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线条的诗意

1

我常去一家卖豆腐脑的早餐店吃饭,除了味道鲜美之外,我喜欢他们略带粗糙的售卖方式。

顾客在有序的排队,你会看到几个店员并排站立,穿着白大褂,手里握着长柄的大铁勺,从一热气腾腾的大铁皮桶里往一只只搪瓷大碗里舀豆腐脑,注意观察就会发现,每只碗盛的豆腐脑都不均匀,有的多一点有的少一点,盛好之后,店员“略带情绪”的把碗往金属台面上一蹲,然后另一个店员往每只碗里依次撒上麻汁、芝麻、韭菜花,每次见他撒调料都是一种享受,只见他拿起一把小铁勺,上下翻飞,快速的把调料从一只碗过渡到另一只碗依次撒过去,速度过快,调料会洒到台面上,但你看店员,他毫不在意依然笑脸相陪。尽管是这样,他家的生意好的不得了,每天一早都排起了长队。

我去过很多家饭店,店员在给顾客提供服务的时候处处体现着周到和精致,他们很有礼貌,会在门口列队迎接你,你点菜的时候会询问你粥里要不要加糖,包子要不要加热,当你坐下享受美食的时候,会拿着一个小本本走到你跟前,问你对饭店有什么意见,等你吃饱喝足之后,还会恭敬的为你开门,但这些举动常常让我感到压抑,我不过是来吃个饭,太周到了反而是一种束缚。

2

听过一个故事,说老上海人吃一只蟹要用一个多小时,细思极恐,吃一只螃蟹哪需要这么费时间,直到到了上海见朋友,他领我去吃大闸蟹,看到端上餐桌的大闸蟹旁边摆放的大大小小的工具,才明白要吃掉这只蟹需要有多讲究。看我的朋友一边教我用工具,一边听他说着大闸蟹的各个部位如何如何吃,我饥肠辘辘的肚子已经在抗议了,但还要装着很认真的样子听他说完,最终也没有吃出好心情。

我反而会想起儿时的邻居,他们某年去海边旅游带回几只蟹,清蒸后请我们全家过去吃,大家团团围坐,用手把一只蟹大卸八块,一部分一部分的用嘴嘬,吸不出来肉的就直接上嘴嚼,每个人的嘴角和手上沾满了油腻,但大家都吃得很开心。

3

到农村采风,到一农民家中,农妇拿出干净透明的大玻璃杯,撒入大把茶叶,用开水冲泡,看茶叶从卷曲一点点的舒展开来,一点点的沉入杯底,我端起茶杯大口大口的喝着热茶,感觉身心都被打通一样的舒服,他们不精通茶道,活的很粗糙,但却很美好。

我又想起到一位亲戚的家中,这位亲戚略有权势,家里布置也极尽奢华之能事,待我坐定,他端出一套精致的茶具,在我面前表演濯器、注水、淋壶、筛茶,然后三口品茶,看得我真着急,费那么多功夫干嘛,又不是茶道表演,那么小的杯子还要喝三口,一口进肚还没品出滋味。

4

上学时候的一位老师,喜欢炫耀自己的品味和时尚。他讲课时会让同学们摸他西装扣子的质感,会让同学们看他定做皮鞋的鞋底上的花纹图案。记得一次课上,他说到和一位学生去上海参加一个酒会的场景,这位学生盯着上桌的一小块鹅肝,抄起叉子一口进肚了,然后这位老师很是不满意,认为学生丢了他的脸,还在课堂上大谈鹅肝的吃法。

我没吃过鹅肝,但我知道鹅肝就那么一小块,如果让我吃鹅肝,我不用刀叉,太麻烦了,抄起来一口吃进肚子里,估计是很过瘾的。

5

在大城市读书的那几年,身边的老师个个光鲜靓丽风度翩翩,其中有一位上课的教授,年龄不大,但他极少穿正装,连牛仔裤都很少穿,如果是正式场合非要穿正装,他不会打领带,他说打领带是对天性的束缚,他平时喜欢穿长袍粗布裤子,虽然有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但是他觉得舒服,这就挺好。

他和我聊天的时候说:“其实精致这点事人人都懂,但真要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精致起来,难免会感到压抑,在不得不学的有品味的场合可以精致一点,但生活是自己的,哪怕看着粗糙一点,只要是天性使然快乐使然,就足够了。”

我很喜欢听他讲课,也很欣赏他的洒脱。

6

有句话说的好:一棵树,不一定非要枝繁叶茂,寥落、委顿的枝丫也能承载诗意。

粗糙看似低俗、不讲究,但却是撕开了精致外衣包裹之下的本真自然,是抛开了排场和虚荣的真性情流露,是一种纯净又质朴的视觉呈现。

毕竟高跟鞋穿的久了,你也会怀念穿帆布鞋的青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时间若有情,我便皆无憾,但愿天长地久永相知,不负青春不负今——题记 一切那么匆急 一切毫无在意 一切过去 一切记忆...
    番茄土豆泥阅读 210评论 11 13
  • 作者:刀背藏身,本文首发于观察者网,后被壹读转载 猫,乃小兽之猛者 今日爱猫之人甚多,甘愿为奴,殷勤伺候。其实,猫...
    吾鬼子六阅读 4,843评论 23 87
  • 我曾经见过一个人,至今记忆尤深。那是个穿着职业装的女孩在地铁里啃面包,强忍着哭泣的样子。大城市的车水马龙,快节奏的...
    Cliff_阅读 445评论 1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