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1 在桑给巴尔做人工动静脉内瘘术

前臂人工动静脉内瘘手术

我是泌尿外科医生,也是移植科医生。众所周知,慢性肾功能衰竭的患者在国内可以实现很多途径的肾脏替代治疗。但是在桑给巴尔,唯一维持生命的方法就是血液透析,能做血透的医院也只有桑给巴尔岛的纳兹莫加医院和另一家私立大医院。整个奔巴岛,没有血液透析设备和相关的人员。即使是能够享用透析的桑岛病人,每周透析时间都不到8小时,透析非常不充分,并发症发生率极高。在这里,终末性肾病患者基本上是慢慢耗死,预期寿命很短,远远落后于世界平均水平。然而,在这个地区,糖尿病和高血压的低知晓率和低控制率导致这两种疾病造成的终末期肾衰非常常见,而肾后梗阻因素也是这里慢性肾衰的一个重要原因(很多竟是前列腺增生不及时治疗!)
另一个严重的问题是,在桑给巴尔没有医生做人工动静脉内瘘手术。而前臂动静脉内瘘实际上是血液透析的首选血管通路。在这里,几乎80%的肾衰病人选择颈内静脉插管透析,带来非常高的并发症发生率(血栓和感染),患者苦不堪言。另有约20%患者是在达累斯萨拉姆的私立医院甚至国外做内瘘手术。
这里的医生得知我在国内从事肾脏移植,肾脏科的主任主动来和我沟通。当然我告诉她在桑给巴尔,目前的条件下做肾脏移植还不太靠谱,但是可以考虑把血管通路和腹膜透析做起来。这个主任很年轻,负责这里的血透中心。她在武汉同济学习过,了解中国肾脏内科的实力,也深知这里需要突破的地方,自己也非常想学会动静脉内瘘手术。于是我答应她在这一年时间内帮助他们完成人工动静脉内瘘手术,并尽可能教会她。
经过前面2个月准备,我们和院方备案了这个拟开展的手术,得到了院方的支持。器械方面,我让家属利用暑假过来旅游的机会从国内带了几个精细的显微器械和缝线。其他器械由他们医院中心手术室提供。并且和我泌尿外科的助手商定了每周手术时间。因为我自己泌尿外科的手术日已排满,这个手术只能另找时间安排。我们决定把它放在每周四一早,普外科手术开始前做1-2例。患者方面,主要由肾科主任负责筛选。我把从国内同学那里找的患者教育方面的资料译成英文给她。但术前病人我都亲自看一下,以免出现差错,毕竟在非洲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啊。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对于肾移植医生来说,做这样的小血管吻合并不困难。但是我自己做的也不算多,在这里纯属帮忙。因此,做之前我还是仔细看了手术学和图谱,力求不出差错,毕竟动静脉瘘对于慢性肾衰患者就是一条生命线。第一例,我们还是谨慎的选了一个前臂血管条件较好的男性,做腕部头静脉桡动脉端侧吻合,吻合口做到8mm,在手术放大镜下精细吻合。这一例是由我泌尿外科的助手和我一起上台的,后面还是要带着肾脏科的医生一起做才行。手术很顺利,术后就可以触及吻合口的猫喘感,预示着内瘘的通畅。第二天查房时,猫喘明显,头静脉已充盈明显,就让患者出院,在肾科医生那里随访,预计一个月后内瘘可以使用。出院前还再次反复向患者交待注意事项。其实这样的手术,做手术只是小小的第一步,后期血管通路的维护更为重要。希望肾脏科的同事能够好好保护、利用好这跟血管通路。也希望病人能够重视自己的身体,保护好自己的生命线。在这里呆久了就发现,许多病人对自己的健康并不重视,抱着一种听天由命的生活态度。也许把生死看的淡一些不是坏事,但是完全不在意健康又是另一码事了。
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头,后面还有很多病人等着做手术。也有很多的术后问题,使用中的问题有待解决。我并非肾内科专业,我们医疗队也没有肾科专业医生。但是好在我们医院就是我的大后方,我肾脏内科和血管外科的同学给了我许多建议和资料。后面也仍然要在他们的帮助下努力提高桑给巴尔人民的医疗水平,给他们一个相对合理的治疗选择。Give life a chance!
另外,如果将来有可能,倒是很愿意在这里实现实体器官移植零的突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