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良月(二)

字数 1116阅读 30

      苏晴她们宿舍窗前的白杨落叶,洒了一地的金黄。再过一阵连风吹落叶的响声也没有了,眼看就要到寒假了。图书馆开始了考试季的灯火通明,有时候听着图书馆的整点钟声,苏晴就像听到了判决一样,就要回到那个地方了。

        薛朗虽然不爱学习,但每天早上都去给苏晴占座,苏晴爱泡在图书馆,他给她暖手。

     两个月的相处,薛朗发现了,苏晴的手只能用手捂热,松开一会就又凉了;苏晴喜欢阿狸;苏晴喜欢粉色;苏晴生活习惯很讲究;还有,苏晴的桌子很乱,手机经常找不到。薛朗还,知道自己放不下苏晴了。

     苏晴,发现薛朗和她想的不太一样,她想的,大概是易梓南那样的。薛朗不喜欢看书,不过愿意和她泡图书馆,易梓南却很爱历史,爱给她讲故事。薛朗爱打篮球,易梓南爱足球。薛朗喜欢牵手,易梓南喜欢揽腰。苏晴还知道,薛朗就像她黑夜里的启明星,她只有这一颗星。

     四个人在宿舍收拾行李,走廊上传来乒乒的行李托运声,还有女生特有的叽喳声。宿舍里,三个人很兴奋,还有一个人装作很兴奋。苏晴的原木色桌上东西零散摆着,苏晴的飞机是凌晨,今晚就要过去。

    “你这么磨叽,就赶不上今晚最后一班的校车了。”陈春看不过眼了,过来帮忙收拾,随后另外两个人也开始搭手。

        “这件黑色的羽绒服带吗”

        “书要带几本吗”

          苏晴看着她们收拾,默默感动。

        薛朗在下面等,西北冬天的冷风,在零下十几度的晚上肆虐着,他不时呵出一口气,暖暖手。看见苏晴开门,上前接过行李箱。

     “冻坏了吧。”苏晴愧疚的说

       “我在下面冻了半小时的手都比你的手热。”薛朗牵过她的手

         坐上校车,薛朗发现苏晴眼眶泛红,“宝贝怎么了?”苏晴靠在薛朗怀里,也不说话。

         “就舍不得我了啊。”薛朗摸着苏晴的头发,打趣道。苏晴抬头瞪了他一眼,又窝回他怀里。

          “我养了一只鸵鸟,老爱躲在我怀里,我给她取了个名字,你猜是什么。”一路上薛朗逗着苏晴说话。

             下了校车,月亮正当空,是月牙的形状,配上旁边的两颗星,倒像笑脸。薛朗牵着苏晴往机场走去。

              苏晴就要过安检了,薛朗捞过她,覆上她的薄唇,要放开之时,苏晴的舌头滑入他的口中,与他相碰,又往回缩,薛朗可不让,以舌勾舌,良久才放开。

     薛朗看着苏晴走进去,苏晴一回头,嘴唇因为刚才的吻还泛着微肿的红,薛朗朝她挥挥手,嘴型做着,明年见。

      凌晨五点苏晴到家,“小姐,老爷在楼上等你。”

        上海商业圈去年发生了一件怪事,苏先生,电子圈老大的独女,去了兰州读大学,没去国外的经管学校。

           “宁希,回来了。”苏先生的鬓发两端发白,这两年他老了不少。

             “嗯,爸爸。我去看看苏晴。”宁希咬唇,苏先生点点头。

          玻璃房里,宁希迎面撞上易梓南,她没想到他这么早。

          “我知道你今天回来,所以,我早点过来了。”易梓南定定的说。

         宁希扭头要走,“希希,这不是你的错。”易梓南低声呢喃

          宁希愣了一下,继续往前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城市灯火默默熄灭,隐在一重重的黑色幕布下,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什么都没有。宁希靠在落地窗前,浅白的窗纱半掩着脸,...
  • 法国的秋天很美,落叶像微醺般摇晃着落在宁希的时襟上,空气了浮动着香甜的气味。这是宁希在这主修管理的最后一天,明天的...
  • 宁希不记得在哪里看过这句话了,我们是一群多么可怜的人,喜欢的人得不到,得到的不珍惜,在一起的怀疑,失去的怀念,怀念...
  • 雪域高原的古往今来——《吐蕃王朝卷》赤松德赞之鞭—争胜陇右 德宗的彷惶——泾师之变(上) 德宗继位初期,贬斥宦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