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

 

图片发自简书App

A城中心广场中央的液晶屏显示,现在差六分钟到九点整。年轻男子仰起头,眯着眼睛注视着头顶真真切切的时间。

他心跳加速,仿佛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了,因为再过六分钟,他就能见到六个月一直在他的生活中占有特殊地位的女孩子了。尽管从来没有见过面,她写的文字却给了他无穷无尽的力量。

林深记忆深刻,那是他住进医院的第一个星期天,黑色星期天莫过于此了。邻床病友的突然离世,让林深顿时失了神。尿毒症,一种需要换肾才能活下来的病,但并不是做了手术,就可以活下来,邻床就是术后出现排异现象,突然离世。

林深当时心里开始积郁着绝望的情绪。他在经常玩的软件上发帖坦白地说,他时常感到害怕,害怕进了手术室就再也出不来了。

而那天晚上,他收到了她的回帖:“你当然会害怕……勇敢的人都害怕的。下一次你怀疑自己的时候,可以看看我写给你的诗:对,纵使我走过死亡的幽谷,我一点儿也不害怕灾难,因为你和我在一起。”

林深记住了,这些话给了他新的力量。从此林深和女孩便结下了不解之缘。

马上就要看到林深本人了,再过六分钟就到九点了。海蓝收起手机,用手抚了抚头发,又整了整裙子,远远的,就看见了广场正中央站着西装革履的男子,手上正拿着一只红玫瑰,“那是我们接头信物!”海蓝心里激动万分,藏在背后的双手捏着一只红玫瑰,迈开脚步向男子走去。

这个时候,男子却向另一个方向跨步走去,那个方向,站着一个手捧一大束红玫瑰的女子,海蓝停住了脚步。

那个女子高高的个子,亭亭玉立,栗色的头发打成卷披在耳朵后边,秀丽的五官,微微扬起的嘴角显示着她的魅力。海蓝几乎就站在男子的正后面,在男子即将转身时,海蓝转身走开了。

她将那朵有些蔫了的红玫瑰丢进了垃圾桶,一侧身,便看见了倒映在橱窗玻璃上自己的身影:极其普通的长发随便扎着坨,面颊饱满的脸,略显臃肿的身材塞在鹅黄色的连衣裙中,低跟鞋子里塞满厚实的脚。

“哈,他怎么可能会爱上我这样的女人。”海蓝有些自嘲的说,抬头看向橱窗里的模特,脸好像和那个捧着一大束玫瑰的女子有些相似,“原来,他以为我是那样的女子。”喃喃自语的海蓝魔怔似得转头向家走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这已经是林深第9次拨打苏鹿的电话,一直无法接通。被放了鸽子的林深心里满是担忧和疑惑。

正要再打过去时,海蓝发来了一条短信:林深,今天对不起了,家里突然有事,所以近期可能都无法和你见面了,再联系。读完这条短信的林深,顿时有些失落,却不明白其中包含着海蓝多大的决心。

XX公司销售部,海蓝的名字最近在同事间传的沸沸扬扬,原因是,一向不修边幅身材臃肿的工作狂最近竟然开始向女同事讨教美容的事,并且开始减肥之路。

一天吃一餐,天天的高强度运动,晕倒已成为了海蓝的家常便饭,偶尔会和林深联系,但都会躲躲闪闪的逃避着见面的事情。

三个月就这样过去了,不知道第几次站上电子秤的海蓝,看到秤上显示的98斤的数字时,激动的想跳起来,却有些腿软地跌倒在地,可海蓝还是放肆的大笑着,笑着笑着,竟笑出眼泪来。

第二天,海蓝又穿上了那条鹅黄色的连衣裙,减肥成功后的她再穿上这条裙子已经不再显得臃肿了,再配上细跟高跟鞋,窈窕身材展露无疑。海蓝踏着自信的脚步走进公司,再想到和林深定好的今晚旋转餐厅的浪漫约会,心中的激动便难以平复。

今天一上午,海蓝都在同事惊叹的目光中度过,她心中也多了一丝沾沾自喜。午餐时间,还不敢吃太多的海蓝到茶水间打白开水,还没走进去,就听见正在泡咖啡的前台曾可可和总经理秘书刘雯在说着什么,隐约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于是海蓝便停下了脚步,躲在了门外。

只听曾可可嗲声嗲气的说:“你看到那个海蓝了么?竟然变得那么瘦了,真是的,那么拼命减肥难道是为了上位!”“呵。”刘雯不屑的轻哼了一下,端起咖啡抿了一口,说道:“就凭她?瘦了又如何?你没看到她那张大饼脸么?看着就让人倒胃口。”“对啊!哈哈哈哈”刘可可跟着附和到。茶水间外的海蓝铿锵了一下,脚步不稳的跑了出去……

看着镜中的自己,那种的不安和自卑又窜上心头,“或许她们说的是事实呢。”海蓝心里告诉自己,曾可可和刘雯都是公司出了名的美女,所以才能坐上前台和秘书的位置,而自己呢?就算瘦了,也还是丑小鸭一只。林深是不会喜欢我这样的丑小鸭的,这样的自己,也配不上林深。海蓝请了假,走出了令人窒息的公司大楼。

闹市街头,灯红酒绿,独自彷徨在街头的海蓝有些迷茫。

忽然,她眼神一闪,弯腰拾起地上的一张宣传单,看了许久,拿出手机拨通了林深的电话,“嘟,喂,海蓝!”电话才响了一声就被接起,海蓝调整了一下呼吸,用略带着些难受的语气说道:“林深,我有些不舒服,可能不能去赴约了。”

“没事儿吧?你在哪儿?我陪你去医院!”林深有些焦急的问,“没多大事儿,我自己去就行了,好了,就这样,拜拜。”还没等林深回答,海蓝便挂掉了电话。听到林深焦急的关心,海蓝很感动,这也更坚定了她的决心。海蓝握紧手中的宣传单,抬手招了一辆出租车。

“XXX整形医院”几个大字在夜幕中显得格外耀眼,好像那是一座在黑夜里指引方向的灯塔。海蓝踏进医院大厅,就算快到深夜,大厅依旧有许多人来来往往,而且,大部分是女性。

挂专家号,排长队,像其他医院一样,一步步的程序,海蓝始终一言不发。她带上了自己这几年打拼的积蓄,为了不再受尽白眼,为了自己爱的人能爱自己,她决定倾尽所有。        

图片发自简书Ap

坐在冰冷的铁质椅子上,海蓝等待着专家号的护士叫自己的名字,手指刷着那个熟悉的软件,却不敢点开那个打开无数次的对话框。

忽然,椅子一震,旁边坐下了一个女子,高高瘦瘦的,着一身旗袍,黑色长发,极普通的五官,却有着温柔恬静的别样气质,海蓝看了一眼,又低下了头看着手机。

“来整容的吧。”身旁的女子忽然问道,话落又说:“瞧我这问题,来这儿肯定是来整容的。”她语气有些笑意。不善交际的海蓝有些不知所措,不知开口说什么来回答。

只见那女子望着专家室,自顾自的说:“我也是来整容的,想割个双眼皮,垫个尖下巴,做个光子嫩肤……可是我看着那些脸上包着纱布,整天整夜痛的叫唤个不停的女人,忽然觉得,太不值得了。”

听到这,海蓝忽然觉得,自己的决定受到了质疑,说话语气不自觉的带上了怒气:“不经历这些痛苦!哪来的美丽!凤凰也要经过涅槃才能重生!”

“为了男人吧。”女子像是没发觉海蓝的怒气轻笑着说。

“你怎么知道?”海蓝有些惊讶,眼神中多了一丝戒备。

“猜的呗,来这儿的女人,有几个不是为了取悦男人。”

还没等海蓝反驳,女子又说:“我也是为了我丈夫,他在外面有了小情人,为了挽回这段破碎的婚姻,我想到了整容。可是,真的有意义吗?没有意义。”

女子将碎发撩到耳后,望向海蓝说:“女为悦己者容。这是古话,但独立女人更钟情于悦己。凡是准备整容的,已经整容的,是为了什么而整容?凡是为了男人,那你几乎永远处于失败之地。”

她换了个坐姿,又道:“男人若过分好色,大都喜新厌旧。哪怕你今年整成范冰冰,明年整成章子怡,终究都是旧物改造。男人若爱的是你的灵魂,又何惧岁月衰老老去?丧失掉的力量和爱,手术刀下不能给予。”

“整容其实也是平常事,但漂亮不是美。美是气度,是姿态,是自信,。你可以不漂亮,但是,不可以不美。”说完,女子起身离去,她施施然离开的背影,被小蓝花旗袍雕琢,仍然挺拔窈窕。

海蓝听的入了神,直到听到有人唤自己的名字。

“36号海蓝。”护士在专家室门口叫道,“啊!”海蓝走到门口,突然停住脚步,对护士说:“对不起,我今天,不做手术了。不好意思。”

“为什么?”护士疑惑的问,海蓝的脸涨的通红,带着坚定的语气说:“因为我可以不漂亮,但不可以不美,我想用最真实的自己去面对自己最真的爱。”

护士抿着嘴笑了,不是嘲笑,而是欣赏,“其实你很漂亮,真的,也很美。要有自信啊!”护士温和地说。

随后侧过身子,道:“进去吧,咨询一下美容养颜的事儿也行的,别浪费了挂号费啊。”说完,护士向另一边等待的病人走去。没办法拒绝友善的护士,海蓝推开了专家室的门,有些忐忑。

一打开门,便撞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海蓝被吓到,连忙挣开,抬头一看,“林深!”海蓝惊呆了,转身就要跑,却被林深一把抱住。

“海蓝你不要再逃避了!”林深看着一脸茫然的海蓝,有些心疼的说:“别因为我而对自己那么苛刻,你已经很好了,要不是我姐说你在她这儿,还准备整容,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

“你姐?”海蓝一头雾水,“对,那个穿旗袍的女人就是我姐,林浅。今天的专家门诊就是她的。我经常和她提起你,所以她看到你的名字,特地打电话问了我,没想到,真是你。”海蓝顿时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林深看着呆头呆脑的海蓝,嘴角不自觉的扬起,说:“傻瓜,我不在乎你的外表,我喜欢的是你的内心,你的文字。你是那么美好恬静的女子。你知道么,手术成功后我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来找你,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我。以前是你守护我,现在换我来爱你。海蓝,做我女朋友吧。”

海蓝睁着大眼,看着林深,他深邃的眼睛里没有敷衍,有的只是真诚和期待,海蓝点了点头,两人相视而笑。

终于,海蓝在林深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真正的模样,一个可爱的包子脸女子,笑容甜美,在最爱的人面前熠熠生辉。                                                        

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                

我终于,见到了你。

推薦閱讀更多精彩內容