幻月似乎无法忍受,身体渐渐渗出血来,染红了衣裳。她紧紧地攥住拳头,咬住嘴唇,血一滴滴地滴落了。

水火两股元素焦灼着,在幻月的体内安静下来,形成两大阵营对峙。蓝与红相互纠缠、闪烁,似一对不舍分别的恋人。

“终于要结束了!”幻月有些庆幸,可是殊不知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突然,两种光芒居然都渐渐黯淡下去,两股元素在幻月体内开始更猛烈的进攻。

这时雪域没有想到的,他没有想到幻月会失败,因为他并没有想到这并不是简简单单的火元素!

无魂有些不知所措,泪水充满眼睑。雪域道人微微攥紧的双手也泄露了他此时紧张的心情。他们不敢相信幻月会就此失败。

可是就在他们眼睛看不见的另一面,一簇弱小但闪耀的光芒在吸收这什么。

就在幻月以为自己会死去的时候,她看到自己的丹田内那颗蓝色的元丹突然散发出一股浓郁的元素力,竟然不是五大元素中的任何一种!而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白色的元素力,而且水火两大元素似乎对它都有些惧怕。虽然充满疑惑,但眼下的情况并不容她分心,开始引导着这股奇特的元素力在经脉里游走。

在这股白色的元素力的出来之后,红蓝两股元素逐渐安抚下来,不再急躁,似乎成为两条平行线,在她的经脉里互不干扰的流动。

幻月的身体终于不再痛苦,可是幻月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在这个白色元素力游走之后的经脉里,水火两股元素居然奇迹般的融合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这是?”和幻月一体的无魂意识到了,它感觉得到身体里进入了一些东西,开始发热。无魂激动地语无伦次:“幻儿成功了,她居然成功了?”

雪域虽然没有看出幻月身上的变化,但他知道无魂认幻月为主是可以感受到她的身体变化的,颤抖的双手平息下来,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压住自己忐忑不安的心。

终于,那两道薄弱的光芒相互融合笼罩住幻月,并逐步扩大。

幻月成功了!


目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