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命若琴弦》

字数 955阅读 197

一本值得去看的好书

小瞎子在脑海里想象大海,想象姑娘,想象母亲,还有那个他始终想不出来的“曲折的油廊”。


其实人人都是根据自己的所知猜测着无穷的未知,以自己的情感勾画出世界。每个人的世界都不同。

小瞎子心中永远住着一位温柔的女子。
弹断一千根琴弦,就能获得重见光明的机会,就算到最后只能看上一眼这个世界也是值得。这是老瞎子唯一的心愿。

莽莽苍苍的群山之中走着两个瞎子,一老一少,一前一后两顶发了黑的草帽起伏躜动。匆匆忙忙,像是随着一条不安静的河水在漂流。无所谓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也无所谓谁是谁……

老瞎子七十岁,小瞎子十七岁,总是背着电匣和琴走街串巷弹琴说书。他们都秉着一个目的,只要弹断一千根弦,就可以拿出师傅藏在琴槽里的那张药方去抓药。然后就能看见这个世界了。

当老瞎子弹断第一千根弦的时候,他迫切地拿出那藏在琴槽里面的药方。

可是谁知道当年他师父藏在琴槽里的那张药方根本就是一张白纸,什么都没写,那些可以重见光明的话都是骗人的。

老瞎子是那么的渴望看见这个世界,哪怕只有一眼他也愿意。可是现在吸引他活下去,走下去,唱下去的东西骤然间消失了,就像一根不能拉紧的琴弦,再难弹出赏心悦耳的曲子。

后来他明白,以往那些奔奔忙忙,兴致勃勃的翻山赶路、弹琴、心焦、忧虑都是快乐,那个东西才是虚设。但他不能把这些全告诉他的徒弟,因为此时的小瞎子正迷茫,也正因心爱的姑娘远嫁他乡而痛不欲生。倘若再补上这一刀,徒弟必定会对生活失去希望,失去激情。于是老瞎子决定对徒弟延续了这个善意的谎言。

当你渴望用眼睛去看这个世界,其实在这个过程当中,你的心早已代替了你的双眼。

老瞎子的师父说:“我记错了,本来是一千的,我记成了八百。”

老瞎子对小瞎子说:“我记错了,本来是一千二的,我记成了一千。”

他只好再全力去想那张药方和琴弦,还剩下几根,还剩下最后几根了。那时就可以去抓药了,然后就可以看见这个世界——他无数次爬过的山,无数次走过的路,无数次想蓝天,月亮和星星……还有呢?突然心里一阵空,空得很沉重。就只为了这些?还有什么?他朦胧中所盼望的东西似乎要比这些多得多……

每个人活下去的理由

可能是因为一个人,

可能是因为一件事,

也可能是因为一个信念。

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有时候目的或许是虚设的,但它引导的过程却是愉快的。

命若琴弦,生如弹琴。

命若琴弦



腹有诗书自成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