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写标题

6字数 796阅读 1693

回到家,已是晚间7点多了。

今天,我依旧是短袖的T恤。特别舒服棉质的T恤,陪伴了一个盛夏、秋和当下的寒冷。

满身是汗,我知道现在的状态不对。就如同夏日酷热下穿棉袄,异常必是妖,其实,我是生病了。

浑身地虚汗,有时面对空白的墙面,喘不过来气,复杂的情绪一波一波的倾轧过来,穿越一个又一个的画面,竟然不能自已。

玄武湖菊花展-千手观音


其实,最近一直在调整身体的状态。

年轻时可以连续熬夜,然后稍事休息即可满血复活,现在熬夜还在熬,满血复活仿佛是一个梦了。

于是,不禁感慨,人的一生如同手扶拖拉机一般,只能前进的模式,根本就没有倒退的可能。


最近,打开简书的次数少了很多,但是心里仍为惦记,毕竟在这里可以自由回到自己的怀抱,说心里想说的,这里有一些曾经的朋友,不管是谋面和未曾谋面,隐隐在文字中记得和怀念。

这几个月,看了一些书,写的少,感觉生疏了。

生疏,其实是自己对自己的阿Q,一个借口而已,真正让我无法动笔的,是看到更多的差距,读的越多,越是感知到无知的深渊在逼近。

写作到底为了什么?这是十几年就考虑的问题,至今没有一个让自己满意的答案,据仿佛人这辈子很多问题,从无知的少年时代开始追寻答案到白发苍苍未必有一个满意的答案。这就是面的状态。一个困惑的状态。

于是找了朋友,聊了很久,朋友说,写作这事哪有对比,写吧,遵循内心,尝试做自己喜欢的事。

想想也是,陷入自我否定,就可能掐断了前进的路。

如果说想明白了,也是未必,对于我而言,当下的写作是找寻内心的安静。


昨天勇敢的去称下体重,胖了三斤,这是近期缺乏锻炼的结果,减肥计划失败了,而相对于减肥这个终身“大事”,写作的懒惰和停滞更让我自卑无比,原有的一点姿色如同女子过了四十,豆蔻不在,心情糟糕极了。

暗暗下了决心,把时间收拾回来,考虑中篇小说、随笔和历史故事,这三个都是最爱。

今年的十一月,我会尽力的遵照内心,写下有些东西,与喜欢自己的朋友、一直陪伴的朋友分享。


蓝胖写于2018年10月29日金陵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