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日记】白首不相离,人不如狼

在狼群的社会关系里,一夫一妻制的结束是死亡的那一刻

网上有一篇文章,描写了一对公狼和母狼双双殉情的故事。随后自己了解了一下关于狼的族群关系,一夫一妻制直到死亡的解读让我深深为之动容。也许在对待爱情这件事情上,现代人或许会感到由衷的羡慕吧?如果我是那头狼?

子时午夜。

我在冰冷、湿润的尖峭的岩石趴着,任由寒风吹拂着。我细细感觉风的狂野。

惬意。

惬意的休息。这是我喜欢的方式。

我抬起头,看到了天上的月亮,很白很亮。

南面的圆月,白荧荧的,像情人的眼睛,又像人类的白眼,总之让我很不舒服。

不舒服的时候,露出长牙,发出游丝般悚然的低吼。

你看着我的眼睛、竖起的脊毛、锋利的尖牙和利爪。

恐惧会潜入你的骨髓,让你的灵魂颤抖。

这不是我喜欢的战斗方式,只是我的本能。

面对苍穹之中的月亮,尊严告诉我,拿出勇气,对月长啸吧。

我很想,真的很想。因为我并不喜欢这个在晴朗星空中窥探我们的家伙。

世人以为我们对月而鸣,是强悍、坚强、嚣张的本性?

错了。我们是暗夜的精灵,祭奠我们的悲伤不必对着那个发光的家伙。

我们只是烦躁,只是如此。

我感受到了呼吸的艰难,我太难受了。我不想表现我的烦躁。尤其是今晚。

我不知道为什么今晚不行,也许今晚我只想静静地待着,也许。

我得离开这里,离开可以让我保持冷静。

我有一位优秀的老师。他教会了我什么是冷静,什么是冲动。

并且他做的很好。

我能活着,说明了一切。

对了,我的老师有一个很好的名字。

他叫死亡。

生存让我强壮,坚韧。但我也有脆弱的时候,当我孤身一人的时候。

幸运的是,我在荒芜尘世中体会生命时,死亡也让我认识了我一生的知己。唯一。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

那时的我,强壮而又年轻。

我能读懂狼群里其他女孩眼中的光芒,她们是炽烈的,勇敢的。

我很高兴。

我与她们嬉戏,打闹或是调情,我穿越其中。

可惜,我不知道那时的你,你的眼神也曾在我的身上停留。

但愿,如果我能早知道。

天空为什么蔚蓝?花朵为什么鲜艳?鸟为什么能飞翔?鱼为什么能潜游?

我带着这些为什么,像个孩子,终日寻找。

直到,那个阴霾的日子。

当那个猎人的枪口,喷射出耀眼的火蛇,我呆住了。

迸出的黑色流星,划过天际,就在我发呆,已经嗅到火石气息的瞬间,一道黑影突然倒在我的身前。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样子,白色的毛发,明亮的眼睛,美丽的让我快要停止了呼吸。

可你鲜红的血液,侵湿了美丽的毛发,无情的死亡正一步步带走你眼中的光芒,我的一颗心慢慢碎成了两半。

你知道吗?当你颤抖的身躯和头颅缓缓靠向我的身躯,发出喜悦的呜咽时,我知道,今生我的心再也无法愈合了。

它就像花的种子,飞舞在天边,找不到原来的模样,回不到最初。

我狂啸着冲向那个该死的猎人,我要为你报仇,我要用牙撕碎他的喉咙。

当一切结束,我跑向你已渐渐冰冷的躯体,我围着你不停的行走,祈祷你能再看我一眼,可那时只有风和雨轻轻回应我的哀求。

那晚,我浅浅地哀嚎。

痛彻心扉,无法弥补。

生命的延续和轮回,没有剧本,只有命运和缘分。

你看到了吗?今晚的夜很美,很静。

漫天的星辰,无数的鲜花,这是为你而准备的礼物。

你感受到了吗?我要来找你了,你一定要耐心的等我,等我。

来世我一定会第一个找到你!

我感到生命正在离我而去,我的眼睛开始模糊了。

不!我要办完最后一件事,一件我很想做但一直没做的事。

“呜~嗷……”

我爱你!

“阿爷,快来看啊!这里有头死狼。”

“昨晚就是这畜生,叫的我半夜都没睡着。走,抬回家,你媳妇就有救了。”

“真的?”

“真的!”


PS:加入了这么多的人性化色彩,也是因为狼的残忍,狡猾我们不能够不正确面对,但对于这样一个执着于“爱情”的物种,我们也不能抹杀它们迸发的耀眼光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