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芳华——宁古塔作家优秀作品选》‖ 尹庆新 : 淹没在现代化建设中的百年老街

作家尹庆新的《宁古塔史话》

作家尹庆新

作家简历:

尹庆新:l963年前读小学中学高中,1963年参加税收工作至到2000年退休。其间1,1985年至1987年在辽宁财经大学,2000至2006被单位返聘,开始走向社会采访收集,《撰写宁古塔轶韵》,《凌雪啼血的红梅》,《宁古塔史话》。《宁古塔史话》已出版上下册。《宁古塔作家》签约作家。

淹没外现代化建设中的百年老街

文/尹庆新


摄影程延斌


宁安是首歌(歌词)


小时候听老人说过,           

小时候听老人说过,

宁安自古就是一首歌。         

宁安自古就是一首歌。

一代一代往下唱,             

一世一世接着唱,

代代传唱汇成河。             

世代歌声挂满坡。

从莺歌岭唱到宁古塔,         

从宁古塔唱到新时代,

  古老文明在历史中浓缩。     

迅速崛起彰显宁安风格。

大石桥承载着千年的沧桑,     

乡亲们沐浴着和谐的阳光,

十里长江见证着岁月的蹉跎。   

历史名城绘画出旧貌新景色。

啊,宁安——我心中的歌,     

啊,宁安——我心中的歌,

歌声飘扬永不落!             

歌声飘扬永不落!永不落!


摄影金美丽


湮没在现代化建设中的百年老街

        为了写好《宁古塔轶韵》这本书,六年多的时间我不仅走访了几十位老者,而且又一次走遍了宁安镇内的路、街、胡同以及老民宅,一些耳熟能详且又熟视无睹的古老街道,又从我童年的记忆中苏醒过来,是那样的清晰、明朗。有些街道、胡同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城镇道路的修筑、扩建已不复存在或发生了变化或正在发生着变化。这些古老的街道留下了我童年的无限遐想,留下了我童年的天真与欢乐。在这些古老的街道上我也从童年走过少年、青年、中年不同的年代之后又步入了老年,这些古老街道不仅记录着我的成长,更为重要的是,这些古老的街道记载着宁古塔的发展变化,积淀着宁古塔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

        民国年间到建国前和建国初期,宁安镇的道路基本上是宁古塔新城建成后的道路状况。到通江路、中心东西街、古塔东西街、镜泊东西街等路街开(阔)通前,宁安镇内的主要老街道有:年代最久、商业最繁华的东西大街、新街、因八旗军士遛马所走的路而得名的中马路、北马路(也称北马道、北大街)、南大街、头道板到六道板胡同南大街、头道板到六道板胡同(之前曾叫做宿宇胡同、昃宇胡同、月宇胡同、洪宇胡同);头道到四道江沿胡同、船瓢胡同、兴隆胡同、龙王庙街、天齐庙胡同、城隍庙胡同、十五号大街等等。清朝后期到民国年间,随着城内的居民增多,各建居宅,每个胡同多以字来命名,有:日、月、洪、荒、宇、宙、寒、张、津、东、列、腾、盈、黄、坤、辰、吴、露、到、著,共20个字。------经仔细地分析,这些胡同以字来命名与中华民族流传的经典《千字文》不无联系。《千字文》的开篇十句是:‘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寒来暑往,秋收冬藏。闰余成岁,律吕调阳。云腾致雨,露结为霜。’------至少有十五个胡同就是以这《千字文》中前十句的字来命名的。至于其中的原因自不必说,既有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之意,又有阴阳八卦之玄妙。这些胡同大多在城内的中心区,而且多与不同商家店铺的位置相连,这其中会有某种内在的联系,因时代久远,知情者远去,目前无法破解。有的胡同竟因住着穷人,而起名为“穷八家子胡同”(位于现公安局东侧,电业局住宅楼与保险公司大楼之间),还有的胡同因为在旧社会是女人以卖淫为业的淫乱污秽之处,而被人们称之为“窑子胡同”(位于新街三座楼房东段,这个胡同在文化娱乐中心后面仅剩南段一小段路面了,路两旁的房屋都是以后新建的)。

        由于解放前城乡建设缓慢,所以这些街、路、道、胡同,其共同特点是路面狭窄、弯曲,泥土路面凹凸不平,晴天尘土飞扬,还由于路面低洼不平、流水不畅、排水困难、所以雨天泥泞难行,竟被老百姓戏称为“水泥(指雨天泥泞)洋灰(指晴天风刮起的灰尘)路”。有的胡同竟因地势低洼、挖沟排水、为行走方便铺设大板而得名,如头道板到六道板胡同。因无固定垃圾站点,除商业较为繁华的东西大街、中马路、北马道有各家店铺“自扫门前雪”保持着各自门前干净外,其余大街小巷较为埋汰。

      尽管宁安古城内的道路几十年来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但是至今依然沿用老名的街道实属不多。

        要说起宁安古城的百年老街非东、西大街莫属。而要说明东西大街,还要先要介绍一下中马路,即现已堵死的商业大厦、综合商店后面与万方服装公司西面之间的一条街和钟楼北巷(原名为张宇胡同),即新华书店、原国税局、制药厂东面的一条街。因为这两个胡同南北相通,是东西大街的分界处。

        中马路(原名为寒宇胡同)南起东大街,北到兴隆街(现城后东街)。原是清朝官员从衙门出来或八旗子弟到北马路遛马必经之路。从西大街出来东行到与东大街交口处向北拐就是中马路,再从兴隆街(现城后东街)向北拐才是北马路。中马路南与张予胡同(即现钟楼北巷)相连,西南向与斜文街相通。中马路并不长,也没有较大的商号,但却是较为繁华的地段。街两面有修表刻字局、当铺、估衣店、东兴当、茂盛兴,在当时的宁古塔享有声望的西医李作霖诊所也座落在这个路段的西侧。“8.15”光复前,还有一处日本人开设的酒煲和写真室(即照相馆)。这段路算不上怎么繁华,但它却是那时古城北面城乡百姓去东、西大街乃至走到江边乘船过江,或是过年过节领着孩子上街看秧歌的必经之路,所以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也很热闹

        张予胡同(现为钟楼北巷,民国和建国初期老百姓称之为钟楼胡同),北与东大街相连,再北与北马路相通,向南直通江沿。胡同南端东面是春泉医院。从北端向南约500米向西有一胡同直通船瓢胡同,授予胡同与这条向西拐的胡同相交处的东北角就是有名的钟楼子(消防队)。由于这条街窄且不直,除了崔家篓铺在钟楼子路东外,街的两侧再没有什么店铺。

        东、西大街修筑的具体年代虽无详实史料记载,但据《宁古塔记略》载:当时宁古塔新城“内城周二里许------城内除官衙府第廖若晨星,无街道市肆。”可见宁古塔新城建成初期并无完整的大街。但从1666年建成宁古塔新城的时间来分析,可以说东西大街最晚也是1666年就有了。再说在宁古塔新城建成之前,尽管当时的宁古塔人烟稀少,但毕竟有了人烟。据《宁安县志》(1989年版)载:“1625年(后金﹒天命十年)满洲镶蓝旗人兴佳,以牛录额真(佐领,四品)率兵驻守宁古塔”,后在清初的顺治时代曾几次迁汉民至宁古塔。这些记载足以说明在宁古塔新城建成之前,宁古塔就已经有了人烟。既然有了人家就必然会有人们行走的路了。正如鲁迅先生所说的:“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于是,我们完全有理由推算,在宁古塔新城建成之前,东、西大街就已经自然形成了。

        从新城建成设立官署衙门到“8·15”光复后的新旧朝代的政府都设在西大街东部北侧(现宁古塔商都处)。


康熙年间建的东牌(摘于《宁安县志》)


        东大街,西与西大街相连,东端有康熙年间建的“东排楼”一座(位于原罐头厂东墙外南北相通的十五号路路口),用云表式并排四棵圆柱,中夹三个横额,锡制柱顶,正门匾额为“阜城门”,据说是当时有名书法家李瑞昌所书。可惜的是此门于伪康德四年(1937年)被日本侵略者所毁。过去东牌楼就是东牌楼外大街,从东牌楼东行一里多地的路南,曾是宁古塔古驿道的始发站,以后国高也在这里,被老百姓称为“东门校”,再往东直达牡丹江边。那时的路面远没有现在这么宽,最宽处也就是现在路两边路牙石之间。东大街的西段和中段(到二粮店原址,此青砖瓦房仍在),是宁古塔最古老、最繁华的商业街。街道两旁拥挤地竖立着高低不等、建筑风格各具特色的青砖瓦房,街南街北的几幢小楼更增添了城市的韵味。各行各业的店铺鳞次栉比地一个挤着一个,使本来就不宽的街道显得更加窄小。


民国年间的东大街西端(付兆斌提供)


        街道虽窄却很繁华,算不车水马龙、熙熙攘攘(那时的运输车辆太少),却人来人往也很热闹。适逢年节,各商号挂上门灯,扎起牌楼,把节日的气氛点缀得更加浓郁,吸引着孩童们乐此不疲一次次往来戏耍观看。每逢元宵佳节,各路秧歌加上跑旱船的、耍龙灯的、踩高跷的一队接一队依次在东大街通过。东西大街交口处更是龙灯“堵住”“灯官老爷”的最佳地段。是时,双方按事先约定好的办法,灯官在这里被龙灯“逼”得只好下轿,在龙灯下面穿过去,做几个滑稽动作才能通过。

民国年间和建国初期,元宵节时的秧歌汇演都在这里举办。


民国年间的西大街(档案局李君莲提供)


        西大街东与东大街相连,过内外西门,再往西过大石桥直通吉林。[图片]西大街的繁华程度、繁华地段虽无法与东大街相比,但与东大街连接起来,一直到西大街现九龙娱乐城(文化路与西大街交口处)也称得上当时宁古塔的繁华地段。在这不到半里长的街道两旁,主要店铺有东文阁笔庄、仁和永、义发源工业社、庆发东、庆祥号、赵家床子等。

        当时的“东西大街商业发达,铺户繁多,人烟稠密,货物客商络绎不绝,居然有华夏风景。”各商号的门面均采取两廊铺板形式,门前四棵明柱,檐头挂幌子,有木制的,有铁制的,风吹摇曳,若铁马叮咚响。廊下有栏柜,外设长板凳二或四条,备顾客乘凉之用。滴水檐外之地下有阴沟,中间有条条木板横盖沟上。路面全用红松大板铺就。那时的路面没有现在这么宽,最宽处也就在现在路两旁路牙石之间。东大街西段和中段是当时宁古塔最古老、最繁华的商业街。街道两旁拥挤地竖立着高低不等、建筑风格和样式各具特色的青砖瓦房,街南街北的几栋小楼,使这条百年老街增添了几许城市的韵味。各行业店铺鳞次栉比一个挤着一个,使本来就不宽敞的街道显得更加窄小。街道虽窄却很繁华;算不上车水马龙,却也人来人往很是热闹。适逢年节各商号挂上门灯,扎起牌楼,把节日的气氛点缀得更加浓郁,吸引着孩童们乐此不疲一次次往来戏耍观看。每逢元宵佳节,各路秧歌加上跑旱船的、耍龙灯的、踩高跷的一队接一队依次在东大街通过。民国年间和建国初期,元宵节时的秧歌汇演都在这里举办。东西大街交口处更是龙灯“堵住”“灯官老爷”的最佳地段。是时,按事先约定好的办法,灯官在这里被龙灯“逼”得只好下轿,在龙灯下面穿过去,做几个滑稽动作才能通过。

        从清代、民国年间直到1956年公私合营之前,在东大街西端、中段一里多长的街道两旁是各家商号的“领地”。庆祥号、大成升、德顺兴、义发源(现大和堂旧楼)、福泰成、东兴和、福生合、玉元龙、瑞生号、同心号、永泰和等较大的商号以及庆源东杂货店、闫床子小百、赵床子农具、和发恒、大和堂两家药店、三友文具店、永利金店、裕德厚皮革店、都家粮栈、德瑞记粮店、惠发当铺、永兴鞋店、张家鞋铺、靰鞡铺、禇家磨坊、永茂号酱菜百货商店以及宁古塔最早的真吾照相馆、最大的儒彬照相馆、理发馆在大街两旁都有各自的位号。周瑞初、黄文耀、林永茂、孙玉富诊所也座落于大街两侧。现三道板胡同北端东角是民国时区公所所在地。

        在旧社会凡繁华之地必有污秽之所。民国年间的大烟馆、刘生麻将馆(赌馆)也毫不相让地挤在店铺之间。

        东西大街联通起来,浑然一体,交相辉映,把宁古塔古老的商业街点缀得更加丰美、更加漂亮,使其成为当时宁古塔政治、经济、文化娱乐中心。这条百年商业街上的每个商铺都把大玻璃窗户擦得格外明净,使商店里陈列的琳琅满目、色调鲜艳的各种布匹、皮鞋布鞋及其他各种商品,都透过明亮的橱窗映入来往行人的眼帘,吸引着顾客。那时各商店门口都有一名年轻的伙计,用热情温柔的声调招揽来往过客并详细介绍本店各种商品。如得知顾客想买什么商品,就会把顾客领引到相应的柜台。无论顾客是否购买商品,都会客客气气地把顾客送到门口。“一路走好”、“欢迎再来”的送语使顾客心理暖暖呼呼的。典型的服务态度,使顾客只要让到了就得进门,不想买点什么也得买点什么。这种服务态度确实值得现在从事商业、服务业的人们好好学习。这条百年老街多少年来为活跃、繁荣宁古塔经济,满足城乡人民生产、生活需要,沟通城乡往来起到了不可磨灭,更不可低估的作用。

        少年时代常走东大街,可是东西大街的街貌、街两旁的建筑、房舍、大小商店以及过年看秧歌的情景,依然清晰地留在我的脑海之中。

        斜文街(及裤裆街),北起现新华书店门前交通护栏,向西南斜向伸展到与现南关路与古塔西街相交之处。这条斜路与南关路以及西大街形成一块三角形地块,从南向北恰似裤裆,所以人们俗称为裤档街。在这条街上除了同泰兴(百货商店,老税务局的二层青砖斜向楼房即是,已拆)、裕德厚(食品店)较大外,路两旁基本上是罗圈铺、靰鞡铺、车马輓具店之类的店铺。日常并不热闹,但它也是牡丹江南岸和宁古塔西南部百姓去东大街和北部百姓到江边洗衣服,孩童们到江边玩耍的必由之路。这条街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建服务大楼和工会综合楼时才消失。


同泰兴旧址(原税务局大楼  尹钊然提供)


        北马路也叫北马道、北大街(现通江路电业局以北的通江路),南与中马路斜向相连,北通火车站。车站东面的公路直通温春大桥。有的人也曾把北马路叫做北岗子,其实这个叫法并不准确,因为北岗子是个小的区域名而不是街道名。北岗子仅指原增兴火磨(北火磨,即原制粉厂)东面,北从现金龙运输公司起,南到现民族商店,东到四小学门前(即环卫路)这片区域,因地势处于宁古塔最高处而得名。北岗子北高南低,是一条坡度很大的路,就是现在骑自车行驶在这段路面上仍可借坡下滑,可见北岗子确有实名。这段路的店铺基本上集中在南端,有估衣铺、旅店、馒头房、弹棉花的、靖安医院及宁安城北部唯一的商号——三合成等。

        现农行南胡同即北园街,东西原有一条壕沟,俗称北大壕(大约在1920年挖筑)。从北马路拐向西大壕向西约300米的南侧是原增兴火磨(制粉厂),北侧则是第四初级小学校(原为日本人学校)。西大壕的北侧、西侧、东侧一大片基本上全是菜地。日本宪兵队(北大营),原在老一中院内,建五中教学楼时已拆除。这条街道并不热闹,但是北岗子却是我的出生地,它与中马路,斜文街北大壕、北马路、中马路、斜文街,无论是严冬,还是酷暑;无论是飞雪,还是大雨,它们都任劳任怨、默默无闻地陪伴着我完成了小学和初中的学业。九年的时光使我对这几条街道两旁的一切景物景象都记忆忧新。回想起这一切我从心里感激它们,但是我又非常遗憾,当我在东京城工作多年再回来时,这几条街道已基本不存在。然而,北大街却又被通江路所包含、所吞噬了,北大街也在退出人们的记忆,再也找不到昔日的一点点痕迹了。

        宁古塔的裤档街在北岗子还有一条。通江路末通扩之前,民族商店路东为二旅社(公私合营前为三合成商店),其东面为城后市场。于是现通江路与城后市场西面的小路、现鑫街广场北面的市场北头道街也形成了一块三角形地块,也被人们称为裤档街。地块内有店铺也有居民,还有一座和尚坟。这座和尚坟经多方打听也未打听出任何消息,在这种现实面前我只好作罢。

        城后东街,旧时叫兴隆街,多为饭店、旅店、浴池、理发、照像等服务行业及几家牙院。在兴隆街北面约30米处就是娘娘庙(现劳动局后身)和三官庙(国营理发后身)。每逢农历四月十八庙会时烧香许愿的、拜佛祈祷的、逛庙会的、看热闹的熙熙攘攘的人群,把个兴隆街弄得好不热闹。

        在几条主要老街道的后面,便是居民区。主要区域有:北岗子:北至镜泊东西街、南至民族商店北胡同——渤海街、东至环卫路、西至文化路之间的区域;城后:现通江路东侧、新街广场附近的区域;新街:现新街路北段两侧的区域;南下洼子:清真寺附近、南到江沿的区域;东下洼子:市委到现工商行政管理局附近的区域;西南关:西关路西侧、西大街南侧的区域;南关:现鑫江花园西部、望江花园高层楼附近的区域;西关:西大街北侧、中心西街南侧、西关路西侧的区域。中心区域则在现在的东大街南北两侧、城后东街南侧的区域。在上述这几个区域内,也有几处深宅大院,如西江沿的納宅、东经沿的孙宅、头道江沿的范宅、三道板子胡同西侧的曲老太太住宅等,以及关街长老宅(仍在)、现文能庙社区用房,这些青砖瓦房,可以说门市房基本上为商铺所占,就是官宦商贾人家的住宅,平民百姓住房多是低矮的土、木、草结构的房屋。

        解放前后宁安镇内的楼房并不多见,屈指可数的楼房仅有望江楼、颐发源、福泰昌(原税务局办公楼,已拆)、福泰成(建国后为新华书店,后改为小楼饭店,已拆)、庆升当(位于现大和堂药店路南,东北解放后为军人服装厂,拆毁前为宁安镇信用社)、德顺兴(位于大和堂东侧路东天香一号楼西南角,已拆)、春城医院(位于江边,现鑫江花园处,建国后曾作为县广播站、县夜校,已拆)、中兴旅店位于城后东街东端路北(此楼仍在)、年家楼位于现娱乐中心广场处,(扩建通江路时拆毁)等十几栋小楼。尽管十几栋小楼屈指可数,但毕竟使宁安古城显现出城镇的味道。十几座小楼与古老的、低矮的民宅交相辉映,倒是自有一番韵味。

        这些百年老街是我童年、少年常走的,东大街的繁华;西大街古朴,中马路的热闹,北大街的清纯,斜文街的温柔;------犹如“鹤立鸡群”的十几栋小楼,都留给童年、少年的我无限地遐想和无忧无虑的欢乐。这些老街、小楼已经嵌刻在我的记忆之中。

        这些百年老街、栋栋小楼以及低矮的民宅,历经风雨沧桑,见证着朝代的更迭,民国的兴起;饱受着日本侵略者铁蹄践踏、屈辱与辛酸;经历过中华民族的觉醒和抗争;迎接了新中国的诞生,浏览着改革开放所带来的变化。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原本凝固着历史建筑、繁华商业文化音符的百年老街都已被现代化建设所湮没。街道两旁低矮的店铺用房和民宅也被栉比鳞次的楼房所代替。现仅存的几处被保护的古建筑、古民宅也时时受到开发的“威胁”。

        变化代表着时代在前进,透射着城镇的发展;不变化的则是嵌刻着老街、小楼的文化底蕴,折射出的旧时代的缩影。变化中虽然拆除些代表宁古塔建筑特色的民宅、街道,但人们总是希望发展的。面对这种变化,忍不住地叹息之感还是由然而生,发出的只有感叹。这里固然有上了年岁人的怀旧之情,但是我想得最多的却是一个城镇的文化底蕴,是一个城镇的根哪!但是只要发展、只要扩建、只要展现一个现代化城镇的风采,就必然会有破坏。我想到如何把新与旧、发展与保留、展现与“根”、漂亮与美这种种矛盾统一起来,融合起来,才是今后发展应该考虑的重大问题。

        百年老街得记忆已是挥之不去,随着时代的前进,社会的发展,一些老街已经荡然无存,毫无踪影了;一些老街虽然依然躺在那里,但也已面目全非了。所变化的是昔日被老百姓称为的“洋灰(扬灰)路”已被水泥路所代替;路两旁低矮、参差不齐、拥挤着的栋栋草房,也已被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和绿荫所取代。尽管如此,人们总是希望新的代替旧的。

        历史的车轮已经走到了二十一世纪,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宁安的街道就开始发生着变化。一晃三十多年过去,随着通江路的开通扩通开始的。废除了原体育场、裤裆街,动迁拆毁240多户房屋,从1970年至1980年用了11年的时间,才建成了宽40米的水泥路面的、贯通宁安镇南北的脊梁之路——通江路。


上世纪八十代的宁安镇通江路


        通江路的开通、扩通,给宁安镇带来了可喜的变化,第一座百货大楼(原在商厦处)、第二座百货大楼(现商都南部, 已拆)、烟酒商店大楼(已拆)、服务公司大楼(已拆)、百花园大楼、物资大楼(与百花园大楼一起拆毁)、五金交电大楼相继拔地而起,林立在通江路两旁;之后,宁安镇内的、最古老的东西大街的扩宽和路面改造;中心街的开通;古塔街的建成;新街路的扩建和延长;北园街在原北大壕基础上平整、开拓------,一条条宽敞明亮、干净整洁、绿荫靓丽、既传承着宁古塔文化的历史,又彰显着时代特色的街道。一桥飞架南北,江南大桥的正式通车,为通江路增添了靓丽的风采,更为宁安这座古城显示出浓浓的色彩和更深厚的魅力。尤其是宁古塔大桥的建成通车、及与宁古塔路的联通,使宁安镇更加具备了城市的风采和魅力。每到夜晚人们漫步在这条条街道上,路灯、树灯、霓虹灯、交通指示灯、高楼外墙上的装饰灯、闪亮的广告牌匾、江边装饰着灯管的护江栏,霓虹灯装饰的江南大桥,灯火辉煌、交相呼应,幻如龙在盘旋,蝶在飞舞。


宁安江南大桥(原名工农兵大桥)

复建后的原百货大楼

原烟酒——商店大楼

初建时的商业大厦

楼顶插红旗的大楼是原饮食服务公司大楼。即服务大楼,其二楼平台曾是宁安县(市)政治活动中心和通江路先后开通的是中心东西街。中心东西街开通前原本没有正规的路,1980年至1984年,动迁72户才打通了中心西街。1984年之1985年,动迁40户,打通了中新东街。东西大街连通起来,才行成了宁安镇的中心

建成后的中心东街及原物资大楼、四百大楼、劳动局大楼

坐落于通江路上的宁安市中西医医院

位于文化路(实验小学西侧)原颐发源大楼

        翰章路、闻天街、马骏街等新路街名的命名,尤其是马俊纪念馆的落成和开放,既保护了原来的路街,又彰显了革命老区精神;既讴歌着宁古塔的光辉历史,又融入了当代的崭新风貌,为建设红色旅游胜地提供了条件。

        改革开放的春潮涌进宁安古城后,推动了城镇建设和居民住宅的变化。“乐园小区”的建成,可称得上是宁安居民住宅革命的开始,从此拉开了居民小区建设的序幕。短短几十年间,一座座建筑精美、风格各异大楼栉比鳞次;一个个环境优雅、绿荫环绕的小区,相互媲美。小区内绿树成荫,繁花似锦,运动设施齐全,休闲娱乐场所健全,越来越满足了人们物质和文化生活不断提高的需要。高层楼房直插云霄,犹如株株鲜艳的奇葩,更为宁安古城增添了新的亮点,彰显出宜居城市的魅力。鑫江花园、新街广场、文化娱乐中心的建成,为人们提供了全民健身和休闲娱乐场所,为传承和弘扬全国第一个文化县、全国体育先进县的优良传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宁安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办公大楼的建起,特别是庄严的国徽、鲜艳的国旗更是格外引人注目,不仅使其工作人员既感受到了神圣感,又增添了使命感,也使老百姓到这里办事时的心里更加踏实,更加放心。财政局、交通局、广电局、土地局、地税局、检察院、邮政局、民政局、社保局、劳动保障局、行政大厅、国税局、发行、农电局、农行、中行、建行等办公大楼、营业厅的相继建起、修葺,也使宁安这座古城处处洋溢着时代的气息和风采,给人一种欣欣向上、向往未来的力量。一中、三中、职高、实验小学、四小、丹江小学等几处校园的建成,又放射出了“塔牌学生”的耀眼光辉。“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竟折腰”,多少学子的理想从这些学校起飞,又有几多学子从这里走出,为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以及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在本文就要收笔之时,把宁安市摄影协会会长王文彬新拍摄的通江路全景和夜景献给读者一起欣赏吧。


现宁安镇通江路全景

现通江路夜景(王文斌摄影)


        如今与家乡父老正在共同瞩目着宁安古城的发展昌盛,共同期待更多地享受和谐社会的温暖和奔向小康社会的幸福。

(本文照片除署名外均为刘学军提供)

《宁古塔作家》集结成书 、公开出版‖ 征 稿 启 事


《宁古塔作家》公众号上线以来,得到了众多作家、诗人和文学爱好者的积极欢迎和热忱支持,公众号已陆续推送了700多位作家、诗人的作品,建立起了一支优秀的作者队伍,在作者和读者中,在社会上产生了良好的反响。

为了繁荣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学创作事业,感谢大家对《宁古塔作家》的支持,根据众多作者的热心建议和要求,我们决定广泛征集《宁古塔作家》旗下作者的优秀作品,集结成书,公开出版,给大家留下一份珍贵而美好的回忆。

为此,《宁古塔作家》公众号面向全国作家、诗人征集优秀作品。我们遵循选好作品、出版好书的原则,将对应征作品进行甄选录用,凡在《宁古塔作家》发表过的优秀作品,以及各位作家、诗人未在本工作上推送的满意之作,均在应征稿件之列。

文集书名:《时代芳华——宁古塔作家优秀作品选》(暂定名)。

征稿原则:不论地位高低、名气大小,不薄新人,不厚名人,凡有个性、有创新,能反映时代精神风貌的文学作品。

征稿体裁:新诗:每位作者限100行以内;小说、散文:字数限3000字以内。应征者只能投稿一种体裁的作品。

征稿要求:凡应征稿件不设稿酬;凡抄袭、剽窃者,文责自负;编者对应征作品有修改权。除免费赠书外,不另外送书,多需要者请预先征订。

出版众筹:每位入选者收取200元,其中100元书号费,100元印刷费。出书后免费赠送作者2本样书。每本暂定价50元,多退少了不补。如出版印刷费用不够,由《宁古塔作家》公众号自助补贴。欢迎赞助商友情赞助,同时也欢迎应征作家、诗人以销售文集的形式赞助,赞助名单将在《后记》中一并鸣谢!

截稿日期:2018年8月底;2018年10月底交付出版社审稿;年底出书。

投稿邮箱:jinbo1974@163.com 联系电话(微信号):13945316144(白狐金波)。

《时代芳华——宁古塔作家优秀作品选》编委会

顾  问:

田永元:中国作家协会理事、国家级期刊《中国铁路文艺》主编

耕  夫:作家、诗人,著作等身者,科技传媒人,国家级期刊《中国高新区》杂志主编。

主  编:金  波

副主编:金美丽

编  委:

朱文光 、于百成 、李延民 、臧贵臣 、

许  君、 张永鑫、 金美丽、 雪  原、

高万红、 金  波

欢迎关注《宁古塔作家》


《宁古塔作家》是国内线上有广泛影响的文学平台,长期征稿,推荐优秀作家、诗人!

《宁古塔作家》常年开辟如下栏目:

中国好诗歌、名家之作 、名家之约  、

耕夫荐稿 、小说纵横 、诗歌天地 、

散文世界 、古韵新风 、新人风景线

来稿,一律接受电子来稿。请注明联系方式,作者简介,清晰照片1张。

凡向本平台投稿的作品,一周内末收到用稿通知,可另行处理。

投稿自愿,文责自负。

投稿邮箱:Jinbo1974@163.com(金波主编)

或发在我的微信里。我的微信号:b13945316144(白狐金波)

关于稿费:

凡本平台采用的稿件,有打赏有稿费,无打赏无稿费。打赏20元以上,(不包括20元)开始给作者发放稿费.赞赏费用的百分之四十作为作者稿费。百分之五十作为平台运营、百分之十是平台的税费。小说、散文、诗歌活动及出书费用。有音频主播的,作者的百分之五十的稿费,作为主播的稿费。一周结算一次赞赏,故作品在平台发布后两周发放稿费,后续稿费由于无法统计,所以不发放。

请投稿者加主编微信号以便发放稿费。主编金波微信号:b13945316144(白狐金波)

《宁古塔作家》

顾  问:

田永元    耕    夫    雪    原

主编团队成员 :

朱文光    于百成    李延民     

山  之    金  波

执行主编 : 金  波

摄影师 :张永鉴  金美丽

《宁古塔作家》:宁安市,旧指宁古塔,是中国清朝统治东北边疆地区重镇,管辖沈阳以北、黑龙江、吉林广大地区。为清朝著名文人的流放地,二百多年来这里汇集了大量的文人墨客足迹,产生了浓郁的文化氛围和深远影响。

《宁古塔作家》:不厚名人,不薄新人。愿为所有文学朋友提供最佳的展示平台。如果您想看更多《宁古塔作家》的文学作品,请网上搜索《宁古塔作家》即可

主编金波在这里期待您的来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作者/礼尚周 你是五百年一绽放的蓝莲花 长生在巍巍雪域上,妖艳凄绝 我是深山破庙里的苦行僧 守候在幽幽佛灯下,木鱼...
    礼尚周阅读 271评论 2 7
  • 谢晋文:芳华与皮相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 从“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到没有没有?...
    谢晋文V阅读 121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