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朝阳——赤峰中色锌业的掌舵人王凤朝

王凤朝,一个赤峰人耳熟能详的名字。

王凤朝一路走来,走得脚踏实地,走得一步一个台阶。走过冶炼厂,走过红烨公司,走过库博红烨有限责任公司,走过中色库博红烨有限责任公司,走到中色锌业,从小到大,从亏损到盈利。一路走来,一路凯歌。

出身书香门第,自幼家教严厉

和赤峰好多家庭一样,王凤朝的老家在山东省,那时来赤峰的山东人,大多是逃荒过来的,王凤朝家不是,王凤朝的前人们,腰里揣着大把的钱,来到赤峰,投资创业,购置土地,在现在的松山区哈拉道口。王凤朝的祖太奶奶姓孔,这使王凤朝的家族多多少少沾了些书香味道,圣人气息。王凤朝的长辈们,大多也都是读书人。

王凤朝

王凤朝虚岁七岁的时候就上学了,是班级里年龄较小的学生。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父亲既严厉又慈祥。父亲让王凤朝业余时间学习写毛笔字,打珠算。对于珠算,王凤朝几乎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加减乘除就学会了,好像王凤朝天生有算帐的基因,或者说,珠算在等着他,等了好多年。作为企业家,王凤朝向来以能算帐著称,这和王凤朝从小就会打算盘是分不开的。王凤朝还从父亲那里学会了做衣服,十五岁的时候就能够自己做衣服,而且做得非常好。

意志坚定,潜心磨练

自“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伟大运动以来,1970年的高中毕业生难得有了一次幸运,大多数学生将留在城市,分配工作,不再下乡。但这机遇对于王凤朝来讲,却是打击。他被告知,由于政审不合格,不安排工作。学校组织毕业生到医院去体检,医院诊断为:心脏有杂音,不适合干重体力劳动。政审不合格,那是因为父亲文革期间被揪斗,当时还没有落实政策。因为这两个原因,他被定为“暂缓下乡”。

王凤朝一边吃药,治疗他的心脏杂音,一边潜下心来学习,他很少出门,也很少说话,这让父亲母亲急在心头。

家里人看着性格内向的王凤朝整天待在家里,就到处托人给他找工作。后来他的舅舅托人找到了粮油加工厂,尽管是临时工,王凤朝仍然很激动,就要成为一名国营企业的工人了,就要穿上工作服了!1971年11月的一天,王凤朝去粮油加工厂报到,这时他还不满十七周岁。

王凤朝先后在制酒车间和制米车间工作,瘦小的王凤朝自己要求干劳动强度较大的工种,家长坚决反对,就连制米车间的主任、班长和工友们都不同意,他们都关心地认为,他还小,不要把身体累坏了,可他主意已定。其实,做出这样的选择,王凤朝心里是较着一股劲的,医生不是说我不能干重体力活儿吗?我偏偏要干出来让你们看看!

后来粮油加工厂扩建,组建面粉厂(厂址在红山脚下,即原赤峰面粉厂),厂里派王凤朝去那工作,担任食堂管理员,兼基建、现金出纳。这时,王凤朝只有20岁。可是,王凤朝的心却飞向农村,终于有一天,王凤朝做出了一个决定,到农村去!

下乡的地点是红庙子公社聂胡地大队(当时是红卫公社红卫大队),在大队安排知青的时候,从档案里得知,王凤朝在一家城里的企业做过食堂管理员、会计,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经营管理人员,就安排他在青年点当食堂管理员。

王凤朝第一时间适应了环境,他全面了解食堂的情况,又深入到知青当中,和他们沟通,了解他们的饮食喜好和需求。整个青年点,干部和知青们都很满意。但是王凤朝明白,自己还是没有真正地上山下乡,他要去劳动!在王凤朝的一再要求下,领导终于同意他下地干活了。

在青年点,王凤朝先后干了散粪、跟车拉石头等工作,虽然身体上很疲惫,但是心里高兴呀!王凤朝回到了土地上,他要把他的生命投入到土地当中!

到了夏天,王凤朝又迎来一次转机。聂胡地大队学校的一位老师当兵走了,学校里缺少老师,大队想让王凤朝去教学。就这样,王凤朝当上了一名农村的代课教师。

上进深造,勤奋工作

经过两年多的锻炼,王凤朝长大了,成熟了。1976年12月8日,王凤朝回到了市里,成了一名赤峰市动力机厂的正式工人。那年,他22岁。

王凤朝被分配到车床去学车工,刚刚到厂子的那天,王凤朝就对自己说,一定要做好,做一名好工人,一名出色的工人。

当时动力机厂机械加工车间的党支部书记,也就是后来在冶炼厂担任厂长的罗汉臣,找王凤朝谈话时语重心长地说,“你要好好学习,车床掌握了,其他机械加工设备就很容易掌握。不要怕吃苦,多干工作没亏吃。”

这期间,王凤朝专心学习,虚心请教,不到半年,就可以独立操作了。1978年,王凤朝荣获“昭乌达盟质量先进个人”。王凤朝的聪明好学、勤奋肯干传遍了整个动力机厂,由于他经历全面,又从事过财务工作,机械加工车间缺核算员,领导选中了他。当了核算员后,他充分认识到知识的重要,他决定参加成人高考,取得大专学历。

1985年,中央财政金融学院(现中央财经大学)招收函授生,王凤朝顺利通过考试,两年以后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毕业后,王凤朝被提拔为厂财务科副科长。后来,厂里成立了服务公司,委派王凤朝当经理。在服务公司的三年时间里,他把服务公司经营得红红火火。

就在这个时候,赤峰市要成立冶炼厂,市里抽调王凤朝参加筹建工作。

锻造炼狱,痛并成长着

1991年初,赤峰市组建了赤峰有色金属工业公司,这个公司的主要职能是行业管理,另一个职能是筹建赤峰冶炼厂。那时动力机械厂的罗汉臣厂长被抽调到这个公司任副总经理,并负责筹建赤峰冶炼厂。

1991年3月的一天,王凤朝来到有色金属工业公司任财务部主任,1992年6月,市委组织部任命他为赤峰冶炼厂副厂长,分管财务和供应工作。同年的5月份,罗汉臣任赤峰冶炼厂厂长。

冶炼厂的厂址在市区的紧东边,那时,这里还荒凉偏远,冶炼厂当时是自治区八五期间的重点工业项目之一,设计年产电解锌2.1万吨,硫酸3.6万吨。

1993年建设中的赤峰冶炼厂

建厂初期,没有职工食堂,他们只有自己从家里带饭,或是在施工队简易食堂买饭,不论是风天还是雨天,不论是风沙有多大,也不管是厂长还是一般职工,就餐就只是露天。不仅如此,光是王凤朝和他分管的科室的办公室就换了好几次,先是在临建的工棚,十分简陋。后来在职工的澡堂子找了一间屋子,好几个人挤在一间窄小的屋子里,正是夏天,穿着背心还是一个劲地出汗。后来,又搬到倒班的职工宿舍楼。待厂办公楼建起来,才有了一个安身之地。多少个日夜的埋头工作,多少个日夜的风餐露宿,终于搭起了工厂的架子。

冶炼厂开车需要硫酸,按设计规模,如果赤峰冶炼厂投产后,每年可生产3.6万吨硫酸,这对其他生产硫酸的企业来说,挤占了人家的销售市场,因此,赤峰冶炼厂需要开车用的硫酸,人家是不愿意卖给的。井里没水四下淘,通过关系和领导介绍,同河北的一家硫酸厂取得了联系。这个硫酸厂的领导出面接待了王凤朝一行,一个上午也没有谈定。中午硫酸厂的领导设宴招待。在酒桌上,这位厂长说,王厂长,你喝一杯酒,我卖给你一车酸。王凤朝不会喝酒,喝上一盅酒从脸红到脖子,而且严重过敏。

桌上的酒盅比那时人们都熟悉的“福”字酒盅还大,但一车酸才只有4吨,而冶炼厂开车需要几百吨,照这样计算,王凤朝要喝多少酒才能换回足够的硫酸呀?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好,我喝!”王凤朝端起酒杯就喝了下去。一杯酒下去,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人也呛得直咳嗽。厂家的领导说,这才像话嘛。王凤朝又喝了一杯,厂家的领导说,“好,好,像我们东北人,豪爽!”喝一杯给一车酸,王凤朝就一杯一杯地喝下去,防线就这样攻破了。这一次,王凤朝满载而归!回来的路上,王凤朝一路不醒人事。就这样,赤峰冶炼厂的焙烧制酸系统得以正常生产。

1995年,企业全面建成投产,王凤朝分管销售工作。

这是一个大难题,在全国,有那么多家的冶炼厂已经运行了多年,他们占领了全国的所有市场,市场一旦被占领,人家就不会轻易撤出。虽然是新企业、新产品、新市场、新人员,但凭着王凤朝的人格魅力和那种不服输的精神,再加上他的理论功底,他对市场学这门课程的学习掌握、领悟,理论与实际在他头脑中的融会贯通,使他不仅打开了自己企业的销售市场,还和许多企业交了朋友。

2013年5月与本钢签约

厂家说,能要你们的产品,我看的不仅是产品,还看的是人,有这样敬业的厂领导,我们相信这个企业一定会发展起来的,这样的人我们信得过,这样的朋友我们交定了!

那一年,王凤朝出差280多天。

王凤朝出差从来不住高档宾馆。那大约在1996年,有一次去东北的一个大城市出差,他们一行四个人,王凤朝领着他的弟兄们找宾馆,他们找到了自己满意的宾馆,四个人住一个房间。可是住到半夜,居然发现了臭虫,有人被臭虫咬醒了,身上起了许多大包。一开灯,臭虫就像荞麦皮一样,贴在墙上一动不动,闭了灯,它便出来活动。大家睡不下去了,只好换地方,于是,他们又在附近找了一家旅馆,刚刚睡下不大工夫,天亮了。王凤朝说,真是对不起大家,我请你们吃饭,吃炸酱面!

在王凤朝与销售人员的共同努力下,打开了天津乃至华北的产品销售市场。在他当副厂长,一直到任总经理期间,没有形成任何呆坏帐,并实现了连续10多年产销率100%、回款率100%的出色业绩,表现出了他过人的营销才能。

1995年,王凤朝又报考了中央党校函授学院经济管理专业,取得了本科学历,并被评为优秀学生干部,做到了学习、工作两不误。

挑大梁,促改革,有希望!

1998年3月28日,王凤朝正在南京跑销售,传来了一个晴天霹雳——老厂长罗汉臣因交通事故去世。王凤朝立刻停止了一切工作,他和司机轮换驾驶着汽车,昼夜兼程赶往事故发生地点——内蒙古集宁。一路上,和老厂长在一起的一切又浮现在他的眼前,刚刚回到城里工作,是老厂长教会了他如何工作,教导他如何做人,王凤朝的眼泪几次打湿了衣裳。行程2600多公里,用了26个小时。在老厂长的灵柩前,王凤朝痛哭失声。

工厂正处在关键时期,不可以没有领头雁,领导们做出决定,由王凤朝临时主持工作。领导要求,在临时主持工作期间,要做到人心不散,生产不停。5月18日,冶炼厂改制,成立赤峰红烨锌冶炼有限责任公司,180人参加选举,王凤朝以满票当选为总经理。

2013年中色锌业干部大会

客观地说,受各种因素的制约和影响,王凤朝接到手里的,是一个很不景气的摊子。王凤朝没有马上采取措施,他要静下来研究,公司的症结在哪里,公司改革的方向在哪里,公司的出路在哪里。几个月后,王凤朝的改革开始了。

针对公司人心浮动、效率不高的局面,王凤朝提出了说实话、办实事、求实效的“三实”精神。三实精神,其实就是一种脚踏实地、实事求是的精神,一个企业如果有了这样的精神,那么遇到再大的困难也能克服。

针对公司管理不顺、产品质量差、产品成本居高不下的现状,王凤朝提出了“抓住两头,管好中间”的经营方略,这正是三实精神的具体落实。冶炼企业的基本生产方式可以用最简单的公式概括:买进——加工——卖出。两头的环节,虽然市场有其行情,或者说,几乎是不可左右的,但是买进的所有物资是否质量好,价格是否合理,这里大有文章可做。他们组建了比价室,对质量和价格一一进行分析,找到最合理价格的产品;卖的环节,也就是销售,产品要卖得合理、适中,要有参照价格,尤其是要保证产销率,注意库存,还要保证回款率,这一环节也要精打细算。中间环节,也就是加工,他们采取倒推成本的方式,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提高回收率,完善质量,这是冶炼企业的关键。

2011年3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与参加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的王凤朝亲切握手。

1998年7月28日,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来到了赤峰。在进行了一番视察之后,朱总理召开了一个企业发展座谈会。

这时,王凤朝刚刚任总经理还不到四个月,他的一系列措施才刚刚起步,虽然已有起色,但还处于亏损状态。参加会议之前,有关领导跟王凤朝商量,究竟怎样汇报才能让总理满意呢。有领导说,你就别说亏损了吧。可是,你不说,人家总理不问吗?王凤朝说,“不行,我得实事求是!”领导说,那你自己看着办吧!

总理问,“冶炼厂,你炼什么?”答:“炼锌。我们赤峰的矿产资源十分丰富,锌的贮量很大。”总理问:“规模多大?”答:“目前生产能力为年产2.1万吨。”总理皱了一下眉头,问:“亏损不?”答:“亏损。”总理问:“你采取了什么措施?”答:“一、减员增效,分流富余人员,同时成立再就业中心,新上综合回收、余热发电等项目,安排富余人员;二、向低成本要效益,学邯钢,成本倒推,指标分解,全面落实成本责任制,并严格考核;三、加强采购、销售两大环节的管理等措施。现在,亏损的局面已经得到遏制。”总理微微笑了一下。

厂区全景

总理还就原料矿石的品味、冶炼行业的市场形势、亚洲金融危机对有色行业的影响以及企业的改制、发展做了进一步了解,王凤朝一一作了回答。

总理笑了,看着王凤朝半天,然后握了一下拳头,以他习惯的姿势抿了一下嘴,有力地说,“这是一个很有希望的企业。”然后,王凤朝又对企业的发展作了进一步汇报,总理一边听一边点头,汇报完毕,总理又重复了一遍:这是一个很有希望的企业!

这一年是在王凤朝接任厂长的第一年,冶炼厂扭亏2000万。这个数字振奋了全厂的干部职工,一个大有希望的企业就要起步了!这个蒸蒸日上的企业创造了骄人的佳绩,“红烨”牌锌锭被评为自治区名牌产品,2007年,企业被评为全国质量工作先进集体。红烨公司还被中华全国总工会授予全国五一劳动奖状。

眼光长远,走出国门

企业虽然重新驶上健康发展的轨道,但并不是说企业就没有自己的问题了,要想在未来的发展中立于不败之地,就必须站上更高的台阶,要走出国门,进行全球合作,参与国际竞争。于是王凤朝一方面进一步深化企业内部改革,一方面寻找和国内外大企业强强联合的机会,引进他们的资金、技术、管理模式和市场资源,寻求更大的发展空间。

2000年11月,非洲最大的铁矿和钢材生产商——库博公司派人来到中国,寻找自己的合作伙伴。当时市场锌价格持续低迷,国内锌冶炼企业纷纷减产、停产,红烨公司却受益于这两年在王凤朝领导下的深化企业内部改革,苦练企业内功,展现出优秀的企业经营管理素质,仍能正常生产并盈利。中国有色设计总院的专家说,红烨公司是当时国内唯一一家不减产、不下岗、不减薪、不亏损的锌冶炼企业。另一方面,在与南非人谈判的时候,王凤朝凭的是一颗真诚的心,不卑不亢,把自己和盘托出。从资源到销售,从管理到理念,王凤朝说得南非人心服口服。

通过全面调查和统计分析,库博公司将合作方定为赤峰红烨锌冶炼有限责任公司。

2002年8月,由南非库博公司、赤峰红烨公司、白音诺尔铅锌矿三方在赤峰红烨公司一期基础上,就红烨二期工程共同出资组建中外合资企业——赤峰库博红烨锌业有限公司。该项目是内蒙古自治区和赤峰市“十五”重点项目,注册资本1.7亿元人民币。其中南非库博公司控股,占注册资本的60%,红烨公司、白音诺尔铅锌矿以40%的股份参股。企业生产能力为年产电解锌5万吨,硫酸9万吨。

扩建三期工程,直面金融危机

2005年,为了充分发挥各方优势,赤峰库博红烨公司又成功地与中国有色金属建设股份有限公司达成了协议,共同扩建赤峰库博红烨公司三期工程。赤峰库博红烨公司三期工程总投资3.46亿元,于2005年9月份动工兴建,2007年初建成投产,企业生产能力达到了年产电解锌11万吨,硫酸19万吨,实现销售收入12亿元,实现利税2.5亿元。公司从此更名为赤峰中色库博红烨锌业有限公司。

赤峰中色锌业有限公司

公司在中色股份公司的指导下,坚定地往前走着。可是天有不测风云,2008年,金融危机来了!

有色金属行业是这次受国际金融危机冲击最严重的行业之一,赤峰中色库博红烨锌业有限公司也同样未能幸免。危机关头,王凤朝沉着冷静,苦苦地寻找着应对危机的办法。在王凤朝的倡导下,广大干部员工也增强了战胜金融危机的信心。

2009年12月,金融危机刚刚过后,上任不久的自治区党委书记胡春华第一次来赤峰,就来到了中色库博红烨锌业公司,对公司成功应对金融危机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原自治区党委书记胡春华来公司视察

四期工程投产,感动而难忘

中国有色金属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投资建设的四期工程,设计产能为年产锌产品10万吨,硫酸18万吨,总投资19亿元人民币。为了早日建成投产,早日产生效益,王凤朝带领他的团队,一手抓生产经营,一手抓工程建设,克服各种困难,采取各种措施,积极抢抓工程进度,他和公司经营班子及广大工程技术人员放弃了所有的休息时间,确保了整个工程建设的顺利进行,并实现了按期投产的目标。

2011年5月28日8时58分,公司总经理王凤朝在北京有色设计总院总工程师李若贵的陪同下手执火把,将四期工程建设的第一缕火种郑重地注入了焙烧炉内,瞬间,焙烧炉内燃起了熊熊的火焰,在场的每个人都惊呼起来,现场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与此同时,清脆的鞭炮声骤然响起,礼炮齐鸣。这个场面让王凤朝感动,他的眼睛几次湿润了。

清正廉洁,心怀真情

王凤朝不仅是一个出色的企业家,也是一个高素质的管理者,他一个人身上就具有高级政工师、高级经济师、高级工程师、会计师四个职称,集四个职称于一身的企业家实不多见。

王凤朝清正廉洁,一身正气,在公司上下有口皆碑。因公外出,他从不住高级豪华宾馆,不去娱乐场所消费。在公司比价采购、招投标、人事安排、工程建设等方面,他坚持公平、公开、公正,不为亲朋好友开绿灯,不以权谋私,把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自觉置于群众的监督之下。他担任总经理以来,几乎未休过一个星期天,几乎是每天第一个来到单位,最后一个离开公司,他曾经为开拓产品市场,5天跑5个城市,每天跋涉超千里。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赢得了广大职工的信赖和拥护。

他视企业为大家庭,始终把职工的利益放在心上,用真情暖人心。在职工眼里,他不仅是企业的带头人,更是贴心人。公司有位职工患了心脏病,他立即组织职工捐款,从而挽救了这个职工的生命;有位失去丈夫的女工,其长女考上了大学,无钱交学费,他除组织职工捐款救助外,他每年都自己拿钱给予补助……

王凤朝不仅是一个优秀的企业家,还是一个技术专家。十几年来,他主持的重大科研成果3项,技术改造66项,其中,“热酸浸出——低污染沉矾除铁”湿法炼锌新工艺开创了国内湿法炼锌的先河。2003年9月王凤朝被自治区授予“内蒙古科技创新示范专家”。

多年来,王凤朝取得了诸多荣誉:1999年,王凤朝被赤峰市人民政府授予劳动模范称号;2000年,王凤朝被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授予劳动模范称号;2004年,王凤朝被赤峰市人民政府授予劳动模范称号并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2005年,王凤朝被内蒙古自治区企业家联合会、内蒙古自治区企业家协会授予内蒙古自治区创业企业家称号;2007年,王凤朝被评为内蒙古自治区优秀共产党员;2011年,王凤朝被评为赤峰市优秀共产党员。

在人们的眼里,他是一名企业家,是老总,而在王凤朝自己心中,他就是一位普通的劳动者!他是毕生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奉献者!

感谢赤峰中色锌业有限公司对本文的支持。

本文为原创,未经允许严禁转载,一经发现,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