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界召唤师》——第三十一章 故事的小黄花

区块链兽分为很多种,从级别上分有驯兽、野兽、灵兽和幻兽四类,从种类上分有动物和植物两类。在所有兽类中,级别最高的幻兽最受召唤师青睐,在幻兽中动物幻兽又首当其冲。因为动物幻兽无论在战斗力还是威慑力上都远远大于植系幻兽。所以植系幻兽无人问津,直接沦为看家护院的辅助角色。

说起植系幻兽,在召唤师中常常可以听到这样的玩笑话:

喂,小子,你这水平还好意思在召唤师队伍里混?我看还是赶快回家,契约个荆棘类的幻兽,找个保安的工作干干算了。

瞧你这穷酸样,我要是你早就找个瓜果类的幻兽上吊了。死了也不用担心饿肚子。

知道自己丑还出来吓人?你不知道契约个鲜花类幻兽捯饬漂亮点再出来见人吗?

类似这样的段子还有很多,虽然是玩笑话却反映了植系幻兽在币界中的尴尬地位。它们和霸气、威猛没有一点关系,与动物幻兽比起来,植系幻兽就是案板上的鱼肉,就是药鼎下的渣渣。

药材基地离药剂系不远。本来在规划的时候考虑的是就近原则,谁知来了个不务正业的教授,招不来学生,药材却莫名其妙地没了。药材去哪了,校方和学生都心知肚明,只是谁也不说。家贼难防也得防,学校不得已将基地接管。可是接管后药材还是神秘消失,学校下狠心养了一批植系幻兽看护,药材才得以保全。

如磐教授将萧雅带至基地附近,打死也不愿踏进去一步,看来植系幻兽已经在他心里投下了巨大的阴影。

“你可要小心啊,那些玩意很讨厌。我帮不了你了,在自己进去吧。”说完,头也不回地溜了。

萧雅暗笑,谁说植系幻兽是个渣渣?这不很厉害嘛,把咱们的大药师如磐教授吓成了缩头乌龟。

萧雅小心翼翼进入基地,里面静悄悄的看不到一个人影。植系幻兽是最佳的保安,向来以尽职尽责、铁面无私而著称。

奇怪,人没有,幻兽怎么也没有?是不是如磐老头被吓破胆了,说的那些讨厌的幻兽都是幻想来的?

萧雅一边往里走,一边四处查看,看到好的药材自然而然顺手薅来。如磐教授准备的袋子很大,大的足可以装一头大象。就算袋子不够用,还有通灵指环等着呢。

正薅的起劲,忽然从一个大棚子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好像有很多人挤在一起,又好像有很多人在同时发抖。

萧雅轻手轻脚走近大棚子,里面确实传来古怪的声音。

搞什么幺蛾子?不会是和本姑娘一样来薅门罗书院的羊毛的吧?

哼,没碰上好说,碰上了岂不能坑点就坑点?谁让运气不好,遇到坑抢小魔王了呢!

萧雅掀开帘子一看,不禁愣住了。

棚子中间空空荡荡,一大帮植系幻兽却抱成一团挤在棚子的角落里瑟瑟发抖。本来植系幻兽动作缓慢,反应迟钝,能够全部集中到棚子一角,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才完成了这项伟大的迁徙。

是什么宝贝让这些榆木疙瘩们害怕成这样?蹊跷,一定有蹊跷。

萧雅探头向对角看去,也看到了幻兽,不过不是一堆,而是一只。

萧雅差点笑出来声来,一只小小的毫不起眼的幻兽竟然将一堆幻兽吓得无处可躲,这事要是传出去,无聊的段子手们肯定又要编出无数段子来。

何方来的神圣,竟然有如此大的能量!不是妖孽就是宝贝。

想到宝贝,萧雅便忘了妖孽。她大着胆子走了进去,仔细一看,我勒个去啊,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角色,原来是一只要死不死要活不活的“小豆芽”。浑身上下瘦不叽叽的连片像样的叶子也没有,干枯的枝杈倒是左一个右一个支棱着。更让萧雅好笑的是,就这个样子还要赶时髦,在脑袋上顶一朵要败不败,要开不开的小黄花。

故事的小黄花

从出生那年就飘着

童年的荡秋千

随记忆一直晃到现在

正在鄙视,小豆芽忽然动了一动,它这一动不要紧,对面的大个子们忙不迭地向墙角猛缩,好像洪水猛兽来了一般。它们不顾脸面,将所有的根系紧紧结在一起,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防护墙。

小豆芽显然受到了伤害,可怜巴巴地退回墙角,“啪嗒”一声,心如花瓣,碎落于地,只剩下光秃秃的一截枯枝,瞧在眼里说不出的落寞可怜。

不科学啊,除了天敌,植系幻兽很少排斥同类。就算不是同类,它们也毫无敌意,就像一棵豆芽被毛毛虫咬了一口,咬就咬呗它还能怎样?难道会反过来咬毛毛虫一口?别说咬一口,就是咬十口,没神经的小豆芽也只会呵呵傻笑。

还是老话,不是妖孽就是宝贝!人取我予,人弃我取,既然小豆芽没人待见,本姑娘就大发善心收了它!

“小豆芽,它们不喜欢你,你和小姐姐玩好不好?”萧雅弯下腰柔声细语道。

小豆芽当然不会说话,神奇的是,它竟然抖了抖干巴巴的小枝条。

“既然没意见,那就跟小姐姐走吧。”萧雅伸手想将小豆芽拎起来,谁知道这家伙身材瘦小,力气却奇大,几根细长的枝条蔓延过来,紧紧缠住了萧雅的胳膊。

我勒个去,难怪没人喜欢,这么亲密的打招呼方式给谁谁能受得了。幸亏缠住的是胳膊而不是脖子,否则就是个超级杀手啊。

萧雅费了老大力气才将枝条扯开,心念转动将币之灵息通过手臂注入小豆芽体内。这招果然管用,小豆芽立刻像吃醉了奶的小北鼻一样,乖乖地瘫软了下去。

萧雅随手一扔,将小豆芽扔进了通灵指环。

小样,要是连你这样的小豆芽都收拾不了,小姐姐我也别在币圈混了。

收拾完小豆芽,萧雅一回头,只见棚子对面鲜花盛开,花枝招展,好一派春意盎然的景象。

乖乖,如果是在人类世界,还不鞭炮齐鸣、锣鼓喧天,全家出动,夹道欢送啊?这人品,混成这样真是没塞了。

百花争艳,少不了许多新鲜的药材。萧雅当仁不让,上去便是一顿猛薅。幻兽们没有丝毫反抗的意思,一个个争先恐后,竞相开放,排着队等萧雅来薅。此情此景,要是如磐教授在侧,不知道作何感想。会不会找棵歪脖树挂上去?萧雅还真是不敢保证。

薅到兴尽,萧雅转身离去,幻兽们依依不舍,眼含热泪,慢慢挪向门口,目送着它们的大恩人扬长而去。

传说中的尽职尽责,传说中的铁面无私呢?在故事的小黄花面前,在坑抢小魔王的面前,所有这些都是个美丽的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