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请闭眼,医生请杀人(15)

游戏仍处于测试阶段,对于可能造成的心理损伤尚不明确

深夜,大雪茫茫,福克斯医院旁的山上,两个人一步一个深坑地向下吃力地走着。两个人彼此之间相隔了一段距离,一个长腿女生穿着雪地靴走在前面,一个年长的女人在后面跟着,又不敢跟得太紧,两个人没有说什么话。

远处的医院亮着灯光,像一座灯塔一样。从山路往下看去,可以看到门口做着圣诞的装潢,一片节日的气氛。然而她们两个人都知道,这只是一个梦境,一切都是虚无的,无非是杀手自己内心的一片狂想而已。

远处的医院甚至传来一阵阵圣诞的音乐,姜潮能看到音乐,看到色彩纷呈的光亮,但是知道里面没有一个人,就不由得把衣服裹得更紧了。她看了看眼前那个人,不知道如何打破尴尬的平静。

大小姐没有看向后面,慢慢向前走着,突然对着空气说了一句话。

“你觉得后悔么?”

雪越下越大,就在离二人非常遥远的山顶,一辆车缓缓驶下,车轮子上没有绑防滑链。山顶的坡度很陡,车里的两人顺着车灯努力睁大眼睛看着前面的弯道,杨冰坐在副驾驶上不停地叫唤着。

“慢点!你再慢一点!”

梦瑶越听越不耐烦,直接冲他吼了起来!

“你觉得快你自己开啊!我已经一直踩着刹车了!”

杨冰虽然害怕,但是努力让自己不发出声音,谁让他自己不会开车呢。所以当他们发现自己降落在山顶,只有一辆车的时候,就知道他们势必要开着车下山,好让自己不会被冻死。

尽管是凶手设计的,但是二人也咬咬牙,决定还是冒险去医院躲一躲,万一能活呢。二人都没有在这一轮死过,但是从切手指的感觉来看,死并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特别是冻死。

杨冰已经有了上一局的经验,看了看这辆车里的油,问了下梦瑶。梦瑶说,估计也就够开到半山腰吧,顶多能滑到医院。

于是两个人就慢慢地开着车,一时间都忘记了交谈。毕竟这两个人都是刚刚被深深伤害过的,但是却都莫名其妙地被这个变态的游戏,消磨了大部分的仇恨。只剩下一些内心的哀怨,和无法诉说的感伤。

“梦瑶啊,你上去之后准备和成仔分了呗?”杨冰若有所思地问道。

梦瑶一边努力控制着方向盘,一边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也许吧,我之前是想没有什么可能再在一起了。但现在……说不清楚……我觉得这个游戏有毒……”

杨冰点点头。

“我觉得这是原则问题,也是人品问题,这样的感情是不会再有希望的了。但是,我感受到仇恨在心中燃烧,以及他们被惩罚时那种绝望。我虽然觉得我和西子肯定不会有未来了,但是我可能不会恨这两个人了。”

梦瑶眼眶再次湿润了,也许她的内心,还希望听到成仔的一句挽留。

她太爱这个男人了,但不得不承认,她也太自私了。她霸占着成仔的一切,但是也没有给成仔对于未来任何的期许,甚至她自己都没有想好她们的未来,只是让成仔等着她,迁就着她,甚至连身体也没有交给过成仔。

这辆车就这样缓缓地开着,一点点也不知道即将来临的危机。

山腰上的两个人因为寒冷,不由自主地加紧了脚步。

“我后悔啊,小雪。”姜潮听到大小姐说话,虽然语气是那么地冰冷,但是突然看到了融化冰寒的那一丝希望。

“你离开家的这些时间,我每时每刻都在后悔,小雪,如果我当时再仔细一些……”

“如果……”大小姐突然停下了脚步。“如果你当时再仔细一些,就不会有那样畸形的孩子了?你始终不承认这个孩子是有救的对不对?!”

姜潮也跟着停下了,她想靠前拥抱大小姐,像小时候那样哄一哄就没事了。可是她知道她眼前的是一直因为失去孩子而同时失去理智的母狮,甚至有可能,也是这一局即将杀死她的那个人。

“我……小雪……是当时妈妈错了,妈妈不同意你和小表在一起,你还在上大学啊,小表比你大那么多岁,妈妈是担心你没有想明白……妈妈……”

“不管我有没有想明白,但他至少是一个生命啊。当时告诉你的时候,我希望我的妈妈会包容他的诞生,和我一起努力把孩子生下来,因为我知道我的妈妈是最顶级的妇产科医生啊!但结果呢!”

姜潮低下了头:“我当时真的是气不过,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搭错了,就觉得你是闹着玩的,也没有当真,连一个B超我都看不准。”

大小姐猛地抓起姜潮的衣服。

“我说的不是这件事!我别的都可以忍,但是我不能忍受你的态度,你的傲慢!为什么你会觉得这件事情会影响你的声誉!你因为担心自己家里的事被人笑话,你从来不在外人面前叫我女儿,你从来不和任何人说起我怀孕的事情,但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我跪下来求你的时候,你躲到哪里去了!”

姜潮流下了眼泪,她没有一丝一毫需要反驳。

“是妈妈不对,妈妈一直都知道错了。”

“在我需要你帮我找人给孩子手术的时候,我心里是知道的,他虽然心脏有畸形,但他是能活的对不对,只要你出手找最好的儿科医生,他一定是有救的!你还我儿子……”

说着,大小姐便抓着姜潮的衣服,慢慢滑到了地上,泪水滴到雪地上,融化了一个个深浅不一的坑洞。

姜潮也慢慢跪在大小姐身旁,用手试图去搂住她,但是伸到一半又缩回了手,但是又咬了咬牙,抱住了她。

大小姐猛地一抽身站起来。

“小雪,你还是不肯原谅妈妈么。妈妈现在接受了小表也接受了你们,是妈妈那时候固执,你放下之前那个孩子吧,妈妈会努力证明给你看的。”姜潮仍然是跪坐在雪地上,充满希望地看着大小姐的方向,眼里也是含着泪。

大小姐冷笑了一声。

“你说,我能不能杀死自己的妈妈?碰到这个游戏面前,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的,我觉得我做不出这样的事情。但是,这真的只是个游戏啊,我无论如何都要杀死一个人。”

大小姐露出一丝决绝的眼神:“所以,如果我告诉你,我是凶手,我给你一个机会,你死在我面前,我就原谅你呢?”

姜潮坚定地站起身,点了点头。

“你说吧,我都听你的。”

“没事,那你站在这里就好了,别动。”大小姐突然有一丝不忍,但是逼着自己说出了这样的话。她自己也意识到,她看到这样的妈妈,觉得不像是以前那个妇产科的主任了。

当时的姜潮意气风发,不到四十岁就斩获了所有的妇产科大奖,也顺利被聘为全国最年轻的一个科室主任。她所有的手术录像都被别人当做教科书来学习,有些人甚至会把和姜潮同台手术作为一种荣誉去炫耀。

但是当时的姜潮心思全都扑在事业上,她甚至很少回家,很少管孩子的学习。直到大小姐顺利考上了医学院,努力在门门功课取得全优的成绩,努力向别人证明,她是姜潮的女儿,她和姜潮一样优秀的时候,她恋爱了,爱上了一个有些忧郁气质的大叔。

于是,她拼劲全力去做妈妈的骄傲,妈妈却因为她和大表哥的事情,耻于在当众提起自己这个女儿。

大小姐努力说服自己,是自己还不够努力,是妈妈觉得自己还更应该优秀。结果当她发现自己和大表哥有了爱的结晶,担心妈妈不会同意的时候。结果,姜潮还真的雷霆大怒。

即使这一切大小姐再次说服自己去忍耐,让妈妈逐渐认识到她是非常认真的。她没有去烦姜潮,自己一个人在一家小医院默默把孩子生下来,发现孩子存在严重的法洛四联症的时候。

她那个时候唯一想到的,还是妈妈。

妈妈,你救救我的孩子吧。你有那么多关系,那么多同学,你找个人帮帮他吧。

但她得到的还是冷酷的拒绝,到现在她耳边还回荡着那句话。

“你做手术最好也去远一点的地方,不要在这家医院做,你不要脸我还要呢!”

于是她绝望了,她觉得自己努力学习,想要成为的人,似乎并不是自己真正要成为的那个样子,她觉得好可怕,于是她离家出走了,自己一个人生活,没有再回过家门。

而现在,她就这样看着姜潮,姜潮也看着她。大小姐发现姜潮的头发白了很多,人也苍老了很多,她咬着牙,不让自己说出心软的话来。她闭上眼睛,手在兜里轻轻按下了一个按钮。

山顶到半山腰的途中。

杨冰和梦瑶开着车。这个时候,车内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他们突然发现,车灯不亮了,而且,车内所有的零件似乎一瞬间全部失灵了。梦瑶狂踩刹车,发现根本没用,只能赶紧拉起手刹,但是车随着惯性仍然向前跑着。

杨冰努力地开着门,发现门也根本打不开。

这两个人惊恐地大喊,虽然车速并不快,但是它在不断地坠落,坠落,滑行在一条通往黑暗深渊的轨道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